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他在做梦?不,他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他应该是……死了。原来死并不难受,只是有点冷,他一定在地狱,但地狱里为什么只有他一个?那些等着找他报仇的人呢?

    看不见路,只有黑暗,他就这样向前走,听不到、看不见、摸不着。你们在哪儿?出来啊!无论把我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千万不要只留下我,不要走……不要走……我很害怕,真的……为什么没人理我?无忧!你在哪儿?我好怕……我怕……

    一只温暖的手伸了过来,他在昏迷中紧紧抓住,从焦躁不安慢慢回复到熟睡——对,就这么陪着我,别留下我一个。

    云晨在睡梦中胡乱呓语,他身边的人却早已醒来,静静的看着他。

    自昨夜相继坠海之后,他仗着极好的水性找到已经昏迷的云晨,顺着波浪漂流,好在海中有些浮木,他一手紧抱云晨,一手紧攀木柱,就算再疲倦也没有松开。当他苏醒的时候,就已身处在这个小岛上了。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叫着云晨的名字,幸好那只冰冷的手还被自己握得紧紧的,两人衣衫尽湿,于云晨的伤势大大有碍,他运起自小苦练的纯阳真力驱寒,不过一时三刻,两人衣发皆干,云晨却仍然喊冷,他凝视云晨惨白的脸,听着那些断断续续的胡话,回想昨夜发生的一切,心中突然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情怀。云晨,可还喜欢他吗?

    正胡思乱想间,云晨又开始发抖,嘴唇已冻成紫色,不住往他身上靠来。

    他略一犹豫,将云晨抱起斜躺在自己身上,轻轻解开云晨周身的衣物。指尖触到冰凉滑腻、白得透明的肌肤,在渐亮的晨光下看来刺激无比,他急转过眼光,暗骂自己下流龌龊,强自镇定心神继续施为,直到两人衣衫尽褪,方把云晨再次抱入怀中。

    两人身上各处紧紧相贴,极少留下缝隙,云晨若有所觉,手脚微微挣扎,弄得傲天颇为尴尬,额上竟渗出汗水。本来他体温便较常人高些,此时更是一阵奇热,他平时严于律己,从未与女子亲近,情欲之念也甚是淡薄,现下却不知怎的蠢蠢欲动,心中又急又窘,把自己骂得忒狠:“严傲天,你是禽兽!你猪狗不如!你不是东西……”

    骂了好一会,心念稍稍平定,云晨也因身体的温暖安静下来,他松了口气,努力让自己什么都别想。

    又过了一会儿,怀中的人眼皮微颤,喉间发出一声呻吟,似将苏醒。他欣喜的轻唤:“云晨!云晨!”

    累极的双眼慢慢睁开,首先映如眼帘的便是一张象阳光般的英俊笑脸,好熟悉,似乎回到了很久以前,云晨动一下嘴角,想露出笑容,转瞬间所有的事都被记起。于是他开始尖叫:“滚开!你滚开!”身体也因愤怒而不停颤抖。

    “云晨,你受了伤,别乱动。”那无耻的人轻而易举钳制住他,并若无其事说出看似温柔的话。下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和那人紧贴的姿势,又叫了起来:“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看你怕冷……我什么都不会做,你相信我!”

    “……对啊,你是正人君子,怎么会对我这种人有什么企图……现在你可以放手了。”

    “……我不放。一放开你又冷得要命。”

    “……滚开……不准你说这种话……”

    “好……我什么都不说,你随便骂,骂累了就休息一会儿。”

    听着这样的话,云晨更是气得全身无力,只得转过头不看那张可恶的脸:“……不准对我好,你听到没有?”

    躲开的脸又被扳正,对上一个有点肉麻的表情:“云晨……我不知道,你竟爱我如此之深。”那声音听来也有些肉麻,云晨简直哭笑不得。

    “我只是看在你从前救过我几次的份上……只是报恩!你明白了吧。从此以后,两不相欠,我们各走各的。”

    “不。我不肯。”一边说话,一边抓起那只不知何时已被包扎的手,轻轻抚摩。

    云晨气得要晕了:“怎么说你才明白?你……你……我不要朋友,只要男人!”

    眉头皱起来:“云晨,你别说这种话作践自己。”

    回答他的是一串冷笑:“我喜欢男子,自然要与男子交合,我就是这么贱……我不知跟多少男人睡过,他们都满意得很……”

    话犹未说完,傲天已听得大怒,不顾一切的堵上了那张嘴,而且是用自己的嘴。

    然后,云晨怔住,在他发怔的同时身体被猛烈的亲吻,一向温文尔雅的人突然就变成了野兽。

    怎么会这样?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只能任自己顺着刹那间变得异常敏感的知觉沉沦与舞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