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鸟语啾啾,微风轻拂,清晨第一道阳光温柔的照在大地上。

    云晨在一个温暖的胸怀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正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表情,四周皆是深密的草丛。他有些吃惊,问道:“你怎么不放我下来,难道难道你不累吗?”他此刻犹在那少年的臂弯之中,显是就这样被抱了一夜。

    那少年淡淡道:“更深露重,会打湿衣服。”随即站起身来,继续前行,虽然手臂略感僵直,神色上却未露出半点勉强。

    如此又走了两、三个时辰,终于到了一个小镇,一路上有人看见他们行状古怪,不禁侧目,那少年便用衣袖蒙着云晨头脸,一直到找好客栈安顿住下,方将云晨轻轻放置在房中床上。

    十几天来,云晨第一次有床可睡,竟觉得说不出的舒服,从前却是不知。那少年柔声道:“好好睡一觉,什么都别想。”他无声的点点头,便又睡了。

    接下来好几天,那少年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吃喝都是到了时辰便叫人送到床边,知他不愿被人碰触,只在药铺开了些调养身体的补品,每日里逼他喝上几大碗。

    不知是否出自药效,只到第三天他便可下床走动,精神也好了些,面上恢复几分昔日颜色,和前些天大有差别。

    一日,正和那少年在房内用饭,突然想起还不知他姓甚名谁,停下碗筷道:“对不住,我忘了问你名字。”

    那少年嘻嘻一笑,道:“我等得心急,还当你永远都不问呢我叫严傲天,你可记住喽。”

    云晨隐隐觉得耳熟,仔细一想,不由得大大吃惊,往日在师门之时,虽足不出户,却常听师傅和师兄门说起江湖中事,这严傲天的名讳被他们提到时都是啧啧有声,他乃南武林盟主的独生子,年方十七,与他相若,武功之高却已在同龄晚辈中少有敌手,兼之疾恶如仇,行事颇有乃父之风,料想将来成就不可限量。他往日里也有些仰慕,若象现在这样遇上,是说什么也要结交的,此刻却避之惟恐不及。他叫了声:“严大哥。”面上没露什么心思,暗地里已有自己的打算。

    又过了几日,他身子大好了,便向严傲天表明去意,严傲天只是不肯,还拉着他硬要结拜兄弟,他也不加挣扎,只说道:“你若让我离去,日后遇上我还叫你一声严大哥;你若非要如此不可,我便再不跟你说半句话。”

    严傲天无奈,只得放开他,到里屋拿了一个包袱让他带上,“我留不下你,这些东西你却非带着不可,只是几件衣服,一点干粮,你可不能再推。”

    他伸手接过,只说了声“保重”,便即离开。

    傲天目送他走出去的身影,孤寂纤瘦却挺得笔直,竟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