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盛夏很快就要过去,天气偶尔带着雨后的清凉,只是多数有阳光的日子仍然酷热,热得足以燃烧掉冷静与理智。于是有许多秘密的细节,彼此纠缠着也只有彼此知道,尽管都明白夏天一过就会变成灰烬,也只能在热力尚未消散之前尽情享乐。

    心怀这样绝望的体认,小哲却无法抑止自己的继续堕落,每一个无人的空间,跟那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用无数炽热的深吻让身体记住这个成长中的夏日。他不再开口询问那个人的任何事,被拥抱着就是一切,每个必将成为回忆的现在都是幸福所在,即使结局不会有任何更改。

    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开始接近香烟和酒精,并惊喜的发现这些东西可以持续麻醉的甜蜜。每一个清醒的时刻,他对父母担忧的眼神感到内疚,他无法阻止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瘦。面对父母的问话,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撒谎,这让他不得不尽量少开口,太多累积的谎言把他压得透不过气来,往日的轻松变得异常遥远。

    对附近的迪吧慢慢熟悉起来,他选择跟同学一起或者独自一个人去摇晃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中,带着酒意的麻痹不停流汗,那种摇到全身虚脱的快感跟某人的怀抱非常相似。因为这个需要,他常常主动掏出那个人皮夹里的钱,这一点应该让那个男人感到高兴。

    又是一个快乐的夜晚,他感觉时间已经不早了,明明知道自己应该回家,却停不下摇摆的节奏。一起来的同学们也正在兴头上,他早就包下了大家今晚的消夜,所以在对父母歉疚的同时,他仍然闭着眼睛跟随音乐起伏。耳边好像有什么人在跟他说话,场中的嘈杂他根本听不清楚,反而觉得讨厌并向舞池的中央移动。

    只走开了小小一步,身体就被一股大力抓住,他不耐烦的睁开双眼,却忍不住愣在当地。站在他身边、阴沉着一张脸的男人西装革履,跟这个属于少年人的天堂格格不入。

    他有点想笑,身体却自动偎进男人的胸膛,踮起脚在男人的脸颊送上一吻,双手也环住男人的腰。男人的脸色并没有变得好看一点,抓开他的手说了句什么,他睁大眼睛摇了摇头,男人粗鲁地拉住他直接往外走。

    一路被拉得有点踉跄,四周的音乐声越来越小,呼吸到室外微凉的空气后,小哲才清醒许多。

    “你给我收敛一点!乌烟瘴气!”

    “……你怎么会来找我?”

    男人冷冷看他一眼,拿出烟盒点燃了一支烟,小哲凑过头去想要抽一口,男人宽大的手掌毫不留情地推开他。

    “小孩子不准抽烟!我送你回去。”

    “……我同学还在里面,我要跟他们说一声。”

    男人还是那样冰冷又严厉的看着他,把烟叼进嘴里而空出双手拽住他往停车场那边走。

    “干吗啦!洛纵宇!放手……很痛!”

    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男人成功的把他塞进车里才松开手,他挣扎着坐稳身体表达抗议,却被男人连珠炮式的训话惊呆了。

    “我爸妈、你爸妈,这几天都在跟我诉苦,勒令我多花点时间照看你!你他妈的到底在干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跟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鬼在这边鬼混,花了我那么多人那么多时间找你!你知不知道我的时间很紧!妈的……”

    “……”小哲咬着嘴唇在男人脸上偷瞄了几眼,纤细的身体软软靠了过去:“你是不是……在担心我?”

    “别玩了,现在我送你回去!以后没事少出来混,这个场子不干净!你他妈的……”未完的话语被少年温热的嘴唇占据,濡湿的深吻伴随一双乱动的小手扰乱他狂猛的怒气,他恼怒的抓紧少年的双手想要推开,却不知怎么顺着身体摁在了某个反应迅速的部位。

    一阵彼此同样紊乱又激烈的喘息中,男人低沉的咒骂迎来少年沙哑的轻笑,车内晕黄的灯光随着车身越来越强的晃动熄灭了。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车里的灯光才再次亮起,一只伸出车窗外的手臂纠缠着另外一只,合抽一根香烟的两个人轻声在说话,慵懒而疲倦的语调有种惊人的相似。

    “下个星期……我订婚。请了你全家来。”

    “……哦。”

    “我送你回去,洗澡了早点睡……该开学了吧?”

    “……已经上课了。”

    “哦……以后别出来玩太晚,免得那四个老家伙缠着我找你。”

    “嗯……知道了。”

    小鬼今晚的温顺简直出乎意料,还想说点什么的洛纵宇反而忘了自己该说的话,面无表情的注视了小鬼几秒,男人再次抽出烟盒里已经为数不多的两根:“……要吗?”

