第三十九章

    日子,越来越慢,每一天都象折磨,他们每晚都睡在不同的地方,只是云晨常常在深夜里被注视着醒来,然后,两个人相对无言,因为太难找到可以说的话。

    云晨的身体也好像越来越消瘦,总是很容易就累得气喘,脸色苍白得如身染了什么重病,连入睡时都看得见眼皮下的黑影,傲天不仅担心,准确的说他是害怕,他问了几次,云晨都只冷冷的看他一眼,什么也不说。

    直到有一天他正在那个小湖边洗浴时,被也要来洗浴的傲天看见了来不及遮掩的身体,傲天才明白他憔悴的原因——惨白和着鲜红的大腿、手臂,还有已经愈合的极淡痕迹,触目惊心。

    傲天惊呆了,下一刻却冲上前来抓住他正想拿衣服的手:“你!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反正……过两天就好了……”

    “我不是问这个!……为什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我……跟你无关,放手!”

    傲天又生气,又心疼,抓住他猛烈摇晃:“你怎么可以对自己这么狠?不疼吗?……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做?”

    云晨被碰到伤口,疼得轻叫一声:“啊……你放开我!”

    “你总是要我放开你!你……你说为什么?”

    “我……我……不要问我,我不想看见你……”被那个熟悉的身体紧贴,他慌了起来,挣扎得更厉害,脸上也出现惶惑。

    傲天细细看他无助的表情,突然道:“你……难道还喜欢我?”

    “不是!我没有!不是!不!”

    云晨紧闭两眼,疯狂的叫着,却被极轻的抱起:“好了,我什么都明白,你别再叫了,也别挣扎……否则,我就亲你。”

    云晨只得住嘴,身体也没再挣动,就这么被赤裸裸的抱了一路。

    感觉到他的战栗,傲天苦涩的开口:“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不管你承不承认,起先我以为……是我大错特错,就算别人跟你确实有过什么,也不重要了……你爱的是我。但是……你把自己伤得这么苦,是我让你痛苦,对吗?”

    云晨不敢睁开眼,他怕,一睁眼就会哭,却不得不听从耳边传来的话。

    “我喜欢你,想你开心高兴,反而让你这么苦……所以,你要做什么我都不会再拦着你,我们……一起回去。你想复仇,就来吧,反正他已经赢不了你,我……也不会再以自杀相胁,但……请你给我半年的时间,我想尽一个儿子最后的责任……你报了仇之后,不准死,我也不死,我们……都要活着。我会想你,用我一生的时间……如果哪一天你死了,我便跟着来,让别人把我们埋到一起,好不好?”

    即使闭着眼,泪水还是流下来了,云晨哽咽着回答他:“好。”

    傲天继续一步步走着,脚步仍然平稳如昔,声音也一样:“你不用再自残,也不要再躲我,树砍得差不多了,我们明天就把筏扎起来。上岸之前,我们都不再分开,你……已经很久没好好睡觉了,今天多休息,我会守着你的。”

    劲瘦的手指抚去那满面肆流的泪:“别哭了,从今天开始,我们都不要再哭,我想看你笑,你哭的时候虽然也很好看,但笑起来更好看。”

    云晨勉强自己做出笑的动作,泪却流得更凶,一片模糊的视线里,傲天微微低下头,将自己的唇印在他轻颤的唇上,那干燥温暖的触感渴望了多久?

    他终于伸出伤痕累累的手臂,第一次主动抱住傲天,抱得很紧,很紧,仿佛想将彼此的身体彻底相融。

    明天……就要离开了,这个虽然短暂,却能够回味一生、珍藏一生的美梦。

    在告别的那一刻,他会微笑着亲吻自己的爱人,然后转身一直走下去,不再回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