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这半年间,黑道上凡是有耳朵的人,都听说过一个名字——“断情”,这是一把刀,也是一个人。

    据说此人身材面貌俱是绝美,玉肌雪肤,身怀异术,以色侍人,要的不是钱财,而是武学上的绝技。只要去找他,一律来者不拒;他的身体比任何美女还令人销魂,一夕风流过后却要拿走你平生最厉害的不传之密,若有人胆敢毁约赖帐,又或者你的绝学他看不上眼,被拿走的便是你的性命,而且死状极惨。其手段之辣,连那些闯荡了数十年的老江湖也暗自心惊。

    可尽管如此,还是不断有高手趋之若骛——带着剧毒的花,向来比平常美色更能吸引人们的注意,挑起征服之念,何况在江湖,何况在黑道中。

    此人踏足武林不过半年,已习得数门以阴毒狠辣闻名的绝招,他天资甚高,无论练什么功夫都是进境极快,偶而有不知轻重上前口出秽言调戏、侮辱的,瞬时就成了他拿来试招的靶子,就算敢略微多看他几眼的,说不定也会被他随手发出一招——偏偏他杀人很少用第二招。他那把薄如蝉翼、却饮血无数的断情刀近来已出手得越来越少。

    他平日里总是穿一身全黑的衣裳,轻纱覆面,久而久之,功夫稍差些、胆儿稍小些的,看见全身黑衣的人便躲得远远的。

    这个人此时正在对面前的尸体微笑,可惜死人已经看不见他的脸。

    江南的采花蜂,黑道里很有些声名的淫盗,只为看一看他的脸,便在一招间倒于他倾囊而出的暗器之下,本来尚算英俊的脸一片乌黑,眼睛如死鱼般翻白,人也确实变成一条死鱼。

    他将覆面的黑纱取下,竟对那条死鱼说着话:“很想看的话就看吧……我今天很高兴呢……我的漫天花雨终于练成了,真的很厉害,连我都没想到……唐凌,你真好……比谁都好……”

    这个人,从前的名字叫伍云晨,现在叫什么都无所谓,他唯一在意的事,就是去杀一个很难杀的人——正气盟的盟主严巨。

    那个老贼不但有深厚的内力,还有狐狸的狡诈、狼的凶狠、狮子的残暴,凭伍云晨是杀不了的,若一击不中,他答应无优的话便要食言——那个老贼一定不会让他有喘息的机会。

    所以,他要学尽天下毒辣工夫。

    他自知思谋智计比不过严巨,若要胜他只能从武功入手,你有阴险老辣,我有阴毒绝招,每多学一样就多添一分胜算。

    至于身体,早就不算什么了,他庆幸自己的身体居然可以做为交换武学秘籍的资本,这半年来所学的,全部是各家各派,尤以黑道门派为甚的绝技,就连唐门最艰深的暗器手法也在今天练成,他怎能不高兴?

    更高兴的是另一件事。

    从前一直不胜烦扰的寒毒缠身之苦,从无优传功之后虽次次都能将之压下,但并未根除,近来却不知怎的,发作得越来越少,他起初不明所以,百思难解,直到发现与练了阳刚真力的男子交合后,隔天运功必会更觉舒畅,才隐约知道,原来他身上的阴寒之气竟可如此化解。仔细一想,不由得仰天大笑,这可不是天也助他吗?无优牺牲性命都不能彻底挽救的沉疴,却用这种淫邪的法子轻易治愈。

    想必他绝心门中“不可妄动情念”的门规,防的竟是这个,怕门下弟子以此秘术淫乱江湖。只可惜无优不知,若不然必在数年前就已报得大仇;也幸亏他不知,否则就算是死也不能见到家人吧,死后要下阿鼻地狱的,只有一个叫伍云晨的便够了,反正此人无父无母、无兄无弟、无牵无袢、无情无爱,有的只是一幅早已脏乱不堪的身躯。

    今天是二月初六,离无优的生辰还有整整三个月,也罢,还让那老贼多苟活些日子,到了那一天再去取他首级,在这之前,他要先去了结一些事,一些该由伍云晨去做的事。

    他再也没看地上的尸体一眼,背转身缓缓而行。

    那些被他象杀狗一样杀掉的人,一定在下面等着他,但已经没关系了,等我做完了该做的事,到下面以后,随便你们怎样,吃了我都可以,现在没空理你们,我要去我该去的地方,并不很远的地方。

    那个地方,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里有一座山,山上有我曾经很喜欢的人,有我曾经住过十几年的屋子,有我曾经的父亲和师傅,师兄和师弟。

    那个地方,叫短刀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