    “嗯。”

    简短的回答之后,少年动作娴熟的点燃指间的那支烟,吐出一个漂亮烟圈的小哲让男人感到小小的吃惊。他不在小鬼身边的那些时间里,小鬼是怎样学会这些以前没有的习惯,半躺在他身上的小鬼已经完全像个大街上鬼混的不良少年。

    小哲的烟才抽到一半,旁边伸过来的手指就抢掉那余下的半支,小哲转回头斜睨了男人一眼,只换来男人压迫性的低语:“少抽点。我开车了。”

    “……明明是你给我的,又不让我抽完,变态……”

    发动车子的男人微微侧过头:“什么?”

    “……没事。”

    九月十八号是一个很适合宴客的日子,前一天的大雨给了这一天凉爽的气温。没有下雨也没有猛烈的阳光,只是失去了黄昏时绚丽的晚霞。

    欠缺一点自然的美景,豪门夜宴里的灯光却是那样灿烂,宴会的主角甚至比灯光更加夺目,一双壁人穿着适合他们的豪华礼服笑对众多宾客。

    除了那一对犹如从电影中走出的未婚夫妻,任何人在这个华美的夜晚都沦为配角,各自对宴会的主人举起酒杯说几句场面上的恭贺,便算完成他们陪衬的任务。因为应景而穿上西装的少年坐在角落的沙发里,漫不经心的拿着他的那只酒杯。从他微醉的眼里看出去,这个宴会实在标准得可笑,那些虚伪的恭贺与问候也像一部蹩脚的二流电影,怪不得他身边的女孩一直说着“好无聊”。

    她是第一个对他表白的女生,在新学期刚刚开始的第三天就主动约他上街。在那家去过很多次的迪吧,他们也一起共舞过几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也会成为他第一个女朋友吧,毫无悬念的这样想着,小哲转过头对她微笑并跟她碰杯。

    从心底里承认,这个女生真的很可爱,没有对宴会上诸多有钱人露出艳羡的目光,也没有因为过于无聊而提早离开,就那么微微撅着小嘴坐在他旁边,用眼神暗示他快点带她出去。小哲轻轻笑了一下,拿着手里没有喝完的酒站起身来,空余的一只手很自然的拉起那个女生,走向阳台所在的那一方。

    父母因为“有事”而提早回家,应该是故意留下自己和这个女孩,在宴会里帮忙招待宾客的丽华姐也一直对他鼓励的笑着,一切都是这么的顺利。小哲牵着女孩的手又热又湿,不知是谁的汗水浸透了彼此的掌心。是时候开始他真正的恋爱了,每个人都这么认为,小哲喝光了杯里的最后一口酒,女孩深深凝视他的目光是那么专注而美丽。

    慢慢的低下头去,女孩笼罩在夜色下的脸颊闪耀着动人的光泽,还差一厘米就会开始的爱情,整个世界都会给予祝福的爱情。只是不知为什么,此刻的小哲仍然不能忘记,那个人的嘴里有着淡淡的烟草味,那个人的手指灵活而邪恶……那个人吻他的时候,不会这样温和,一定激烈得仿佛下一瞬就要把他吞噬。

    时间悄悄在冥想中流逝,他错过了最适合吻下去的瞬间,当女孩微闭的眼睛再次睁开,看见的是少年略带恍惚的表情。失望和迷惑使女孩睁大了双眼,少年却凑近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话。

    同样是短短的三个字,但并不是她想听的那句,女孩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消化这句话,随后低下头飞快的跑了出去。虽然并没有看到女孩的脸,可小哲知道她在哭,就像曾经的自己一样,可以在别的人身边尽情软弱,唯独不能在那个人面前露出哭泣的脸。

    一个人在阳台上站了很久,少年孤独凝望黑色的天空,没有星星的夜晚是这么黯淡,身后豪华的酒宴还在继续喧嚣。缓缓走进那个不属于他的世界,再喝一杯就真的该走了,这个夜晚的他只是小小的配角,喝够那杯辛辣而苦涩的酒就应该谢幕。

    经过阳台门口的玻璃窗,一种被注视的直觉让他回头,厚重的落地窗帘旁边,离他不到一米的男人沉默的看着他。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也许只是刚好要出去,少年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才在经过身边的侍者那里拿起一杯酒。

    “我还没有跟你说……恭喜。”

    “……你喝多了。”

    “呵呵,我要走了……再见。”

    一个稍稍有点摇晃的转身之后,男人视线中的少年迅速远离,皱起了眉头的男人叫来今晚十分尽职的助手:“丽华,这里的事你别管了……跟着那个小鬼,他喝太多了,你开车送他回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