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接近晚上十点,穿着睡衣坐在客厅里的洛纵宇皱起两道浓眉。已经清洁过的地板和家具都是整整齐齐、一尘不染,这说明那个小鬼出去以后就一直没回来。

    又等了几分钟,他只能拿起电话拨通远在大洋彼端的号码,向几位老人家解释说那个小鬼有同学今天过生日,他晚一点就去亲自去接。然后照例讲了一堆“小哲很听话”之类的赞美,接着礼貌的说了再见,把他们哄得高高兴兴出去吃饭才算完成了任务。

    那个小鬼……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早晨还好好的,晚上又不知道闹什么别扭。也许真的是跟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玩得乐不思蜀,毕竟十七岁的年纪需要大把的自由,很难想象小鬼的精力会这么好,昨晚才经过超强的剧烈运动今天就又能生龙活虎。想到小鬼昨晚在自己怀抱里异常坦率的表现,洛纵宇决定原谅他偶尔的放纵,甚至眯起眼睛愉快的微笑起来,靠在沙发上的身体也完全放松。

    门口传来轻微的声响,那个小鬼迟到的还不算久,洛纵宇心情大好的亲自起身,准备以一个热情的深吻作为迎接。

    “你……小鬼,打架了?”

    一见到小鬼的样子,洛纵宇就暂停了心中的邪念,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少年简直惨不忍睹。衣服破了好几个洞、头发乱成一团杂草、脸上不知道是脏东西还是打架过后的伤痕,总之是弄得面目全非,就像个街边的小乞丐。

    更荒谬的事情还在后面,这个小乞丐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到了食人魔一样恐怖,很不容易才说服自己伸出手去安抚一下,这个要命的小鬼居然用了很大的力气推开他。想不通的洛纵宇只能站在原地愣住,试着用温柔一点的音调开口:“你……被人抢劫?伤得很厉害?不用怕……先过来,到我这里来……”

    小鬼盯着他看了好几秒,摇了好几下头,再往后退了好几步,才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扔在他身上:“洛纵宇……我要你道歉!”

    莫名其妙的捡起来一看,不就是昨天被小鬼藏起来的戒指?虽然是自己那个出身名门的未婚妻亲自送来的东西,但既然给了这个小鬼就不会再收回来。

    “我已经给你了就是你的东西,干吗这个鬼样子?”

    小鬼的眼神就像在喷火,但脚步仍然在向后退:“我没有拿!我找人打架才要回来!我要你向我道歉!”

    “……”眼前过于认真的表情让洛纵宇也稍稍思考了一下,还是觉得小鬼的要求匪夷所思:“你是说……我冤枉你了?OK,我会好好的补偿你,这样够了吧?”

    “不是的……不是的!洛纵宇,我要你向我道歉!我没有勾引你,我也没有喜欢你!我要你道歉!”

    这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小鬼硬邦邦的语气实在让人火大,黑乎乎的脸蛋上看不清表情,眼神却变得很奇怪,就像受了欺负的小孩子,三分凶悍中带了七分胆怯,还水汪汪的泛着泪光。

    洛纵宇迷惑的注视这个小鬼,脑中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事,那时候的小哲只要被别的孩子欺负,也常常这么又凶又怕的看着对方。只不过今天的对象换成了自己,真是想不到……十七岁的小哲还会对人露出这种眼神,即使全身都很脏也能成功诱发他的某种欲望。

    “小鬼……你不是故意的吧?别这么看着我……去洗个澡,我今天晚上好好陪你。”

    “……洛纵宇!你这混蛋!我要你说——我没有喜欢你,没有勾引你!”

    小鬼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尖利了许多,手也下意识的揪住了男人睡袍的两襟,居高临下看着小鬼又一次的歇斯底里,洛纵宇轻而易举拨开那些颤抖的手指。

    欣赏了好半天那种孩子般的眼神,男人英俊的面孔终于露出恶意的笑,一张皱巴巴的照片贴近了小哲的脸:“我今天早上看到你丢掉这个,小鬼……你很无聊。”

    “……还给我!”

    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抢回这张照片,低下头紧咬住嘴唇的小哲又开始发抖,男人可恶的话语一句句继续,他却再没有抬起头的勇气。

    “不用这么紧张,小鬼……去洗个澡就好了。我并不介意你一直迷恋我,你想要我这样的男人做第一个情人是很平常的事……我们已经试过了,感觉还不错。当然,你也可以有别的情人,等你大一点再说吧,上了大学以后,你就可以……”

    “我跟你不一样……不会一样……”

    以极低的声音喃喃念出这句话,小哲用力掩住自己的耳朵向门口跑了过去,飞快的速度让正在微笑的男人措手不及。等到男人换好衣服追出去,门外早已失去那个小鬼的踪影,犹豫了几秒钟再看看腕上的表,男人还是选择下楼去取车。

    开着车没头苍蝇般满街乱转,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种愚蠢的事了。该死的小鬼!洛纵宇狠狠咒骂着的同时却只能仔细的看向街道两边。如果小鬼真的出了什么大事,四个老家伙那里也没有办法交代,想到这点就会烦躁的男人恨不得立刻就抓到那个小鬼痛快的教训一顿。早知道就不招惹这种没有成年的小鬼,洛纵宇开始怀疑自己这次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满街都是想要上他床的男男女女,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哪里有什么魅力?

