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三月十八,黄道吉日,诸事皆宜。

    这一日短刀门中宾客如云,正是大弟子段飞扬接任掌门之期。

    各门派都有人道贺观礼,半个山头都听得见人声,端的是热闹非凡。

    几年前虽出了丑事,毕竟时日已久,加上段飞扬这几年来侠名日盛,为人又慷慨好义,就算只卖他一人的面子,也足够了。段飞扬本就是世家子弟,只是家中兄弟甚多,又乃偏房所生,不很受宠,在江湖中全凭着自己闯出了局面。段夫人虽不是武林中人,娘家却是巨富商贾,飞扬得她之助,款待同道向来大方,两夫妻在众多友人中口碑都极好,今天他有喜临门,纵有天大的事也要放下再说。

    傲天跟着一群好友慢慢行上山顶,一路景色甚是优美,他沿途细细观赏——这便是云晨从小长大的地方,虽不见人,看看他住过的地方也是好的。

    来到短刀门大厅门口,早有人向段飞扬引见,听得正气盟少盟主莅临,立时抛下别的宾客迎了过来,紧握住他手极力攀交,言辞之热情华茂象是心也要掏一半出来。傲天不置可否的听着,心中却甚为不耐,双目淡淡在段飞扬脸上扫过,暗想这便是云晨昔日钟情之人吗?当真不过尔尔,云晨眼光怎的恁差。一想到如此俗物竟害云晨遭遇那等惨事,不觉手中加大劲道,用上了五、六分真力。段飞扬手上吃痛,又不敢甩开,直憋得脸色发白,旁人见他两人颇为亲热,只道是一见如故,分外投缘。

    不多时到了正午,来访宾客各自入座,厅上嘈杂之声也静了下来,只待传印行礼,现任掌门从内室缓缓步出。

    段飞扬跪在师傅身前,双手平举过头,耳中听着师傅低沉苍老的声音:“飞扬,接过此令,你便是短刀门第六任掌门,须得恪守江湖大义,善待门下弟子,将本派发扬光大,你可遵循?”

    “弟子定不辱师命。”

    上刻着一把短刀的黝黑令牌,马上就会到他手中,他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扼杀了所有才可以拥有,他此时的心情怎能仅仅用欣喜来形容?可就在他一生中最满足的时刻,在静得没有一丝人声的大厅里,响起了轻轻的笑声。

    这笑声清冷无比,却又带着种说不出来的邪魅之气,令听到的人心中不由自主便是一颤,段飞扬已经转身站了起来,强压住愤怒和惊恐,大声道:“是哪一路的朋友,还请现身相见!”平日的一些好友也站了起来四处张望,只想揪出这个捣乱的人。

    一个黑色的人影斜斜飞出,直向段飞扬扑来,他虽有防范仍是低档不及,只得尽力护住头脸,却听得门中几个师弟惊呼道:“师傅!”

    他大骇看向身后,只见师傅软软的倒在一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脚下,还未接过的掌门令牌也拿在那人手里。那人一边抚摸手中令牌,一边喃喃自语:“这便是掌门令牌吗?看来不怎么样嘛!”

    一时之间,他不知该逃还是该骂,此人虽是偷袭,却只一招就将师傅败在手下,武功之高耸人听闻,在场的多数人也都面面相觑,张口结舌。

    那人俏目一瞥,见有人围了上来,素手轻扬,伴随短促的惨叫,几人瞬时倒地,面色发乌、口吐白沫,显是中了什么淬毒的暗器,眼见救不活了。众人见他手段如斯毒辣,嘴上虽都大骂,却俱都站在当地不敢再动。那人悄立厅上,身形飘飘若仙,体态虽极美,又煞是可怕。

    在这人人自危的当口,一个年纪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反奔到那魔头身前,大声道:“你把我师公怎样了?”

    那人甚是诧异,看向这少年的脸,上下打量,突然道:“你是短刀门第七代弟子吗?很好……很好。”

    同门的师兄弟阻止不及,正为他担心,听着方才的言语都暗道“要糟”,哪知这人竟道:“我只点了他老人家的穴道,你这便扶他下去休息,外面的琐事别让他知道……你也不用出来了。”说话间将手中掌门令牌也交到那少年之手:“这个东西,就由你来保管。”

    那少年呆了半晌,径直接过令牌,扶着师傅往内室而去。

    厅上此番大变不过是顷刻之间,傲天坐在下面冷眼旁观,心中不住怀疑,那人衣着举止,与六年前的杀手有些相似,出手歹毒却如大巫比之小巫。此人行如鬼魅,先前出手杀人竟连他都相救未及,此时便冲上前去也已无望,倒不如多观察一时再行定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