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短刀门的此番变故,众人都不敢插手,也不便插手,就算平日与段飞扬私交甚好的,眼看他当众说了那些话也不会再与他来往。此时的大厅之中议论纷纷,却都只眼睁睁看着云晨扬长而去的身影,唯有一人跟在云晨身后追了上去,正是南武林盟主之子严傲天。

    两人脚程都是极快,转瞬即已不见。众人之中有注意方才傲天举止的,又多了一个嚼舌的话题,无非说道他们两人之间也必有什么情孽纠葛,口沫横飞的鄙夷不齿中,想起云晨先前展露的绝艳美色,却有人暗咽口水——可恨自己竟不能做他入幕之宾,少不得更要多骂几句。

    云晨疾行了好一段路,傲天总是不紧不慢的跟着,又过了一会儿,云晨颇感不耐,终于停下脚步。

    傲天大喜,追上去抓住云晨衣袖道:“你这几年过得可好?”

    云晨狠狠甩开他手,声音极为冷淡:“我好得很,你可以走了。”

    他哪里肯走,又要去拉云晨,却见寒光一闪,那把断情刀已横在他脖颈之上。

    他微微一楞,问道:“你这么恨我吗?也难怪……但我和你那个狗屁师兄可不同……”

    云晨默然收刀,突道:“以前的事休要再提……今日之后,世上已没伍云晨这个人了,我以后的名字是叶无忧。”说至此处,背转过身冷然道:“你回去转告严巨,叶家的无愁好想念他,五月初六那日,自会找他相聚。下次……下次你我再见之时,便是彻底的敌人。”

    傲天听着这些完全不象往日的云晨所说的话,心中百思难解,怔怔道:“我们不能象以前那样,做一对知己朋友吗?”

    云晨大笑出声,这笑声却凄厉无比:“朋友?知己?……我只要一样,便是严巨的人头,你若给我,做什么都成。”

    说罢此言,飘然而去,竟没回头看傲天一眼。

    傲天听他语气冰冷决绝,心底好生难过,回想起他先前在短刀门中所使出的歹毒功夫,更是黯然不已,云晨无病无灾,武功大好了,本该为他高兴,但云晨性情变得如此偏激孤僻,却又怎么高兴得起来?听他话中意思,竟是要为那什么叶无忧去找父亲寻仇,就算再不愿见到父亲也非得回家一趟了。他们两人中若是伤了任何一个,自己都无法安心。

    在山头独自站立了很久,傲天才漫漫前行,走向他并不想面对然而不得不面对的路。

    一路上快马加鞭,不敢稍停,回到阔别六年的家中已近云晨所说之期。

    看见他风尘仆仆的样子,素来少动颜色的父亲也露出欣慰的笑容,傲天此刻却是百感交杂。

    人方坐定,傲天便将其他人都遣走,对父亲转告了云晨那日所说的话。

    严巨一听“叶家的无愁”这几个字,已“腾”的一声从椅上站起,面色变换不定。

    傲天再难压下心中疑窦,只想问个清楚,严巨却是一言不发,过了好半天才“嘿嘿”冷笑,便待转身而走。

    傲天心知父亲不会告诉他真想,仍是续道:“父亲这几天要多加小心……云晨他……已不是昔日的云晨,武功之高,连我也一招落败……”

    严巨吃了一惊:“你说那个妖孽?要来找我的是他?”

    “云晨他只是一时误入歧途,到时若是不敌,还请父亲千万手下留情,别伤了他……”

    严巨只觉怒气直冲脑门,竟一掌震在门上,门框不住晃动,木屑纷纷而下:“住口!没想到你今时今日,还护着那个妖孽!……你……你此番急赶而来,原来是为他求情,混账!”

    语罢又是一脚,将身边竹椅踢飞,拂袖而去。

    傲天呆站在空空的厅中,茫然看着父亲狂怒未息的背影,缓缓颓坐于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