    青涩的像一颗苹果,在床上什么都不懂,只不过反应很直接,身体也非常敏感。好吧,这就算是那个小鬼的优点,但现在这种状况实在得不偿失。情人之中也偶尔有这种年纪的少男少女,却从来没有像这个小鬼一样无法沟通的异类。那些以青春作为资本的孩子都很懂事,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什么该要,更能够把握好撒娇的时机与角度,在成人社会里能够立足乃至成名必须有那种聪明。偏偏是那个小鬼……什么都只会乱来,这样会让人退避三舍,无论男女都很快就厌烦。坦白说他已经后悔了,只是眼前不得不找回那个小鬼,该死……像现在这样找下去简直会变成白痴。

    恼怒的把车停在街边,男人努力思考那个小鬼可能会去的地方,同学家?不会,刚刚打过架……那个死女人的家里?男人立刻拨通一个号码。彼端惊异的声音令他更加烦躁,冷冷问出结果之后就用力摁断信号。不在……那个小鬼还有哪里可以去?脑袋快要木掉的男人终于把车子开向他曾经住过很多年却并不怀念的地方。

    到达那里之后,男人沉着脸找遍了临近的所有住户,当年的邻居们还剩下几个熟面孔,都很吃惊但也很热情的跟他打招呼。面对这种自己已经抛弃的过去,男人的心情本来就好不到哪里,找不到那个小鬼的下落更让他焦躁不已。

    独自站在夜幕下闷闷的点燃一枝烟,漆黑的天空里竟然没有星星,看来明天也不会有阳光,城市里经常是这种天气。他所能想到的、小鬼会去的地方还剩下最后一个,抽完这根烟就到那里看看。其实并不是太远,十几分钟的路而已,只是那个地方他真的不想去。经过了太久的时间,久到他拒绝想起那个年少轻狂的自己,更拒绝想起那个叛逆的少年……曾经怎样单纯的宠爱过总是腻在他怀里的小鬼。

    皮鞋在松软的地面上留下一个个脚印,没走出几步就进了满脚的沙子,不远处传来的海浪声苍凉而温柔,脚步像是有所记忆般自动走向那方。孤独的月亮幽幽散发晕黄的光,深蓝色的天幕下果然有一团黑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怒意便升腾了起来,男人加快步伐朝那团影子跑了过去。

    “不懂事的小鬼!害我到处找你!”

    似乎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那个小鬼慢慢的转过身体,看着他并不出声,眼神却异常黯淡。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发出略带沙哑的声音:“……星星……没有了……”

    “今天天气不好,当然没有了!给我起来,我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手伸出去抓住小鬼的衣领,稍一使力就把小鬼拉得摇晃起来,下一刻却被紧紧的挽住脖子,小鬼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吃了一惊的男人只好闭上嘴,耳畔全是小鬼热热的呼吸,潮湿的感觉蹭上他的脸颊……这个小鬼好像哭过。

    “洛纵宇……你是洛纵宇……”

    “……你变白痴了?我当然是洛纵宇。”

    “……洛纵宇……我想做。”

    “……在这里?”

    “……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你不想要我吗?”

    哭笑不得把小鬼拉开一点点,男人托起那张被眼泪和风沙弄得更脏的脸蛋:“我是想要你,回去再做。这里到处都是沙子,你会生病。而且……你实在太脏了,不洗澡不准上我的床!”

    “……嗯,回去吧。”

    小鬼的眼神好像变得平静,说话也变正常了,看起来总算有了点大人的样子,早这样不就什么事都没了。洛纵宇很希望现在看到的不是错觉,最好还能一直这么懂事下去,话不要太多,平常乖乖巧巧,也可以有节制的对他撒撒娇,这样就非常完美。

    上天可能听到了他的愿望,小鬼一路上都没有再任性,回到家也十分的安静,洗完澡就柔顺的被他抱上床。

    床上的洛纵宇一向对自己很有自信,这个晚上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以示对小鬼的嘉奖。在海边吹了风的小鬼时不时打着喷嚏,这一点居然也让他觉得很可爱,做完了爱做的事以后他还额外开恩,亲自去给小鬼倒水拿药。

    吃完了药的小鬼软绵绵躺在他怀里,一双手还在不老实,来回抚摸他背后的那个伤疤。也许是心情太好,他告诉了小鬼这道伤疤的来历,那是他为昔日的兄弟挡住仇家的追杀时所留下的。本来应该是一个辉煌的证据,到后来却变成耻辱,生命里第一个出卖他的人就是这个他曾经为之出生入死的兄弟。小鬼一直沉默的听着,到这里才插上一句嘴:“……你因为这个就不理他也不混黑社会了?那以后也不会再被人砍,这样很好啊。”

    这样很好?洛纵宇又一次哭笑不得,成人世界的恩怨哪里有这么简单,小鬼要真的想长大还得慢慢的学。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亲了亲眼前红红的小嘴:“你也累了,睡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