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当他再次醒来时,除了浑身的疼痛与虚弱之外,还对上一张映照在月光下的笑脸,那是一个陌生的浓眉大眼的少年的笑脸,那少年只着中衣,蹲在他面前。他-然一惊,往后退去,那少年却柔声说道:“不用怕,坏人已经被我杀了。”

    “杀你杀了他们?”

    少年将薄薄的嘴唇往后一呶:“尸体就在后面。”

    他茫然的向那边看去,几具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上的丑陋身躯零乱的倒在地上,不由得一阵作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那少年俯身轻拍他的背,又道:“你外伤很重,不宜走动,就这么办吧”

    接着他便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横抱了起来,耳鬓身侧俱是那少年的气息,他又是一惊,脸竟微微发烫。他毕生中从未被人这么抱起来过,彷若女子一般,不禁又羞又怒,轻叫道:“放我下来。”

    那少年又是微微一笑,道:“你想一整夜与那些烂人的尸体为伍吗?”语毕也不管他反应如何,便自顾自向前慢行。

    云晨再说不出什么,兼之身体实在疲惫不堪,只得将头顺势靠在那少年胸前,此时才发现身上好好的穿着干净衣服,受伤的地方好象也处理过,想必亦是那少年所为,心中羞窘又添了两分,过了半晌才道:“谢谢。”声音微小,几不可闻。

    那少年道:“谢我什么?救了你?还是借衣服给你?本可剥那些家伙的衣服,却嫌太脏,少不得,只有在下尴尬一晚了,反正四野无人,也不怕人瞧见。”

    “你怎可随意杀人,不怕惹上官非吗?”

    那少年冷冷一笑,道:“那种猪狗不如的暴徒,天下人尽可诛之,我只恨杀得迟了,累你被他们弄脏。”

    云晨心中突的一痛,犹被针刺,脏了,确实是脏了,若在往日,必定一心求死,只是今日却有心愿未了,不得已苟活,面上竟不可控制的笑了起来。

    那少年停下脚步,惶然道:“你别这样!我我不会安慰人,你是男子,并无名节之虑,况且我已结果了他们,不会有人知道的”

    云晨抬头看向少年,那目光中似温柔又似怜悯,他心中更痛,把头转向一边,冷然道:“我不要你可怜!”

    那少年大急,道:“我不是可怜你,我一见你便觉投缘,若你不嫌弃,我们二人此刻便可结金兰之好。”

    云晨只觉可笑:“金兰之好?你可知我是谁?”

    那少年摇头,表示不知,仍道:“你气质清奇,难道还是什么恶人不成?”

    云晨听得这种话,倒象是嘲讽他此刻的处境一般,心情更奇冷如冰,“你既能赤手空拳杀人,想必是武林中人,可曾听过前几日短刀门的变故?”

    那少年沉吟道:“听倒是听过,这与你何干?”

    云晨眼光逼视那少年,语调却甚是平静:“我便是那短刀门的弃徒你还敢说什么与我结拜的话吗?”

    那少年吃了一惊:“你你就是伍云晨?”脸上神色极为怪异,不知是厌恶还是鄙薄。

    云晨见他如此,再不言语,只是挣扎着要从他怀中下来。

    那少年一时之间也不说话,双臂却收得紧紧的,云晨挣扎了半天仍是纹丝不动,身上的伤处又痛得要命,脱口道:“放手!你放手你也想象刚才那些人一样吗?”说至此处,身体瑟瑟发抖,显是想起先前的惨状。

    那少年勃然大怒,待要将他放下,转念一想却强忍下来,恨恨道:“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顿了一顿,又道:“我这几天一路听人议论,心想那伍云晨必是什么龌龊小人,却没想到竟是你这等人物,实在出乎意料之外,因此十分惊异,并无看轻你的意思。”

    云晨不知他此话是真是假,惊疑的看向他的眼,却见月色之下的脸一片坦然,稍觉安心,浑身的紧张便卸下。经过刚才的挣扎,他竟象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昏昏沉沉的半闭上眼,渐渐睡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