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严巨自说了那句话,两眼再不看云晨,反向傲天道:“你跪下。”

    傲天只得跪了,正要开口,严巨已历声道:“老实说,你与他可做了什么苟且之事?”衣袍无风自鼓,显已运足内力。

    云晨“噗”的一声跪挡在傲天身前,大声道:“我们清清白白,并无任何事端。”傲天在旁却似惊异过甚,连话都说不出了,双眼只是呆看着父亲。

    严巨冷笑一声:“清白?你这种妖孽还在说什么清白?你短刀门自甘堕落便罢,还要来害我的儿子……”语声稍停,又对傲天逼问道:“你说,到底有没有?”

    傲天无意识的胡乱摇头。

    严巨脸色稍微平缓,冷冷道:“我料你也不敢……你年纪尚小,一时糊涂也是有的,幸亏并未铸成大错。只要除了这个妖孽……”说至此处,突然一掌高举,便待劈下。

    云晨早有预料,紧紧闭上了眼睛,心中毫无畏惧,只是想着:“傲天他可会记得我吗?便是忘了我,我也不会怪他。”

    掌风刮面,眼看就要落在他身上,千钧一发之际,身子却被远远推开,傲天竟挡在他身前,硬接下了这一掌。

    这一下变化仓促,严巨待要撤下掌力,哪里还来得及,勉强收回两、三成内力,但已有大部分打在傲天身上。收力过急,反噬自身,连带他自己也受了轻伤。

    饶是傲天根基甚强,也耐不住父亲使出大半功力的这一掌,瞬时胸口剧痛,鲜血狂喷,云晨手脚并用的爬过来,将他扶起,眼中泪水涔涔而下——本以为从此不会再流泪,现下却怎能忍得住?

    傲天挣扎着对父亲说道:“……我……我与他确实只是好友……”

    严巨此时周身气息翻涌,又兼气怒之极,听了傲天的话却只气得更厉害:“你不惜以身相替,只为护着这个妖孽,你!你还敢说这种话!”强提起真气走向云晨,已下了决心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他。

    傲天还要阻挡,哪里能动得了?只得急对云晨道:“……你……你快走!”说完这句话已是精疲力竭。

    云晨紧紧靠在傲天身旁,殊无逃走之意,低声道:“得你为我如此,我死而无憾。”这句话声音极小,傲天此时根本听不见,以严巨的耳力却是听得明明白白,直气得浑身抖动,恨不得把这妖孽劈成碎片,一伸手便抓住云晨衣领,将他提起,另一只手已扼住他脖颈渐渐用力,竟象要活活扼死他。

    云晨只觉颈间越来越紧,意识迅速模糊,脑中空白一片,眼前所有的景象即将完全消失。

    严巨此时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杀了他!”眼见云晨似是没了气息,脸上泛起狰狞的笑意,傲天不断叫着“爹,快松手!”的声音只令他更加用力。

    正在此时,突然出现了一只手,一只指节纤长,形状优美的手。

    这只手在严巨背上轻轻一点,严巨便松开了云晨,并且倒在了地上。

    一个全身批着黑纱,只露出两只眼睛的人悄立在严巨身前,明明在笑,声音却比冬天的雪还冰冷:“严巨,我总算等到了今天!”

    云晨软倒于地,不断咳嗽,神志却慢慢回转,模糊的视线中望出去,那人从背后抽出一样兵器,身若刀形,只是薄得仿佛透明,却在这暗室之中亦是光华流转,刀尖斜指严巨身上,悬而不落。

    “严巨,我要好好想想,从什么地方开始割,你说呢?……可不能一下儿就死了,起码要痛上几天才死透。”那人的话说得很慢,每个人都悉数听入耳中,但觉一股深深的怨毒之气直透骨髓,傲天刚为云晨担心不已,此时更为父亲急得快要晕去,云晨见他如此,奋力爬至严巨身前,向那人道:“求你别杀他!”

    严巨虽身不能动,却冷冷道:“滚开,我不要你这妖孽讨好!”眼睛只盯着那人,沉声道:“我与你到底有何怨仇,还请说个明白,若确有不义之处,只管取我这条命去……但无论如何,阁下这暗箭伤人之举,未免非君子所为。”

    那人听了这些言语,竟狂笑起来,手中那柄薄如蝉翼的刀“嗤”的一声轻响,便在严巨身上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见刃即入,甚是诡异。

    云晨大惊,对那人使劲磕头:“这位大侠,还请罢手!”

    那人惊异的看他一眼,冷笑道:“你并无半点武功,年级又小,他却执意杀你,这等行径,难道便是什么君子所为?你还要为他求情?”哼了一声,又道:“天下间偏有这么多笨蛋上当……你道他是好人吗?”

    说着手中长刀又是一划,严巨身上便再多一个血口。严巨忍痛一声没发出,一边的傲天却惨叫着往这边爬,眼见父亲被此人象猫戏老鼠般的折辱,怎么还受得了?口中嘶声道:“你……你住手……要怎么样便冲着我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