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还是跟来时一样拉风的跑车,只是这一次小哲坐在了后面。没有勇气再跟那个人隔得太近,就这样在一个安全的距离下面对他的背影比较好过。

    开着车的洛纵宇一直在沉默,小哲也一直看向车窗外飞快掠过的人群和建筑。谁对于谁都只是这样而已,从亲近到分离是每个人长大的闭经之路。就像车窗外那些与自己对视了一瞬的陌生人,虽然在彼此的眼睛中看到对方,下一秒就会忘到脑后,即使曾经在某个时刻那么的亲密过。

    小哲没有哭,他找不到一个理由可以让自己哭,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他终于学会不做任何没有理由的事。眼前已经是熟悉的街道,马上就要回到自己阔别几十天的家中,没有上完的补习课也不用再继续,他在这些天里面学到的东西比教科书上多了太多。

    只有淡淡的疲倦和怅惘,从来害怕寂寞的他学会了想要一个人呆着。最后看一眼那个人的后肩,仍然是纹丝不动的挺直,视线慢慢往上滑行,浓密的黑发里似乎夹杂了一根银丝。小哲有一种冲动想把它扯下来,手指却紧紧攒在一起没有动作,那个人不会需要他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也不需要来自他的任何碰触。

    突然响起的刹车声让小哲抖动了一下身体,无声咬住自己的嘴唇打开车门。在后车厢帮他拿出了行李的男人一言不发地向前走,他也只能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提前请工人清洁好的家里十分的干净,完全看不出已经空了几十天,只是没有了过去温暖又舒心的气味,酷热的夏日里也飘散着人为的清冷香味。

    “小哲,还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吗?我叫人帮你准备。”

    “……我讨厌这个味道。”

    似乎没有听见男人的问话,少年茫然看着自己熟悉的家。洛纵宇伸出手指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脸,他却被惊吓到一般猛然向后退去。低着头的少年看不到表情,洛纵宇尴尬的停顿了两秒,才清清嗓子接上后面的话。

    “如果有问题……打电话找我。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办……”

    “嗯。你走吧。”

    语声低到有点模糊,小哲仍然垂在胸前的头没有抬起来面对男人,洛纵宇露出一个不被察觉的苦笑,把停留在少年头上的手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记得有事给我电话,我先走了。”

    “……嗯”

    “那么……”仿佛还想说点什么的洛纵宇始终没有找到自己应该说的话,沉吟了半晌才淡淡的说了声“再见”,之后就再没有回头,以平稳的脚步向半开的大门走过去。而留在他身后的少年也终于抬起了自己的头,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很久。

    直到夜色缓缓来临,小哲才慢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僵硬了太久的身体就像变成了别人的,不听使唤的四肢好半天才能被自己支配。在书包里摸索了几下,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大洋彼岸的号码,轻轻的叫了一声:“……爸。”

    “小哲,怎么现在打电话过来?已经回家了吗?”

    “嗯……他跟你们说了吧?”

    “你这孩子啊……怎么非要回来呢?小宇那边住得不是很习惯吗?”

    “……爸,我长大了,也该懂点事。宇哥就快结婚了,我住在他那里不是很方便,您知道的。”

    “呵呵,你真的长大了哦。也是啊,他好事近了,你一个小孩子住在那里也不好,时代不同了嘛,哈哈。”

    “……呵呵。”

    以近乎哭泣的表情发出了微笑的声音,少年巧妙的转变了此时的话题:“妈呢?她现在在干什么?洛叔叔洛婶婶也跟你们在一起?”

    “呵呵,都在,我让他们听。”

    “宝贝!今天怎么样啊?课上得差不多了?怎么回家了啊?”

    “妈……”

    叫出这个简单而亲切的音节,少年的手指把电话握得快要碎掉,母亲似乎觉察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轻松的语调变得紧张起来:“小哲,怎么了?你声音有点不对,没什么事吧?”

    “……妈,我没事,就是想你了。”

    “哦……你要小心啊,一个人在家少出门,现在治安不好哦,多花点时间复习下功课。我拜托了楼下的李太太给你做饭,听她的话哦,我们也很快就回来了。”

    “嗯,我知道。你们还可以多玩几天的,我不小了,会照顾自己。”

    “呵呵,真欣慰啊,宝贝亲一个!”

    小哲用跟往常同样肉麻的一声“啵”回复了自己的母亲,那边也传来几声连续不断的亲吻声,心好像终于变暖了一点,少年对着面前空荡荡的大厅露出笑容。

    这样就可以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小哲一遍遍对自己默念着类似咒语的安慰,独自一个人度过了他十七年生命里最长的黑夜。

    从这个夜晚开始,不要再跟那个人见面,也不要跟那个人通电话,不去想有关那个人的一切,小哲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也相信自己会一直这么做下去。

    这种难熬的日子没有过上几天,父母他们四人一行就开开心心的归来,小哲独自看家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星期。为此吃了一惊的小哲也得到来自四个中年人的惊叹:“哇,小哲宝贝,你怎么瘦了!”

