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连着好几天,小哲都很少跟那个混蛋碰面,除了每天晚上的电话时间,两个人几乎没有说过话。即使不跟那个家伙说话,坐在临近的地方也很不舒服,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无聊,总之气氛怪怪的。其实不是小哲太敏感,他已经很努力的在习惯了,但只要一对上那个混蛋的眼睛,那晚的雄心壮志和胜利感都变得渺小。说的是两个月很快就会过去,可每一天都有二十几个小时,除掉那个混蛋的上班时间还剩得不少,想一想也蛮难熬的。所以还是多跟朋友一起玩的好,玩得累了就不会想七想八,回到家洗澡了就往床上倒,一觉睡醒又是新的一天了。

    这么连续玩了一个多星期,差不多什么花样都玩尽了,反正家里白天都空着,小哲干脆把同学带回混蛋的家里面,这里吃喝玩乐样样都能满足,最好的是冰箱里有足够的酒。

    拉上窗帘就跟夜晚差不多,宽敞的客厅也简直可以开PARTY,超好的音效正适合跳舞,玩累了就倒在沙发上小小的睡一觉。一整天下来,大家都很享受,作为主人的小哲早就喝得迷迷糊糊,在音乐和嘈杂的人声中做起了白日梦。

    梦里好像出现了一片光,耳边的音乐也停了下来,小哲闭着眼动了动身体:“干吗啦……好刺眼……”

    “你们!马上滚!”

    这个讨厌的声音也出现在梦里面,小哲皱起眉嘟咙了一句:“走开……”

    “你,给我起来!”

    一股大力抓紧了领口,太过逼真的感觉让小哲慢慢睁开眼,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张怒气腾腾的面孔,四周通通跑向门口的同学们成为蛮不协调的背景。

    “……你们……干吗要走……”

    “闭嘴!”

    软绵绵的身体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粗暴的拖进浴室,迎头而来的冷水让小哲惊叫着挣扎起来,只不过冲了几秒钟,酒就醒了一大半,那个混蛋的面目也由模糊变得清晰。

    “你干吗……咳咳……呛到了……咳咳……救命……”

    “醒了?你给我出来!”

    又被那双手臂一路拖回客厅,满地的杯盘狼藉让小哲也看傻了眼:“……咳咳……对不……”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准带人回来!现在搞成这样,你给我收拾好!”

    “……我?”

    “我给你一个钟头!”

    说完这句饱含威胁的话,那个混蛋就大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小哲苦着脸看向面前那一大堆乱七八糟,想收拾也不知道从哪里收起。湿掉一半的衣服粘在身上,即使是盛夏也有点发冷,但没有空闲去操心这些,还是先解决目前的问题比较好。太脏了……到处是洒落的零食和酒液,还有许多分辩不不出来的脏兮兮的印记,第一次对洛纵宇也会感到抱歉,小哲认命的跑去厨房找清洁剂。

    “……你,给我拿出来!”

    怒气更汹涌的从背后袭击过来,小哲回过头怯怯的反问:“拿……抹布?”

    “过来!”

    这次抓住自己手臂的力道比之前任何一次还要过分,痛得几乎流下眼泪的小哲撇着嘴不敢出声,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不对,换作任何人也会生气啦。睁大眼睛跟随洛纵宇的步子,撞撞跌跌一直到达他从没进过的主卧室,正在偷瞄洛纵宇房间里的摆置,又一声暴喝震得他站立不稳。

    “我今天早上还放在这里,拿出来!”

    顺着混蛋的手看过去,电脑桌上不就是电脑?

    “……什么?”

    “敢偷偷进我房间拿我的东西!钱不够花?”

    “你……你说我偷?你放屁!”

    “不是?你这小鬼……等不及了吧?跟我玩吃醋?”

    好奇怪的音调,好奇怪的表情,眼前邪邪笑着的洛纵宇看起来并不像在生气,小哲却下意识的想要逃开。

    “你……你说什么啦!我去收拾!”

    “不用收拾了……”

    又一次用力抓住小哲的手臂,只是说话的声音未免贴得太近,耳边呼过的热气使小哲发抖,又冷又热的感受极为诡异。

    “小鬼,快把我的订婚戒指交出来,否则对你不客气!”

    明明应该是威胁的话,听起来反而像是调笑,黏腻的语气带着某种诱惑的味道,小哲颤栗着闭上了眼睛:“我……我没有见过……没拿你的东西……”

    “再不拿出来,我就……强暴你!”

