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云晨和无忧两人在附近一个小城中蛰伏了数日,深居简出,眼见无忧伤势渐渐好了大半,云晨便问他该往何处而去,他想了一想,说只能回山住一段时日,带着云晨改走水路。路上两人俱是形影不离,只有一日不知何故,无忧将云晨一大早便赶得远远的,独自一人锁在舱房中,直到很晚才让云晨进去,神色间疲惫不堪,云晨问他,只是不答。

    为避开严巨的耳目,一路又经数次改道,辗转曲折行了几月,天气渐行渐冷,衣服越加越厚,终于有一日来到极北之地的雪山脚下。

    原来叶无忧师门所在,便是这片延绵雪山上一处极隐蔽的洞穴之内,洞内经过多年摆置,便如平常居处般厅房分明,朴素雅致。外间积雪常年不化,洞中气温还略微高些,饶是如此,云晨身体孱弱,也颇有点受不住。叶无忧平素只仗着内功御寒,见他冷得口唇乌青,心中不忍,每日里都在他居住的房内生火,却并无太大效果。又过了几日,突对云晨道:“你可愿入我门下?以你现在的年岁开始练功虽有些迟了,但骨骼资质甚佳,只要专心致志,定有所成。”

    云晨支支吾吾总是不愿,耐不住无忧一再追问,才将过往之事俱都说了出来,并道虽已不是短刀门弟子,但师父于他恩重如山,这一生一世,他便只有这一个师父。心中想起从前傲天力邀他改投正气盟门下,莫说严巨不肯,就是真的肯了,他也会找个借口拒绝。

    无忧听了他这番话,倒也并不气恼,反道他也不想让云晨叫他师父,只要对本门的祖师爷磕几个头就成,当下便让云晨随他进到内室。

    云晨一见里面景象就骇了一跳,本以为是供着几个牌位,不想看见的是真人。仔细看清后才发现俱是一动不动,象是死去已久。从坐至右一共五个蒲团,上面端坐的人至多看来不过三十,服饰身体栩栩如生,面目五官都生得极美,虽足以赏心悦目,却处处透着诡异之感。

    无忧见他面上吃惊,微笑道:“这是我门中的惯例,每个人都要死在这里,不管此前身在何地,将来我也会如此。最右边的是本门的祖师爷,依次下排,靠门口最近的便是我师父。你过去在他们每人面前磕三个响头,以后……就算我门中的半个弟子。”

    云晨依言照做,无忧也过去磕了几个头,接着站起身来正色道:“云晨,若练了本门功夫,再不能妄动情念,你可做得到?”

    云晨沉默半晌,脑中涌起过往种种情事:大师兄不知缘由的欺骗、那帮禽兽丧尽天良的暴行、白道中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欺辱、自己对傲天自作多情的动心……每件事不是惊惧恐怖、就是伤心黯然。别的事不提也罢,他只是想不通段飞扬为何要如此对他,这个疑问一天不得答案,他便不得不想。

    正在思虑间,无忧问道:“你定不下主意,可是还在记挂那个小子?”

    云晨苦笑摇头:“我只是想不通昔日大师兄为何要那样对我,他想娶妻成婚,我岂会阻止,何必非要将我逐出?”

    无忧冷冷一笑:“原来你还不明白。你刚才一说,我便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日后出山,杀了他便是,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云晨茫然道:“为何要杀他?他……他虽负我,但也许并非有心。”

    无忧微叹一口气:“你可真是个傻孩子,你那大师兄是见你在师父面前受宠,怕你夺他掌门之位,才处心积虑非要除了你,你道他对你有半分情意吗?”

    云晨虽然纯良,却并非傻子,自发生了那件事,他想过无数次“为什么”,也偶会想到这一层,只是每次都觉不寒而栗,立刻岔开思绪,万万不肯相信自己爱慕了多年的大师兄竟会如此卑鄙,此时无忧却硬是要将之揭透,他待要反驳,竟想不出任何理由,呆怔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发觉不争气的眼泪又缓缓流了下来,一瞬间恍然大悟,原来一直都是自己骗自己,什么苦衷、什么缘由,到头来全是安慰自己的谎话。

    泪眼模糊中抬头看向身边的人,那绝美的脸上没有怜悯,只有蓦然的了悟。无忧微展双臂,将他紧搂在怀里,轻轻抚摸他头发:“其实你知道,对不对?为这种人伤心,太过不值,待你武功练好了,便杀尽这些坏家伙……我陪你去。”

    云晨听着这充满温柔和残酷的话语,终于尽情的大哭,哭得天昏地暗、前所未及,象是要把昔日所有的爱恨全部倾泻一空。

    从此,再没有了以前的伍云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