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云晨默默前行了一段路,打开包袱一看,里面除了衣服和干粮,还有大概二、三十两银子,想起严傲天一路上对他的好,心下也是舍不得,却一点都不后悔。萍水相逢,得他如此照顾,已经欠了许多,他此刻纵然无力自保,却更不愿亏欠他人,明日会怎样便怎样吧,左右不过是被人看不起,只要留着这条命便是,哪知傲天其实悄悄跟在他后面,只是他毫无江湖经验,茫然不觉而已。

    一连几日,云晨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天下之大,竟似无他托身之处,好在他只顺着一个方向,渐渐往南,到处都有人烟,城镇里只要有银子,便饿不着肚子。傲天看着他这幅茫然无措的样子,心里好不怜惜,却又不敢上前,怕他发觉后真的从此陌路。

    这日行到一个繁华的大城中,云晨看到街上熙攘之景,平生未见,有些好奇,更多的却是黯然——原来在师门之时,师兄们常常说道要带他下山游玩,他好生向往,只是师傅不准,现下师傅再也不会管他了,他尽可贪玩,却又怎么高兴得起来?想起十几载师徒之情,尽付流水,自己孤身一人走在这繁华之地,竟是完全多余,只想快些离开更好。

    这些天他略有了些常识,知道吃饭住店要入客栈,自己也觉得饿了,便走进不远处的一家小店。

    小二见他举止斯文,面貌清秀,象是个读书人,言语态度间甚为亲切,招呼得也比旁人周到,令他陡生感激,心想这小二哥可真是个好人。

    刚要吃饭,突听得店门口一阵喧哗,五、六个大汉走了进来,背剑的背剑、挎刀的挎刀,外表粗豪,对那小二呼喝道:“快快快,把你们最好的酒菜弄来,大爷们都饿得急了。”

    那小二见这几人恶行恶状,又带着兵器,连忙招呼,惟恐怠慢,到端菜上去时却不知怎的手一滑,将汤水溅了些出来,弄脏了其中一人的衣服。那人大怒,挥手便给了小二一个重到快昏过去的耳刮子,吼道:“他妈的,你活腻了!”

    那小二的脸高高肿起,口中还在一径的道着歉:“您老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汉子又打了他一耳光:“老子很老吗?”同桌几人俱都好好坐着,眼光却向周围扫视,饱含威胁之意。

    小二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平时也有这种客人,恣意找麻烦,下场肯定少不了一顿好打,受伤事小,若是伤重得不能做事,家中的弟弟妹妹却要吃什么?

    店里的老板和别的客人也吓的簌簌发抖,只想别惹祸上身,老板心里已经有数,这顿饭铁定是白吃了,只要不重伤人就好,慢慢走上前来,便待求情。

    云晨在他们进来的时候看见他们身上佩了兵器,已经把头底了下去,只怕被认出了给这小店招来麻烦,此刻却再也耐不住心中义愤,立起身来大声道:“你们还要怎样?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他也是人生父母养的!”

    那几人见居然有人出头,倒吃了一惊,把那小二推开,齐齐围住云晨,就要发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