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接下来数日,傲天只守在家中,哪儿也不去,纵然父亲再没跟他说过一句话。每日里除了默默站在父亲身边,便是一个人看着远方冥想,如此一天天极慢的过去,终于到了五月初六。

    这天一早,天色还未亮时,傲天已经起身站在父亲门外,其实此前一整夜他都未曾合眼。时至今日,昨日种种反而记得更加清楚,他不可抑制的回想当初。

    六年前的云晨,他第一眼见时正遭逢常人不可承受的痛苦和屈辱,却紧咬牙关没叫出一声,令他敬佩;得他所救之后,偏激自弃的言语令他怜惜不已,当时便想真心相交;自尊甚强的云晨好不容易卸下心防,绽开笑颜时,他心中喜悦难以言述;每每逗得云晨面飞红霞,羞不可仰,是他最开心满足之时,却万万没想到,云晨竟已对他情动。

    那日在分舵暗室之中,云晨到底被他伤的有多深?那时他为人威胁着要对云晨无礼,又心系父亲安危,自是破口大骂,全没注意到云晨脸上表情,若他态度略有不同,或许云晨便不会跟着那人离去,想来云晨日后巨变,原是因他所累。云晨当日为他不惜对那人舍命相求,却被他伤至死心而去,才有如今这个行事诡异的邪道高手。思至此处,他惨然一笑,心中已自有了决定。

    不多时严巨走出房门,见他在外,脸上殊无表情,径直越过他走向前厅,他远远跟着,也不说任何言语。严巨明知今日是应约之期,却根本不放在心上,只等着那自不量力的妖孽前来受死。

    一直等到将近黄昏,家中各处都未见异状,傲天却并无轻松之感,云晨即说了今日要来,料想不会食言。此时虽与父亲同桌用膳,两人席间仍不交谈,甚至彼此眼光也没对上一眼,只是桌上菜肴动筷极少,父子两人都吃不下什么东西。

    晚饭刚吃了一半,前院突然传来短促的惨叫声,窗外陡的变亮,整个院子映照得如同白昼,一瞬之后,又再恢复原有的天色。两人方才对看一眼,缓缓站起身来。

    顷刻间,惨叫声越来越近,他们未极走出门外,已有门中弟子飞奔来报:“盟主……有扎手的硬点子……”此人须发尽焦,面上象是被火烛熏过一般。

    严巨沉声问道:“你脸上是怎么回事?”

    “禀告盟主,那人一到门口,便扔了一枚不知何物的暗器,瞬时起火,前院的兄弟已死伤大半,他此时……往后院来了。”

    严巨冷笑一声:“好个妖孽,竟取得那霹雳堂的雷火弹,这等歹毒之物,自然厉害……你叫他们都退下,不用阻拦,我亲自收拾他。”

    话声未落,一个黑色身影已来到面前:“严巨老贼,只怕今日是我收拾你吧!”

    随着语声,刀光袭面,清楚映出持刀之人的一张脸,既美且毒,扭曲得令人心寒。

    傲天见他神情,心中猛然一痛,正想开口,两人已撇开他到一边激战起来。

    严巨凭着一双肉掌与云晨的断情刀相斗,竟丝毫不落下风,内力沉猛犹有过之,出招时风声虎虎,已然用上了十成功力。云晨身形飘忽,刀光紧密,端的是不遑多让,招数间屡有极为怪异阴毒的变化,便算与他对敌之人是严巨也不禁越打越惊。

    傲天仵在旁边虽然焦急,却插不进手去,只得凝神观战,看了一会儿,但见二人尚算旗鼓相当,心中稍宽,突听得云晨叫道:“滚开!”

    此处只剩他们三人,这话显是对他说的,他不明所以,仍站着不动。云晨手臂急挥,严巨眼前登时一片白雾,大惊之下紧闭两眼,往他处躲闪。

    傲天也吃了一惊,正待上前,云晨身形已向他欺来,他只道云晨要取他性命,并不躲避,只是看着云晨的脸,一看之下,眼神被牢牢吸住,但觉心思恍惚,不可自控,耳边响起轻柔的声音:“听话,离得远些。”他明知中了云晨的道儿,仍管不住自己,脚步乖乖往后挪移。

    云晨眼神与他相交,左手只管在腰间掏拾,等再伸出来时已带上一幅鹿皮手套,手中不知捏着一把什么东西,他看在眼里,心知要糟,急得热汗如雨,却发不出声音,仍是一步步往后退,待到背部靠上房门,只见云晨转身向父亲所在方向而去。

    严巨适才又是闭眼,又是屏息,弄得狼狈不堪,那片白雾却根本无毒,正自心中恼怒,突有满天细砂扑面而至,其中更混杂无数形状不一的大小暗器,尚未及身已闻到淡淡腥气,这次可不折不扣是剧毒之物。他急忙将身上外袍一把拉下,罩住全身不断旋转,不敢稍停。他平生之中未遇如此凶险,此时竟微有惧意,那妖孽不知从何处学得这些邪派绝技,层出不穷,有的连他都未曾见过。

    云晨左手发出的自然是漫天花雨,右手将断情刀悄悄归鞘,却不曾得闲,指尖一翻,两根长长的透骨钉已飞向严巨双腿,严巨听见风声,慌忙跳开,但觉左腿一麻,仍是被其中一根擦伤,弹指间麻痹之感迅速蔓延,“咚”的一声从半空跌下。

    云晨森然冷笑:“严巨老贼,我这便送你去见叶家满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