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云晨待要提气,丹田中却空空如也,此时方想起武功已废,料想今日是好不了了,两眼却直视前方,未有半分畏惧,只是心中暗道:“我虽无轻生之念,但要我看着这种事都不管,还不如死了干净。”

    那小二和客栈老板见他一个文弱书生居然为他们出头,虽然感激,却都为他难过,看这阵势,若是动起刀来,可怎么办哪!二人想上前去劝解,反被一脚踢开。

    那些汉子中的一人抓住云晨手腕,将他拖到身前,手上使力,云晨只觉一阵奇痛,手便象要断了一般,却咬牙一声不出。

    那人见他硬气,倒有些佩服,正想放手,早有另一人拉住云晨头发向后拉扯,看清了云晨的脸,竟哈哈大笑:“我道是哪个不要命的王八羔子敢多管闲事,原来是个兔子!”转头向几个同伴道:“你们都听说过短刀门的丑事吧?他便是那个伍云晨!”

    此言一出,几人脸上都显出诧异与兴奋之色,俱盯着云晨猛瞧。

    云晨刚才一点不怕,现在却发起抖来,那几人饶有兴味的眼神令他不由自主想起那晚景况,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恶心,身体也挣扎起来:“放开我!”

    他越是挣扎,那几人越是高兴,早就听见江湖上到处在传,短刀门丢了一个大丑,流言中加油添醋,把那伍云晨说得是妖狐托生,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又说什么短刀门中,人人都跟他有一腿,总之十分不堪。今日见到本人,外表却装得很正经,出于戏谑有之,猎奇有之,少不得要好好耍弄他一番,杀与不杀却成了其次。

    先前认出他的便是掌括那小二的人,此时他脸上没有怒色,反嘻嘻而笑,大手向云晨脸上摸去,嘴里调侃:“果然很滑啊!”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

    那人手心粗糙的触感,令云晨又仿佛回到那夜,挥之不去的记忆浮出脑际,几乎便要晕去。忽然身体一轻,那几人从他身侧飞了出去,不知是谁的一双手扶在他背后。

    耳边轻轻响起温柔又安心的声音:“没事了。”

    熟悉的感觉令他转过头,这人可不正是严傲天!他不知该是感激还是气恼,嘴唇却颤抖着打开:“你一直都在?”话是问句,语调却是肯定得很。

    傲天对他眨了眨眼,道:“你可别怪我。”随即对那几个连自己是被什么招式踢出去都不知道的人却恁是严厉:“你们还有王法吗?光天化日便欺负弱小,也不怕别人耻笑!”

    那几人面面相觑,心中骇然,却兀自强撑场面,江湖汉子最重的莫非于此。

    “你是什么人?”

    “看你也长得像个小白脸儿,莫非是他的相好?”

    “看你们这副样儿,可不是天生一对吗?”

    云晨耳中听着这些污言秽语,一张脸变得雪白,便想将傲天推开,小声道:“你放开我,别让他们污了你的名声。”

    傲天见他如此这般,竟把他抱了起来,当着众人道:“我便喜欢他又如何?比之某些仗着有几分蛮力随便欺负他人的宵小之辈,哪里见不得人了?”

    那几人本待极力羞辱他们二人,非要让他们抬不起头不可,眼下傲天大方承认,面色坦然,更把自己这边的人狠狠羞辱了一番,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打不过,只得恨恨骂了几声“妖孽!”悻悻然离开。临走时一人好不甘心,问道:“你究竟是谁?”傲天大声道:“本少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叫严傲天的便是。”那人两眼睁得好大,简直不敢置信,拉着同伴飞也似的跑了。

    云晨见事已至此,摇头道:“你……这是何苦?你今日为我如此做作,不知会被说成什么样子。”

    傲天微微一笑,把他放下地来,“由得别人怎么说,我可不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