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接下来的日子,就象是做梦,一个荒唐而又甜蜜的梦,云晨每日重复的冷言冷语,傲天我行我素的死命求欢,晨昏交替于他们失去了意义,不知到了什么时节。好在岛上水果极多,果腹倒不成问题,实在想吃荤的时候,傲天的纯阳真气和云晨的断情刀就只有大材小用了。第一次生火,云晨的断情刀在石头上“乒乒乓乓”磕了几百次,直累得满天大汗,傲天要过来帮忙,他却说什么都不肯,傲天看着他那副倔强的神情,只能摇头叹息。

    云晨起初每天都站在海边-望远方,等待过路的海船,偶尔也确实见到远远的有船经过,但无论他怎么挥手,船上从来没有人看见他,总是空欢喜一场,然后留下沮丧与失望。傲天却笑嘻嘻在一旁看着,好像高兴得很,当然换来云晨一阵“有病、疯子”的好骂。

    等了又等,云晨终于不再指望有船开过来,而开始用宝刀劈砍树木,把树皮剥下编成长藤,用以作筏,准备有朝一日凭自己回去。这些东西慢慢增多,全赖他一点一点往海边拖。

    这些天里云晨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冷冰冰的神态间时常染上薄怒,不似从前那般要么面无表情,要么全是阴霾,反倒更象个活人,只是雪白的皮肤怎么晒都不变黑,哪象傲天一日黑过一日。

    某日傲天一本正经的道:“再过几天,你到晚上就看不见我了。”

    云晨竟“噗嗤”一声笑出来,如玉的肌肤配衬似花的笑靥,瞬时回复几分昔日的天真烂漫,傲天看得两眼发直,喃喃道:“你还是这样最好看。”云晨俏脸一红,随即却陡然变色,狂怒着叫道:“滚!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你!”

    那天晚上,傲天远远坐在他身后,见他头埋得低低的,长发和两肩不住抖动,显是又哭了,禁不住上前软语相求,劝了好半天,云晨才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望着他,正自满心怜惜间,云晨已凑过自己的唇,在他脸上乱吻,嘴里不知小声嘟哝着什么,情动之中,他也没听清。

    谁想到了第二天,云晨便回到刚上岛时极冷淡的样子,甚至犹有过之,别说笑,就连骂他的话都变少了,虽然被他拥抱时仍无力抗拒,却一径的闭上嘴,若有开口,最多是忘情的呻吟。这样的云晨让他心痛,但纵算他想尽办法,也只能做到这里,云晨的心,又藏起来了。

    如此过了几日,他心中的焦急越来越多,看云晨每天不断的练功、砍树、编藤,对他却能避则避,那排拒的态度几乎令他几乎无法入眠。这天他惊奇的发现云晨砍下的树已经太多了,不知不觉间慌了起来,云晨这个笨蛋,会不会瞒着他一个人走?那样的话,倒不如……

    思及此处,傲天站起来就把那些木头往海里推,一根接一根,当云晨气喘吁吁的拖来又一根新砍下的树时,看见的便是自己多日来的成果正接二连三漂进大海。

    一声尖叫之后,云晨拼命往海里跑,想救回他辛辛苦苦才累积起来的东西,傲天却从背后紧紧抱住他,他愤怒得大骂:“疯子!你这疯子!为什么!我的树!我的树……你把我的树陪给我!”

    傲天只是不做声,用尽力气压制他在空中乱挥的手,挣扎中被重重打了几下也不在意。

    良久之后,云晨终于平静下来,双眼无神的看着大海:“……我好不容易才有这么多……好不容易……为什么……为什么……”

    傲天转过他疲累的身体,直直看着他的眼睛:“我要跟你留在这里,一生一世,永远都在一起。我不想走,也不想让你走。”

    云晨呆呆的想了一会儿,摇头道:“你说谎。”

    “我很认真。”

    “你舍不下的……你将来是武林盟主……怎么会为了一个男人……”

    “那些东西,我本来就不在乎。能跟你在一起,我更不在乎。如果,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能在一起,还当什么武林盟主?……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你回不去了。”

    这斩钉截铁的话使得云晨抬起了头:“……你……你说真的?”

    “我从来没骗过你。”

    “……你是说真的,真的……”云晨再次流下不争气的眼泪:“太迟了……太迟了!你为什么不在六年前说……我已经……”

    “不要紧。”

    他又想推开傲天:“很要紧!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伍云晨了,我跟无数男人都睡过……是真的!我……杀了好多人,我的手上全部都是血!他们在地狱里等着我……”

    “……我会吃醋,但还是要跟你在一起,让你没有机会去看别的男人;你杀了多少人,我们再去救多少人,我们一起赎罪。”

    “……你怎么可以……说得出这种话?”

    “……因为,你是我的云晨。”

    本来一滴滴往外渗的泪此时汇成了激流,倾泻而出,就象久旱的地面下起大雨——用生命期待着的、甘甜的大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