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严傲天,正气盟盟主严巨的独生爱子,风神俊朗,武功卓绝,交游广阔,行事侠义。只是不知何故,自六年前离家便一直未归,眉宇间也不似从前的飞扬跳脱,总带着几分淡淡的抑郁之气。

    纵然相知满天下,却独缺一个,每在街上看见相似的背影,他都会去追,然后是从不例外的失望。云晨,你到底在哪里?

    云晨最后留给他的,就是一个背影,云晨的那些话,他当时不明白,事后却翻来覆去的想了好多次——云晨竟然喜欢他,他就算再愚笨也已知晓,若时光能倒流,他会慢慢劝解,而不是象当初一般那么无知无觉的伤透云晨的心。只是无论他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想见到的人,云晨从那天走后,就象化成了空气,无影无踪。云晨那么善良,岂知人世间的险恶,只怕被人所骗,苦不堪言,一想到这里,他便忍不住心急如焚。

    从小到大敬仰崇拜的父亲,那日之后也极少相见,他忘不了父亲对他的曲解逼问,追杀云晨时的狰狞面孔,这和他回忆中熟悉的父亲有太大不同,六年来家中数次传书,他每次都认真的看过,却没有一次听从父亲的旨意回家。回到家中又能如何?要他装得跟以前一样,他做不到。

    身边陪他饮酒的好友见他此刻神游物外,竟没把他们刚才的话听进耳中,不由摇头暗叹,这几年每次与傲天相聚,他均是如此,跟父亲的心病不知几时能除,其中原由无人得知,婉言相劝也全无效力,他们这些朋友都跟着难受。

    好半天后傲天方回过了神,几个同桌而饮的友人递给他一张拜贴,他打开一看,说是三月十八,短刀门新掌门段飞扬继位大典,恭请各路朋友前去观礼。拜贴的面上,红底金字清楚写着他的名讳,再看向几个朋友手中,也俱拿着书有各自大名的贴子,刚才对他说的话,想必便是邀他一同前去。

    他一见‘短刀门’三个字,心中便是一突,这可不是云晨从前的所在吗?只因云晨在众人之前坦诚自己钟情于男子,才被毁去武功,逐出师门。想起当日云晨孤身流落,被他人欺辱的惨状,他不禁心头有气,那新任的掌门段飞扬既是昔日云晨钟情之人,又是对云晨狠心下手之人,此事在江湖中人尽皆知,眼下却大喇喇的要接掌一派门户,思及此处,他便想推掉不去。

    正要开口拒绝,突听得背后有人唤道:“少盟主。”

    他回身一看,一个本门弟子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站定,毕恭毕敬递上一封信函。

    他眉头微皱,接在手中,当面就看起来,父亲这封信无非又是催他回去,只是比往常多了一条——不准他前去短刀门。他越看心里就越生气难过,到了今日,父亲还如此忌讳短刀门,实则把自己拒不归家的帐算在云晨头上,说到底就是不信他和云晨之间的清白。自己这几年的行踪俱被父亲了如指掌,不管身在何处,总有门中信使轻易找来,这和监视有什么区别?

    他未及思虑,即刻将信交还那人:“你回去禀报父亲,我的事不劳他老人家操心。”说完这句话,径自转头对友人道:“我和你们一起上短刀门。”

    那传信的弟子不敢多言,只得快步离去。

    短刀门-掌门寝室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靠坐于躺椅之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他唯一的心愿就要达成,终于可以卸下身上的重担,那副重担,他已经背负得太久。

    有谁能相信,这衰弱的老人竟是一派掌门,仅仅六年的时间,他强健的身体和万丈雄心就萎缩得一点不剩,从门中发生那件事以来,他的生命也慢慢颓败。

    当初气在头上,又在众人之前,不好护短,日后每每想念起义子从前的孝顺聪颖,都伤心不已。在他身边十几年,事事听话,少年爱玩原是平常,他为督促云晨练功,从不让他下山,云晨也都忍了下来,一点怨言也无。如此一个好徒儿却一昔失去,平生期望已落空一大半,想到云晨如今不知是死是活,便暗自伤怀。加上那件事之后不过几月,平日也很喜爱的二徒弟不知何故失踪,两大打击之下,他竟是心灰意冷,勉强撑了这几年,决意将掌门之位传给大徒弟段飞扬。传了位,他一生再无牵挂,只想退隐。当他不再是掌门之后,若能找到那孩子,他要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去做那些从前没能做到的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