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送走晚宴上最后一个客人,洛纵宇终于完成了今晚的使命,坐在沙发上看着工人们卖力打扫场地,一直保持高贵站姿的未婚妻也终于坐了下来。各自向对方疲惫的一笑,这个基于共同利益的联姻成功了一半,作为完美的合作伙伴,商场上还有许多硬仗要打。

    离开女方作为会场的别墅,洛纵宇准备直接回家休息,还没上车就听到手机的狂响,他以不悦的脸色按下接听键。

    “洛纵宇,你过来!”

    “什么事?你没送他回去?”

    “……是你闯的祸,你把他怎么了?他现在醉得快要死掉,我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还在喝啤酒!你这个混蛋!”

    那个大胆的女人不但敢直呼他的名字,还吼叫着挂掉他的电话,他头大的再次拨通彼端的号码:“妈的,你给我说清楚,地方在哪?”

    女人告诉他的地点并不陌生,不久前他也去过一次,坐在车上考虑了一会儿,他还是发动了车子。拨通另一个号码,他习惯的发号施令:“小张,你现在出来,给我接一个人,送他去医院……”

    电话那边传来带着睡意的听命回答,当对方询问地址的时候,这边的指令稍稍停顿了一下:“地址是……算了,我自己处理。”

    车速已经非常的快,车里的男人因为情绪不佳还在加速,匆匆赶到他并不情愿的目的地,在沙滩上奔跑的感觉实在很不舒服。

    鞋里的沙子比上次进来的还要多,男人干脆踢掉脚上那双昂贵的鞋,恼怒的表情在看到那个女人时上升到顶点,没给女人开口的机会他就大吼起来。

    “一点小事也办不好?我给你薪水是干什么的?”

    凶猛地吼完这句话,他下一步是要去抓住那个正在胡闹的小鬼,身边的女人却用力拉住他,踮起脚来给了他重重一个耳光。

    “你给我小点声,听听他在说什么。”

    还在惊奇与愤怒中发呆,女人刻意压低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维,他疑惑的走近那个背对他的身影,不自觉的减小了呼吸的声音。

    只离他不到十公分,小鬼歪歪斜斜的半躺在沙地上,手里拿了一个啤酒罐,以断续的节奏独自对夜空和大海说话。

    “宇哥……我好想你……我知道,你不会来了。我不会再向流星许愿了……现在没有星星了。宇哥,我好喜欢他……我不想喜欢他,可他就是不肯放过我……他把我抓住,又不要我……他真是个混蛋……呵呵……”

    说到这里,少年低低的笑起来喝了一口酒,“……其实他很可怜,他不敢把心给别人,也不敢要别人的心……他不敢相信任何人吧。可怜的洛……他好穷,他的心里一定很冷……很寂寞。宇哥,我知道他不快乐。为什么……他不能像你呢?我们简简单单的在一起,数星星……吃冰淇淋……跟从前一样快乐……宇哥,你不守信用,你骗我,你答应过我的……我的公主……”

    少年的语调渐渐模糊,从肩膀的抖动可以看出他开始在哭,“宇哥……我是同性恋……这辈子……都不会有我的公主了……我还要去告诉爸爸妈妈,他们的儿子是同性恋,我怕他们在我面前哭……我不想骗他们……爸,妈,对不起,你们的儿子喜欢男生。”

    少年抬起手臂擦了擦脸颊,喝下罐里最后的一口酒,“洛纵宇,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你到底想我怎么做?你这个滥交狂……自私鬼……虚伪的混蛋……躲在壳里的乌龟……你这个……不敢爱的懦夫!”

    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少年用力扔出手上的啤酒罐,以近乎嘶叫的声音骂出了最后一句,却同时听到背后的响动。猛然转过身,那个他口中的懦夫还在往后退,他大笑着用衣袖擦拭眼角奔涌而出的眼泪。

    “你来干什么?你滚!你可以跟你的未婚妻结婚,我不可以骗别人!她喜欢我,我伤害她了,你很得意吧?你就站在那里,你全部看到了,我不能跟女孩子在一起,我不能亲她,我做不到!你满意了?你不说话就滚啊!滚啊!”

    踉跄的脚步被一个温柔的拥抱接住,女性柔软的胸怀容纳他孤独的心事,压抑太久的泪水变成了无声的呜咽,那个应该抱住他的人还在沉默。

    “姓洛的,好狗不挡路!”

    冷冷注视站在他们面前并不让开的家伙,女人半抱着少年想要绕道而行,那个该死的混蛋却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以绝对性的力量把她怀里的少年抢走。

    “……少在这里多管闲事,他是我的。”

    “放开……我要回家!”

