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云晨心中好生不忍,眼泪涌出,用整个身子挡在严巨之前对那人说道:“求你高抬贵手,放过他们两人,我……我用自己的命来换。”

    那人又是吃惊,又是好笑:“你的命很值钱吗?”转头打量傲天,喃喃道:“我倒忘了,他还有个儿子……”脚步便向那方移动。

    云晨大惊,死命抱住他双腿:“求求你别杀他,要杀就杀我!”

    那人颇为不耐,便要踢开他,突见他脸上痴狂之态,似是想起了什么,眼光在他和傲天之间逡巡起来,过得片刻,恍然若悟,竟再次狂笑不止,道:“原来如此!你是为了这小子,为了他可以死吗?”

    云晨默然不语,只是两臂用力,生怕他挣开。

    那人却停下动作,凝视他良久,目光中又似怜悯,又似恨怨,突然道:“你钟情于他,却不知天下所谓正道者皆是薄悻之徒。”

    云晨哪肯相信,仍是不语。

    那人接着道:“你倒问问那小子,肯不肯抛下一切,跟你双宿双飞,做一对同命鸳鸯?”

    这等话云晨怎问得出口,大是羞涩,只想道:“我知他心意,何必去问?”

    耳畔却响起傲天无比愤怒的声音:“妖人住口!这些恶心言语,休得污了我的耳朵。”

    听见这句话,云晨浑身一震,不知不觉放开了手。

    那人大笑道:“你这下明白了吧!”

    云晨茫然望向傲天,那脸上轮廓熟悉依然,却又象陌生,他呆呆问道:“傲天,你心中……当我是什么?”

    严巨本已半天未曾出声,此时却狠狠骂了一句:“不知廉耻的小畜生……傲天,你若敢……”

    那人又是一刀,将他余下的话硬生生止住,回过身来拉起云晨,便对傲天道:“你若在此处亲他一下,我便信你是个真汉子,饶你不杀。”

    傲天听得此言,直气得怒骂:“无耻!你这妖人,要杀便杀,何必将我父子如此羞辱?”

    那人俯首看着云晨,柔声道:“你还不醒悟吗?他宁愿死都不肯亲你一下,你还喜欢他?”

    那人眼光中一股怜爱之色令云晨陡感亲近,不知不觉泪水流了满脸,哽咽道:“原来……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泪眼模糊中仍忍不住看了傲天一眼,但见他满面焦急的看着严巨,哪有半点朝向自己?

    安慰他的,只有眼前这个人,他甚至在替自己拭去眼泪,“别伤心,我这便杀了这些薄幸之徒!”

    云晨却紧抓住他衣袖道:“不要杀他!”

    那人怒气上涌:“你还护着他?”

    云晨轻轻摇头:“无论如何,他三番五次的救我,虽无情义,也要报恩。”

    那人用个巧劲挥开他手,长刀已向傲天劈下:“对不住,我与他严家实在有血海深仇。”

    傲天萎顿无力,眼睁睁看着刀锋拂面,坦然受死。

    被点了大穴的严巨却在此时飞身而起,一掌击在那蒙面人身后。原来他趁着时间拖延,竟暗暗冲开了右臂的穴道,又聚集了好半天的内息,只是面上装得毫无抵抗之力,只待寻找机会一击得手,眼前爱子有难,只得飞身相救,这一掌打出,却是真的用尽了周身气力,颓然倒地,再不能移动分毫。

    那人背后中掌,全无防备,闷哼一声,手中宝刀“当”的一声掉落在地,也是受了重伤。

    三人倒在一处,不住喘气,云晨快步走来,但不知该先扶起谁。

    云晨刚一走近,那人已然慢慢撑起身来,蒙面黑纱一片濡湿,显是口中流出的鲜血所染。

    傲天挣扎着开口:“云晨,快捡起……那把刀,杀……杀了那个妖人!”

    那人静静看着云晨,目光一阵平和,也勉力道:“看来,我今天是不能得手了,你……你可愿跟我走?从此以后,再不用理这些伪君子。”

    傲天急道:“云晨!别听他的……此人……此人阴险毒辣……”

    话犹未完,云晨已接口道:“阴险毒辣?胜得过你父亲吗?”刀是拿在了手里,眼神竟再不看他,径自扶起那人,便要离开。

    傲天呼唤道:“云晨,别跟他去!”

    云晨脚步一顿,背对他问道:“你这么管我,我是你何人?”

    傲天道:“你是我平生最看重的朋友!”

    云晨冷笑一声,搀扶着那人,头也不回的走了。傲天看着他们紧靠在一起的纤细背影,不知是何滋味。这昏暗的房间里便只剩下一对不能动弹的父子,等着下属到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