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云晨取刀在手,正欲上前斩下严巨头颅,却听得傲天在身后大叫一声:“云晨!”

    他缓缓回头,傲天腰间软剑已执在手中——松开目光的钳制之后自可行动如常,云晨淡淡一笑:“你果然要出手,我那日说得不错。”

    傲天只是看着他,轻轻摇头:“我怎会对你出手?……你有今日,是我所害,我这便向你谢罪……只求你别杀我父亲。”

    云晨道:“你不用惺惺作态……”

    正说至此处,傲天手中之剑已向自己颈间横抹!

    严巨疯狂大吼,飞身相救,却有人在他之前夺下了软剑,此人情急之下连有刀在手都忘得一干二净,竟赤手将那柄锋利无比的剑抓住,手心鲜血流淌,面上还带着茫然无措的神色,两眼直勾勾看着傲天,身体微微抖动,这人可不正是方才与他恶斗的云晨?

    严巨突然心念一变,欲救爱子的掌力中途转向,悉数击在云晨背后。

    云晨此时全无防范,掌风袭体已自躲闪不及,背上登时如受重锤,口中“噗”的吐出大量血液,星星点点喷在傲天脸上。

    傲天连番遇变,呆在当场,眼见父亲还要出手,扔了剑便把云晨紧抱入怀,更转身护在自己之后,背对父亲,身子止不住剧烈颤抖:“你若要杀他,便先杀了我再说!”声音暗哑难听,哪里还象往日的严傲天?

    严巨喝道:“傲天,放手!这妖孽留他不得!”

    傲天充耳不闻,只管手上用力将云晨抱得更紧。下一刻,自己的双臂却被狠劲推开,云晨身形摇晃,一边喘息,一边惨笑,手中断情刀护在胸前:“我还是……上了你们父子的当!真是可笑……可笑……”随着话语,一口鲜血又流了出来,脸色苍白如鬼,兀自强压下内伤,转身而驰。

    眼看云晨逃逸,严巨伸指封住左腿穴道,拾起地上之剑便跟着追去,虽腿不灵便,但以剑支撑也是速度飞快。

    傲天不及思虑,只得跟在父亲之后,三人身形此起彼伏,一路追逐。

    云晨受伤颇重,脑际昏沉,黑暗之中不辨方向,不止不觉竟跑到海边,努力睁眼一看,前方路途已尽,悬崖之下便是波涛滚滚的大海,不得不停住脚步,慢慢回过头来。

    此时严巨已然追至,见云晨立身峭壁之上,不由狂笑出声:“你这妖孽,还不受死!”其实他腿上麻痹之感越来越重,只是要他放过云晨是万万不能,拼着这条腿废了,也要将云晨立毙掌下以平他心头之恨。不论为着灭掉傲天迷惑之心,还是斩除叶家余孽,此人都非杀不可。

    海风呼啸,云晨满身黑衫和极长的头发随风乱舞,任严巨步步逼近,他一动也不动,直到严巨举起手掌,他才微微冷笑:“你以为可以亲手杀我?”随即向后一跃,跳入狂涛奔涌的海中。

    傲天到来之时,看见的便是这一幕,黯沉的天色衬着云晨飘飞的姿势,然后慢慢的一切消失。

    明明只是极短一瞬,却比他整个一生都仿佛要长,他什么也没有想,就那么跑了过去、不停的跑、毫不犹豫,跟随云晨消失的方向,直接往最深处掉落。

    于是这寒风凛冽的悬崖上,就只剩下了严巨——他手中紧紧抓着一块从儿子身上扯下的破布,却没能抓住唯一的亲人。他终于跪倒在地,发出不成声的嘶吼,一生从未流下的眼泪,一滴滴自眼中漫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