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云晨怔怔的想了一会儿——又来了,这幸福的召唤,近在眼前的美丽图画,他也很想要,可是他答应过无忧,他答应过!无忧为他而死,杀掉那老贼是无忧留给他最后的一句话,如果不完成这个心愿,无忧……想必一直都会受苦,就算在阴间也会受苦,他怎么能为了自己背叛无忧?

    喜欢……好喜欢傲天,从六年前就是,喜欢得便是死了也可以,更何况此时此刻?对这个肮脏的、满手血腥的自己,傲天却仍然说着喜欢,甚至将所有一切通通不要,若这条命是自己的,早已狂喜着投入那阳光般煦暖的怀抱,从此什么都不想,只守着平凡的幸福。可是,他答应了无忧,无忧一直在等他完成唯一的承诺,严巨若不死,就该自己死,怎么能活着享受傲天给他的幸福?他的人生……不只是一场噩梦,而是再不可从头来过的真实地狱,他早已不是伍云晨这个人了,而是一只冠以伍云晨之名的恶鬼……属于伍云晨的幸福,他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去摘取……永永远远都不会有!

    喜欢,无论多么喜欢;爱,无论多深多痛,都是没有用的,都是没用的……他跨不过那条长长的、时光的沟壑。于是,他只能再次摇头,连祈求原谅的心也化成飞灰,傲天会恨他的,不如……不如就那样吧。

    “傲天,你杀了我吧。”说着这句话的云晨心底很平静,也许这是他最好的结局。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云晨,你还放不下吗?你……说这种话,以为我会高兴?”

    “……不是,我真的想死在你手里……”未完的话被傲天重重吻住,嘴唇也接受惩罚似的啃咬,他的唇已经流血,那咸咸的感觉跟泪水一样,只是多了愤怒的味道。对,就这样恨他吧,更猛烈一些,撕碎他、折磨他,杀死他,直到他再也醒不过来,再也不用苦苦压抑想要重生的渴望。

    可是傲天他为什么要停下呢?不但如此,还用一种温柔而痛苦的眼光看着他,那里面全是他承受不起的讯息,颤抖的手落在他脸上,却不是要打他,只是极轻的触摸:“云晨,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他几乎是尖叫起来:“不要这么看着我!你走开!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我要杀死他!杀死他!我答应了无忧!”

    傲天没有阻止他的挣脱,表情也渐渐僵硬:“……那个叶无忧……他是你什么人?把你变成这个样子?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他是……”云晨不知该怎么说。

    “他是我很重要的人。”

    “有多重要?……你为了他的一句话,情愿放弃跟我在一起,难道……难道……”傲天不可自制的说出伤人的话,目光也变得焦躁:“难道你们有那种关系?”

    云晨说不出话,那不知所措的样子令傲天脑际一阵眩晕:“是真的?你……你跟他……他就那么好?比我还好?你……你和他做那种事的时候……”

    “啪”的一声脆响,傲天愣住了——云晨打他?为了那个叫叶无忧的情人,竟这么干脆的打他?原来……原来这次自做多情的是自己!他没有捂住自己火辣辣发疼的脸,只是失魂的看着云晨,妒忌、愤怒、伤心、黯然……一瞬间涌上心头,一滴滚烫的液体无意识的滑出眼眶:“我懂了……你……爱的是他……不是我……不是我……”一直紧抱在怀中的,只不过是一具美丽的身体而已,仅此而已,他已经不再是云晨心底记挂的那个人。

    阳光下的那滴泪好耀眼,却又锋利得令人心碎,云晨觉得自己就快死去,傲天……他哭了?

    “傲天……傲天,不是的……对不……”

    “不用说了,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傲天狂吼着转身飞奔,将他一个人留在身后,直到身影消失在树林的深处,受伤的咆哮仍然传入耳中。之后,是死水般的寂静,静得听不见任何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云晨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这样……不是很好吗?刚刚的解释才是多余,傲天不会再理他,不会再看他,他可以继续练功、砍树、扎筏、回去,为无忧报仇。……是的,练功吧,现在应该是练功的时间。

    他极慢的坐了下来,将内息缓缓提起,心口突然一痛,鲜血不可抑制的吐在胸前。……好红……他呆滞的想着,伸手抹去嘴角艳红的血迹,把脚边的断情刀拿在手中。

    一刀、两刀……雪白的大腿瞬间划出红色丝线,有点疼……这样好多了,我要练功……别打扰我。结束了,全部……都结束了,不准再想那个人现在是什么表情……如果不听话,再来一刀吧,直到疼得不想那些事为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