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两人出了酒楼,云晨静静跟在傲天身侧,随他去往城西。原来傲天家中在南方每个大城都有下设分舵,只是他天性不喜俗礼,能避则避,云晨与他相处数日,竟没见他去过一次。

    走了好一段路,云晨不觉有些气喘,额角微微冒汗。傲天转头问道:“累了吧?”伸出手用衣袖在云晨额际轻拭。

    云晨看着他脸上自然流露的关怀之色,忍不住握住了那只正留在脸畔的手,手上传来的温暖跟自己的有太大差别,终究还是会失去。便这样也不错,起码曾经得他如此温柔相待,已经够了。

    “我不累。”放下那梦寐以求的温暖,云晨又在微笑,胸膛挺起,反而走到了前面。

    傲天也再不多言,只是脚步放慢了些。

    不多时到了地方,云晨凝神看向门口悬挂在左侧的牌匾,上面是三个刚劲有力的大字:正气盟。一根高耸入云的旗杆树立在旁,蓝色大旗迎风飘扬,所绣图案也是这三个字,仅形状略有不同。

    门内两排武士分站两侧,俱是先前在酒楼里见到的装束,见傲天进来,都躬身行礼,傲天只微点一下头,便带着云晨径直往内堂走进。

    进了内堂,却只有分舵的舵主坐在正中,面色凝重,见了傲天忙站起身来道:“盟主在后院等候多时了,我这便带路。”

    走在通往后院的小径上,那分舵舵主眼光不住往云晨身上瞄去,再看看傲天,欲言又止,傲天早已看出他有古怪,问道:“你可是有什么话说?”

    那舵主向四周扫视一眼,见确实无人才道:“少盟主,其实属下不该说这种冒犯的话,只是怕你父子二人待会儿伤了和气。少盟主如今正当年少,爱结交朋友原也无可厚非,近来却不知怎的,传出流言……”说到此处,语意暧昧,眼光斜睨云晨,隐有不屑之意,接着道:“盟主虽没说什么,却问得甚是仔细……少盟主可莫要糊涂啊!”

    傲天笑道:“我道是什么大事,这个不劳你挂心,我自有分数。父亲是何等样人,岂会相信那种小道流言?我这便要向他说清楚。”

    那舵主还要开口,傲天抬手制止,拉着云晨便快步向前,小声道:“别理他!”

    那舵主眼见刚才那番话是白说的了,跟在后面长叹不已,却无计可施。

    三人到得后院一个隐蔽的房间门前站定,里面传来一个沉稳清晰的语声:“是傲天吧?把你那个朋友带进来,其他的人退下。”

    那分舵舵主径自走开,傲天对云晨微微点头,即推门而进。

    房内紫雾缭绕,点着上好的檀香,一个盘膝而坐的人影慢慢起身下地,走到二人身前。

    房中光线虽暗,却不掩此人眉宇间的威严,傲天躬身毕恭毕敬的喊了声“父亲”,云晨也跟着微欠下身称呼“世伯”。

    这人自然便是正气盟乃至整个南武林的盟主严巨。他不过四十出头,正当壮年,武林之中威名显赫,旗下子弟不知其数,行事公正严明,以德服人,近几年来已隐有一统江湖之势,然并非全凭武力。

    听得云晨的称呼,他不动声色往云晨脸上看去,双目如炬,心中所想却未泄露半点。

    云晨只觉一股逼人的视线紧盯面部,头上不由自主渗出了汗,仍强挺着身子站得笔直,但听得傲天在旁说道:“他叫伍云晨,是孩儿近日结识的好友,他……”

    不待他说完,严巨便挥手道:“傲天,不用说了。”转头又看了云晨片刻,方说道:“你这样称呼,我受不起。”语调平淡,丝毫听不出喜怒。

    傲天仍无所觉,云晨却是心中有数,暗想道:“果然如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