    胡乱挣扎的少年发出了模糊的哽咽,低垂的头被男人强行抬起,被泪水弄得十分狼狈的脸迎来一个狂猛的深吻,几乎要窒息的少年软倒在他的怀里。

    经过唇齿间漫长的纠缠,男人邪笑着露出一口白牙:“看清楚,他是我的。”

    “……无耻、幼稚!”愤怒到极点的女人强行忍下自己杀人的冲动,做了个深呼吸才能继续开口:“我可以走,但你要向我保证,从此以后再也不伤害他。”

    男人拨开少年额头上湿透的发丝,动作轻柔的把它们一一抚平,撇起的嘴角再次露出笑容,只不过这一次是微微的苦笑:“我不能保证……但我也不能把他给你。有些事情我还要想想……见鬼,我凭什么要跟你说这些?现在不早了,你先回去,我会看住他的。”

    “……我不放心。”

    “好了,你适可而止吧!我已经忍够你了。起码今天我不会再对他做什么,ok?”

    “……你就是什么都不做才让人火大。”

    这样小声嘟咙了一句,在男人横眉瞪她时才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两人一起走向停车的地点,醉得站不直身体的少年被男人抱上了车。

    车子缓缓发动的时候,女人从自己的车窗里探出头来:“喂!姓洛的,我最后问你一件事,你要把他带去哪里?”

    “废话,你白痴啊!当然是我家!”

    “哦……没事了,老板,明天见。”

    “死女人!明天跟你算帐!”

    骂完这句语意凶恶的威胁,男人收回目光看向斜躺在后座的少年,因为醉意而染上红晕的脸还有未干的泪痕,那双湿润的眼睛却在偷偷看他。

    “还没醉死?”

    “……你不送我回家?”

    “你这样怎么回去?你爸妈会杀了我。”

    “哦……”

    “还有,你太放肆了,居然敢那样骂我,我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男人表情严肃的踩下油门,以背对少年的姿态开始自语:“你说的那些话……我会好好考虑的。但我并不保证……妈的!这次真的玩出火了。”

    过了很久很久,后座才响起一个低低的声音:“……嗯。”

    当晚凌晨两点,累透的洛纵宇终于睡上了自己的床,只不过帮小鬼洗了个澡,浴室里就弄得稀里糊涂。

    因为醉得太厉害,小鬼一直喊头痛胃痛,他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好好吃饭,每次抱他都有所感觉。最熟悉那个身体的就是自己,最熟悉自己身体的也是那个小鬼吧,在蒸汽弥漫的浴室里,他们彼此指责了近期体形消瘦的问题。

    狂吐到虚软的小鬼像个孩子一样蜷缩在床上,看到男人进来才挪动身体让出床的一半。男人坐在床边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就转头问他:“不行吧,闻到烟味想不想吐?”

    勉强笑了一下,少年摇摇自己发木的脑袋,眼神直直看着表情疲惫的男人。男人跟他对视了一小会,略带烦躁的转开视线:“见鬼了,我脸上有花?”

    “你在害羞……呵呵……”

    “少放屁!我现在很烦!你别惹我!”

    “……哦。”

    乖乖闭上了嘴,少年还是一直看着猛抽烟的男人,男人偶尔回头与他对视一眼,紧皱的眉头却始终没有舒展开。很想伸出手去抚平那条沟壑,又不敢轻易推开那道厚重的大门,绞在床单上的手指只好跟自己过不去,玩起无聊而难耐的游戏。

    “……你在干什么?我的床单快破了!”

    “……”

    “你做的好事,我现在烦得睡不着!你……算了,你先睡吧。明天我送你去上课,不会迟到的。”

    “你可以向我发脾气,我愿意你向我发脾气。”

    少年幽幽凝视眉头深皱的男人,终于伸出已经跟床单奋战了很久的手指。就快碰触到男人的脸时,强而有力的手掌抓住了它们,以为会被毫不留情地甩开,却被拉近男人已经长出胡渣的下巴。微微的刺痛感如此真实,少年移动着掌心仔细抚摸,突然张开的嘴唇咬住他手指中的一只,并在他吓了一跳的时候发出笑声。

    “小鬼……果然还只是个小鬼嘛,怎么会早熟成这样?”

    “……我不是故意逼你,你明天就忘了吧。”

    “少放屁……你这个小妖精……睡吧。”

    “……那你呢?”

    “闭嘴,乖乖睡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