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云晨受伤虽重,却好得很快,只十来天就可行动如常,身上连一个疤痕都未留,他心中隐隐觉得奇怪,却没多细想,只是高兴如此或可减轻无忧的歉疚。

    无忧前几日除了照顾他,便是呆呆坐着一言不发,偶尔接触到他眼光,都是立即避开。他只象没看到一般缠着无忧说话,言语态度与往常无异。到了第五天上,无忧终于开始有所回应,只是一些事上多了顾忌,以前的亲昵举动如不时的搂抱、一起洗浴,都极力避免,甚至说话的距离也隔得远了些,生怕自己又做出什么无礼的冒犯,好在一年中除了那天,他都正常的很,就算朝夕相处也未再越雷池一步。

    在其他事上,无忧待云晨倒比从前更好,特别是武功教授,直恨不得把平生所学一日尽传,云晨于武学一道本就是旷世良材,在他督促之下进步越来越快,内力已相当于常人苦练七、八年才能达到的境地。

    这日无忧正与云晨喂招,云晨打得性起,竟使了全力,招招使出,都伴随一股阴寒之气,本门内力原本便是阴柔一路,但云晨招数上却更有种说不出的飘忽奇诡,又过了几招,无忧突然示意要他罢手。两人收招后,无忧仔细看向他眉间,面色隐带忧虑。

    云晨开口询问,无忧道:“云晨,你近来运功,可有什么不适之感?”

    云晨这些天练功时确是感觉胸腹间似乎有些不妥,偶尔象被冰冷的小针刺了一下,只因时间极短,未加注意,此时无忧既然问起,便据实相告。无忧一听此言,神情大变,思虑了好半天才想到那一层,原来这门功夫偏于阴柔,若阳刚之体修习便应从幼时练起,门中每人都是四、五岁上开始,以云晨的年纪,本就已经迟了,加上操之过急,进步虽快,却于身体大大有碍,现在还不明显,只怕日后不堪设想。

    云晨见他神色甚是凝重,追问起来,他只得说了,并让云晨暂缓练功的速度,他来慢慢想办法,云晨耳中听着,却不以为意,仍背着他悄悄的苦练,每次有那种针刺感,俱以意志强压下去,除了内力,忍耐之功也是越来越厉害。

    冬去春来,时光过得飞快,转眼又到了无忧发作之期,无忧要云晨一早躲开,云晨只是不肯,无奈之下,便让云晨点住自己穴道,嘱咐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解开。

    中途无忧甚是辛苦,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努力咬住的下唇已然渗血,云晨想替他擦拭,手刚一碰到他脸,他便大声呻吟起来,间或发出短促的嘶叫,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乱,终于忍耐不住,用乞求的目光命云晨以金针刺他重穴。针一入体,他身体立时剧颤,神志恢复了些,过不多时心念狂躁,命云晨再刺。如此反复了数次,云晨实在不忍,将金针丢到一边,解了他所有被封的穴道,转瞬间又如去年境况。

    也许因云晨毫不抵抗之故,他尽情发泄后倒清醒得很快,云晨的伤口也比上次少了一点,竟还有抱住他的力气。在满足的倦怠感和满心的负疚中,他听见云晨轻轻的对他说:“无忧,以后每年的这一天,便都这样,我受得住。”

    他除了流泪和紧拥住云晨破碎的身体,再也说不出什么。

    寒冷的雪夜里,两个同样冰冷的人重叠着遍布伤痕的身心,用微弱的体热舔舐对方,就象抱着另一个自己。

    过了良久,他才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云晨……你近来又偷偷练功了,对不对?”

    “我不想做个废人……我身子很好……没事。”

    “……是我害了你,不该带你来。”

    “……要不是你,我那天就死了……跟在你身边,我很高兴。”

    “可是……”

    “别说了,无忧,我从来没怪过你……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你了。”

    “……我也是……”

    “云晨,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要答应帮我做一件事。”

    “……你干吗说这种话?”

    “你先答应我。”

    “……你说。”

    “帮我报仇,杀了严巨老贼。”

    “…………”

    “他儿子对你有恩,我只要他的命就成。”

    “……我答应你……你为什么说这些?”

    “我……随便说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