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这小店中虽然客人不多,但方才发生如此变故,也是乱糟糟的,议论之声和惊诧的眼光令云晨只想快些离去,傲天却大喇喇坐下,只管叫酒菜上来,说道一路跟着他,连饭也没顾得好好吃上,今天要放开胸怀,饱餐一顿。云晨犹豫半晌,见他一脸坦荡,竟象是真的不拘于他人眼光,也跟着坐了下来。

    这顿饭虽无什么特别口味,甚至谈不上好吃,但于云晨却是这段日子以来第一次在人前扬着头脸吃的一顿饭,看傲天狼吞虎咽,仿佛真的饿极,他不知不觉绽开浅浅笑意。

    傲天呼吸一窒,喜道:“我终于逗得你笑了!自见你便没看你真的笑出来过,我还以为……”

    听见他的话,云晨却直发愣——原来自己已经很久没笑过了,神思一恍惚,傲天后面的说的什么便没听清,直到傲天结了帐,拉着他走上大街,他兀自傻傻的。

    傲天伸手在他面前挥动,才把他自冥想中拉出,也不问他想到哪里去,拽住他衣袖便往前走,云晨就这样跟着,未再说什么要分手的言语,心中一片平静,多日来的惶恐和疲惫卸下不少。他真的累了,而这个人的身边仿佛是陌生人世间唯一可以待着的地方。

    “……严大哥……”

    “嗯?”

    “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不为什么……总之,不准再说要我走的话。”

    傲天转头审视他脸上神情,正色道:“就算你真的喜欢男子,又有什么要紧?你是杀人?放火?越货还是偷盗?残害过旁人?欺凌弱小?”

    他每说一句,云晨便摇一下头。

    “既是如此,你又有何过错?我可不觉你与他人有何不同,比之暗地里恶意伤人,面子上却口口声声正义之道的败类不知好上多少。”

    云晨又是感激,又是高兴,他平生从未听过这种话,只当天下人对他除了鄙夷,便是同情,此前几次三番拒绝傲天对他的好意,便是这个原因,直到此时,他方信傲天真的当他是朋友,心下隐隐有知己之感,心情顿时开阔许多。

    傲天见他脸色开朗了些,又接道:“这几日我细想了一下,朋友相交,贵乎知心,我拘泥于与你结拜,反倒着相,从今而后,那种混账话我再也不提,只是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便是。”

    云晨定定的看着他,周身涌起一阵暖意,缓缓点头,两人就此结伴而行。

    接下来的相处,极为融洽,云晨昔日与大部分师兄弟们虽感情也甚好,却是兄弟之情胜过朋友之义;傲天与他,处处心意相通,有时两人同时开口,说得却是同样话语,相视一笑,无比快慰,这等情状,从前哪有?深思之下,傲天于他,竟是第一个真正以朋友论交的人。

    闲暇时问起傲天为何离家在外,傲天道自己从小便是武痴,至今家传功夫已习得十之八九,对父亲言明想周游各地,再访名师,父亲为人谦和,也不怪他,只嘱咐他事事小心。

    云晨听到此处,突然插道:“你运气真好。我……至今不知父母是谁……”

    傲天握住他手安慰道:“往后我便陪着你去找,或者能找到也未可知。”

    云晨摇头道:“只怕他们不想有我这样的儿子……”

    傲天皱眉佯怒道:“你又来了!这种话我最不爱听。”

    云晨连忙住口,偷看他脸上表情,傲天见他姿态,竟笑道:“你若常常如此,我便心满意足。”

    云晨脸上一红,不再理他,他却自顾自继续说道:“哪知出了门,寻访的高手尽是沽名钓誉之徒,直到现在,也没碰见半个比我父亲武功更好的人,反倒妨碍了些小人骗子招徕弟子的生意……”顿了一顿,苦笑道:“我这寻师倒变成砸场子了。”云晨忍不住“噗”地一声笑起来,再看向他脸,却见贼忒兮兮的,方悟到自己又上了当,狠狠啐他一口:“胡说八道!”

    傲天笑嘻嘻接道:“这可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问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