    更低的音调在耳边回荡,满室的空气仿佛也变热了,小哲突然间感到口渴,忍不住伸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小鬼……果然跟有天分……别玩了,乖乖的给我,我明天买一只送你……”

    “我……我真的没拿……”

    “呵呵……你是非要不可了?好……我陪你玩。”

    低低的笑声伴随轻柔的语音,小哲微微睁开的双眼正对上另一双炽热的眼神,近在咫尺的距离把一切都变得暧昧,张开嘴想要说话却被对方的嘴唇紧贴。

    “呜……”只挣动了一下就受到更大的冲击,濡湿而柔软的感觉占据了整个口腔,小哲睁大了眼睛却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彼此皮肤摩擦的温热引发一阵酥麻。从来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可以用这种方式接近和纠缠,小哲震惊到忘记了呼吸,这就是所谓的……接吻?

    “小鬼……没有经验嘛……看着我干什么?张开嘴……”

    “你……”

    “呵呵……这就对了。”

    再次探进那张青涩的嘴唇,微微的酒意令人沉醉,迷乱的眼神也带着挑逗的功效,男人心满意足的放开了他。

    “……你……你走开……我真的……没拿……”

    小哲语无伦次的皱起了眉,醉意似乎又悄悄涌上,乱成浆糊的大脑失去了思维的能力,手伸出去想要推开那个男人,碰触到对方时却没了力气,男人仍然以那种奇怪的语调继续说着什么,他已经分不清那些话到底是什么含意。

    “不交出来……我就搜身喽,反正衣服都湿了,我帮你脱掉……”

    灵活的手指在身上移动,既像是搜查更像是抚摸,轻微的挣扎只换来彼此的喘息,渐渐光裸的肌肤越发敏感。身体被慢慢的放在床上,小哲知道自己现在应该马上离开,但稍稍一动就被男人热烫的呼吸征服,恐惧和亢奋同时俘获了他。想哭的感觉涌上胸口,湿润的眼角得到温柔的亲吻:“不用急……慢慢来……经过今天晚上,你就真的长大了……”

    无名的恐惧感在这个漫长的吻里迅速消散,某些早已隐隐有了预感的东西即将发生,身体清晰的感受着每一个变化,男人抱住他的力道也越来越大。这是多么遥远的拥抱,却是多么接近的距离,为什么现在的洛纵宇会这样温柔呢?

    不由自主回应着男人的拥抱,小哲迷惑的想起了那个夜晚,自己一直很讨厌的男人,只有在这种时刻才会温柔吗?也只有被紧紧抱住的现在,这个男人和记忆中的宇哥非常相似,相似到身处在温暖怀抱中的感觉都可以重叠。

    “洛……宇哥……”

    紧闭着双眼的小哲发出低低的呻吟,正处在情欲颠峰的洛纵宇听不清他嘴里念的是什么,这个小鬼确实很诱人没错,也很有诱惑人的天分,从同住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玩着花样。本来并不想碰他,是这个小鬼太过主动,家里放着这样一个人小鬼大的尤物,迟早也会做到这一步。不光是这个小鬼等不及,自己也不想再浪费时间,洛纵宇的人生字典里没有“道德”这两个字,安抚好这个小鬼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十七岁……果然是个不安分的年纪,比起小时候贪心得多,那个时候只要一盒冰淇淋就能温顺下来,现在可是完全不同了。得到了钱和大人的注意,还要有人陪他玩成人游戏,当然也不算太过分,只是比别的情人要多花点耐心。就陪他玩到底吧,这个可口的小鬼,教会他完美的性技巧,以后也不会哭着被女人抛弃。每个小鬼的人生历程里,都需要一个性爱老师,当初的自己可没有这个小鬼的运气,洛纵宇的第一次……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两个未成年的少男少女把彼此折磨得欲哭无泪。

    想到这里,洛纵宇苦笑着吻住了身下的小鬼,十七岁少年的第一次理应留下完美的记忆,让这个小鬼满足又快乐的学会第一课,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就不会再整天瞎闹。照这个小鬼的反应来看,也是想要得不得了,性对于这种半大的小鬼而言确实比什么都好。就这一方面,自己向来都不吝啬,这个小鬼也不再是那个只会缠着他一起看星星的小孩子了。这个世界什么人都会变的,不是吗?

    已经很久没有在床上付出这样的耐心,洛纵宇花了很长的时间让怀里的小鬼得到满足,当他真正进入的时候,那个小鬼早就瘫软在床上高潮了好几次,汗涔涔的身体只要一碰就敏感得发抖。尽管是这样,小鬼的眼神却仍然迷乱而湿润,也仍然能够让他保持住兴奋和新鲜感,这证明他们两个在床上的契合度相当高,高到他以后也愿意为这个小鬼继续付出一些耐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