    对这样夸张的大叫,小哲只是羞涩的笑了一下,对四位神经紧张的亲人报上了自己现在的身高数字。

    “是哦,好像真的高了一点点,小哲真的长大了哦!庆祝、庆祝!今天一定要出去吃大餐!”

    “呵呵,好啊。我想吃火锅!”

    “天好热,小哲真的想吃?”

    “对啊!我好久没吃了,而且我要超辣的,呵呵。”

    “败给你了,幸好我们的宝贝不长痘痘。这个可不像正在长大的男子汉哦,要不要想办法催生几颗?”

    “才不要!我还要交女朋友啊!”

    “哈哈,我的小哲真可爱,来亲一个!”

    这样笑笑闹闹的一起出了大门,小哲飞扬的笑容却在看到楼下那辆跑车后消失了。大人们的声音还在耳边继续,他努力集中精神赶走胸口疼痛和窒息的感觉。

    “我们叫纵宇先订了位子,他好像很忙哦,不过陪我们当然最重要了。呵呵,小哲怎么好像不高兴?不是跟纵宇闹了别扭吧?”

    “没有……有点意外而已。宇哥那么忙,我以为他不会有空。”

    一只手臂伸出车窗外面,那熟悉的指尖夹着一只抽了一半的烟,青色的薄雾四处飘散,车前的空地上已经扔了一小堆烟头。

    根本没有跟那个人打照面,小哲坐进了洛叔叔开的另一辆车。那个人的车开在前面,洛叔叔跟洛婶婶的对话让小哲听得太过清楚。

    “纵宇怎么回事?抽烟抽成那样!也不知道节制一下。你这个做母亲的,待会劝劝人,都要结婚的人了。”

    “儿子大了,我管不住。这么些年,我们都不在旁边,他日子也不知道怎么过的……我舍不得说他,还是你这个父亲去劝吧。”

    “唉,我是怕他对人家女孩子不好,你看他这个样子,哪像要结婚的人?一脸的不高兴。”

    “算了,少说两句吧,今天刚回来,一家人开开心心吃顿饭不好吗……”

    沉默的听着这些,小哲还是忍不住看向前方不远处正在飞驰的那辆车,车速很快,开着车的人又是怎样的心情?那个人的麻烦事、快要结婚的事、工作的事、生活里的小事……是不是都圆满的解决着?亲眼见识过那个人有多么强悍和冷酷,想必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那些并不单纯的世界跟自己没有关系,那个人也不需要自己的任何关心。甚至连知道也是一种奢求,何必再想这些呢?不是说再也不要想跟那个人有关的事,自己还真是没有骨气,咬紧了嘴唇收回目光,小哲把视线牢牢锁在自己的膝盖上,闭上眼睛深深呼吸车内浑浊的空气。

    走近餐馆里他们提前订好的位子,小哲也选择坐在最边上,保持着一脸如常的微笑,点了自己平常爱吃的东西。火锅很快就沸腾翻滚,几双筷子在里面开始扫荡,那个人却并没有拿起筷子,而是抽出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点燃。

    淡淡的烟雾飘过来,小哲被动的吸进了一小口,虽然并没有呛到,口鼻间不适的感觉却仿佛接受了某种微妙的侵犯。当烟雾第二次飘来,小哲突然站起了身,低低说了一句“我去洗手间”就离开了餐桌。

    镜子里是一张清秀而苍白的脸,少年颤抖着双手用流动的冷水一遍遍清洗自己,连眼神也湿润了还是没有停手,直到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才僵硬着停止下来。

    “……你在干吗?他们怕你掉在厕所里了。”

    “我没事!你出去……”

    不肯转头看向那个发出声音的方位,少年仍然保持着面对镜子的姿态,指间还夹着半截香烟的男人慢慢向他走过去,低沉的叹息由远而近。

    “……小鬼,跟我出去吧。”

    没有得到应有的回答,男人只好伸出手臂把小哲整个转过来,满脸都是水迹的少年紧闭着眼睛想要推开他,指尖碰到他灼热的身体时却剧烈的颤抖起来。

    熟悉的体味窜入彼此的鼻端,裸露在外的皮肤不可抑止的相互接触到,完全寂静下来的空间里,只有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响,少年终于喘息着睁开了眼睛。

    完全被清水湿润的睫毛下,少年漆黑的眼珠闪耀着一点点畏怯、一点点渴望,男人绷紧的咽喉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咒骂,突然以异常粗鲁的动作把少年推进厕所里无人的单间。之后,便是一阵压抑而放纵的、疯狂的拥抱,所有来自他人的喧嚣一瞬间消失,全世界只剩下眼前这个紧密到喘不过气的拥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