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他曾经以为,除了复仇,他不会再有七情六欲,什么欢喜、感动、气恼、心痛,通通埋葬在无忧死去的那一刻。甚至听人说起,从前待他那么好的二师兄可能已不在人世,也只感觉到更深的空寂。

    那日回到短刀门,看到师傅那张苍老的脸,看到爱过也恨过的段飞扬,竟然那么陌生而遥远,完全象隔了一世,过往之事可以轻松的了结。他以为他周身的血,都已变得冷透,谁知道……谁知道在严傲天横剑吻颈的那一刻,他忘了,忘得一干二净,还没来得及想起什么,已经抓住那把剑,他居然害怕——严傲天会倒在他的面前。然后……所有的感觉慢慢回归,生气、羞耻、还有哭泣。他讨厌这样的自己,身体却率先投降,沉醉于那个不可能属于他的怀抱,每次过后他都不停的告诉自己,没有下次了,紧接着是无穷无尽的下一次。直到在严傲天的面前笑了以后,他才发现,真的不行了……他惶恐得就象个迷了路的小孩子,只想再任性最后一次,就此返回到自己的轨道中。

    但是严傲天……讨厌的严傲天,无论如何都不肯放了他,竟面不改色的做出那样的事,说着那样的话。

    可恨的严傲天……为什么要跟着他跳下来?他不愿意细想原因,一定又是欺骗……从不例外的欺骗,或者愧疚,这个他更不需要,就算是现在,他仍然不敢相信,只是再也找不到怀疑的理由而已。可为什么自己又哭了呢?一向冰冷的躯体开始发热,久违的喜悦刹那间穿透心脏,那拥抱着他的温暖可是他从不曾奢求的幸福?

    幸福……他也有机会去想象吗?那站在云端、仿佛永远触摸不到的光……不再一个人深夜里冷得发抖、可以尽情软弱、可以长久依赖、可以从那人的眼中随时看见有自己在、可以……两个人相伴着走完这一世的路?彼此的身体、发肤、气息紧紧相连,再不分开?

    他几乎就要闭上眼睛,伸出双臂,微笑着将自己的人生从头来过,唾手可得的幸福,已经摆在面前,傲天在等他,只要……只要轻轻的点一下头,他就能得到幸福。

    幸福啊……是多么好的东西,他的幸福已来到一念之间。可是……他的幸福在这里,无忧呢?无忧怎么办?他答应过无忧的话怎么办?

    想了好久好久,他的泪渐渐干涸,虽然不能停止剧烈的颤抖,却终于摇了摇头。仅仅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已经困难的快要窒息,就象濒临死亡之前的那种。他不敢看傲天的脸,那张充满期待和认真的脸,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后悔,哭叫着乞求饶恕。

    傲天也沉默了很久,不说话也不放手,直到云晨偏着头说了声“对不起”,才问出一句:“为什么?”

    云晨还是不看他,努力用最平稳的语调开口:“我要杀你父亲。”

    “为了那个叶无忧?……他到底是谁?跟我爹有什么仇?……我要你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我不想说……你最好别知道。”

    “我要知道。你的事和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怎么能不知道?我要听真相,然后我们再一起决定怎么做。”

    “……不管说不说,我们不会在一起……不会的……”云晨喃喃低语,眼神空洞的移向远处。

    “云晨,你别这样……先告诉我再说,我们一起想办法。”

    “想?怎么想?他为娶世家之女……就是你的亲娘,杀了自己海誓山盟的情人,而且不是一个,他杀了叶家满门!除了血债血偿,还能怎么想?我答应了无忧,一定要杀掉你爹……”

    未完的话被傲天的惊呼打断:“不!不可能,我爹他……怎么会作出这种事?”遽听此言,他手足不禁一阵发凉,抱着云晨的劲力也松了不少。

    云晨猛然推开他,冷笑道:“你不信?何不想想你爹种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你从前不知,现下还不知吗?”

    “他……”傲天只说了一个字,便再也说不下去,细想父亲六年前和那天晚上的作为,竟只觉不寒而栗。当初云晨武功全废,手无缚鸡之力,父亲身为正道盟主却全不念及身分,不惜痛下杀手,单单这件事已足以令人心寒,哪里象往常的父亲?那日云晨与他相斗,他趁云晨救自己的空档暗施偷袭,此举之卑鄙下作更比黑道中人行事都不如,如此再想得远些,还有什么事做不出?自己一向嫉恶如仇,若做出这些事的是别人,早已亲自诛杀,哪需云晨动手,可做这些事的是身生之父,便只能伤心难过,自己说到底还是存有私心。那日本已决心求死来化解这段恩怨,云晨却救了他,好不容易才有今日的两情相悦,他只想抛却恩仇,与云晨长相依偎,别的什么都可不要。

    想至此处,他轻抚上云晨泪痕尚留的脸,柔声道:“我们忘记以前所有的事,好不好?我……从此以后,再也不回那个家,你也不要再执著于仇恨,我们两个人只是一个你、一个我,尘世间的俗事再也不理,就象……就象一对平凡夫妻般过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