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那厢的伍云晨匍伏于地,呼吸艰难,鲜血不住自口中涌出,胸前衣衫皆染得红透,仍是挣扎着抬起头来,一片模糊中只见大师兄那身鲜艳的喜服移向师傅身前跪倒,虽看不真切,言语却无比清晰的传入耳中:“绝无此事!”刹那间,身体一阵冰凉,竟似血液都已凝结,几欲晕去,却有更多的话陆续钻入耳中。

    段飞扬运足真气,清朗的声音将厅内嘈杂之声皆压了下去:“师傅,请容徒儿当着众位同道之前禀明此事,以免毁我短刀门清誉。七师弟往日已数次闯入我房中,苦苦纠缠,欲行苟且之事,任我好言相劝不为所动。我怜他年纪尚小,又无父母兄弟,或是误入歧途,所以隐忍至今,哪知他竟于我新婚之日做出此等狂乱之事,虽深感惋惜,却不能至法理门规于不顾,徒儿身为本门大弟子,未能对他严行管教,自有罪责。今日诸多同道在此,徒儿愿代师傅清理门户,以正门风。徒儿的管教不严之罪,日后自当再领责罚。”

    这一番话说得义正词严,沉稳有力,众人都暗自佩服,将本已骚乱不堪的场面又稳了下来,厅中各门派的长者有不少暗叹短刀门有此佳徒,倒也是不幸中之大幸。本门掌门闻言也脸色稍霁,正待开口,段飞扬又接着道:“七师弟所为违逆人伦,不过罪不至死,为免他以后仗着本派之名在外做恶,该当毁去武功,逐出门墙。师傅以为如何?”

    掌门人沉吟片刻,点头道:“就这么办。”他先前一脚踢出,一是为气极,二是阻止那孽徒还要说出什么龌龊言语,脚上的劲道虽不轻但也未太重,此时见他伏在地上半死不活,心中虽略有不舍,但身为掌门,岂能徇私,就当从未收养过那个孽种吧。

    段飞扬站起身来,大声道:“劳烦各位同道今日在此做个见证,短刀门七弟子伍云晨身染恶癖,违悖伦常,人所不堪。即日起毁去武功,逐出门墙,永不录用,从今后其人其行,与本门再无干系。”语毕缓缓走到云晨身前,底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云晨张了张口,待要说话,却剧烈的咳嗽起来,胸前又是一片鲜红,双眼之中,泪如泉涌,过了好半天,才发出微不可辩的声音:“为什么”

    段飞扬凝视他片刻,目光似是极为温柔,手却已无声无息的落在他身上,突来的一阵冲击,令他终于晕了过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