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晚上九点三十分就回到家的洛纵宇脸色不是太好,因为那个小鬼人没有回来,电话也没有开。墙上华丽的挂钟一格一格的走着,又经过二十五分钟以后他终于拿起了电话。

    那个任性讨厌的小鬼,嘴上说的很懂事却还是一样训不过来,现在的孩子真是太难搞了,比起小时候的温顺简直是天壤之别。

    正在考虑用什么借口敷衍那另外四个麻烦,他就听到自己的门口响起被钥匙扭动的声音。磨蹭了好几分钟,大门上的锁还在转来转去,实在看不下去的男人这才走过去一把拉开那扇被蹂躏得不轻的门。

    流失了大部分力气的肢体软软挂在了洛纵宇的身上,眼前面色酡红的少年还在跟那把可怜的钥匙奋战:“……奇怪……哦,走错门了……”

    看着醉得非常明显的小哲,洛纵宇面无表情的把他拖进了进去。站得不是太稳而踉跄了好几步的小哲顺势倒在靠门不远的沙发上,嘴里却一点也没有闲着:“好开心……我们接着喝……不要笑……我没有醉……”

    洛纵宇也不管他,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开始拨电话,当电话接通之后才再把小哲拖到自己怀里,没有拿电话的那只手很不客气的伸进了小哲的脖子。

    “呜……哈哈……不要……”还没说出骂人或求饶的话,那只坏手又滑到了腰部,只有小哲最熟悉的人才知道这里从小就是他的死穴,连挣扎的力气都使不出来而只能不断哈哈大笑,眼光中充满哀怨的少年笑到快要窒息,电话那头传来几个声音同样带着笑意的问话:“纵宇,跟小哲玩什么呢?这么高兴?”

    “……小哲,我是妈妈,你有没有好好上课啊!”

    “纵宇,你只管当成自己弟弟那么训就好了!呵呵!”

    “……我……哈哈……爸……哈哈……妈……救命啊……”

    声音也很快变得沙哑,洛纵宇只用两根手指就摁下了他凑向话筒的头,还用温和到恶心的语调微笑着讲电话:“我在陪小哲看电视呢,很好看的搞笑片。”

    “哦,这样啊。怎么样,小哲有没有乖乖去上课?”

    “嗯,他很听话,真是个好孩子。”

    “呵呵,这就好了……那我们出去吃饭喽,好好看住小哲哦!”

    “我会的。伯父伯母再见,爸妈再见。”

    “……”陷在洛纵宇铁臂之下的小哲眼睁睁看着电话被挂上,气到酒意都醒了一点点,因为笑得太厉害而喘不过气的感觉渐渐平复,他终于使劲抓住了洛纵宇的衣领:“你这个……呃……坏蛋……”

    “别闹了,去洗澡。”

    “我不……呃……”

    打着酒嗝的小哲看起来实在不怎么凶悍,洛纵宇拨开他的手腕把他整个人扔在了沙发上:“你不洗,我洗。”

    “你……”

    没有再理他的洛纵宇直接进了浴室,安稳了两分钟的小哲爬起来打开那套蛮漂亮的HI-FI,随便拿张CD塞进去按下播放键,轰然响起的音乐声把他吓了一跳,适应了一下下之后反而把音量扭得更大,摇头晃脑的他继续爬向那台超大屏的等离子电视机……

    没过太长的时间,洛纵宇只围着条毛巾就怒气勃发的冲出来了,三两步把那个瘫在沙发上的小鬼拽在手上,顺便关掉了备受荼毒的电器们。小哲一边微弱的挣扎一边斜着眼睛瞪他:“你干吗……我现在……好HIGH哦……我要喝水……口好干……”

    “闭嘴!”

    被有力的双臂一路拖进浴室,意识迷糊的少年很快就被从天而降的温水浇了一头,本能的叫了一声就抬起头看上去,眼睛也立刻被水花打到而疼痛起来。不太清楚身处何地的他开始乱七八糟的挥舞手脚,却感觉身上的湿衣服被人用力的往下拉扯,不过……湿衣服脱离身体确实比黏着舒服,他渐渐平静下来偎向身边比他稍稍凉一点的体温。

    “……不准睡……你自己洗!”

    “唔……别吵我……”

    半闭着双眼的小哲露出了无比贪睡的表情,湿透的头发一缕缕散在前额和耳后,不仅红扑扑的脸颊像刚洗完还带着水珠的新鲜苹果,连身体上很少晒到阳光的白皙之处也泛出一层浅浅的粉色。已经快要定型的骨架是纤长而单薄的,具有不同于成年男人也绝不像少女的柔韧,要照顾这样一副躯体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还要兼顾他越缠越紧的四肢,脸色难看的洛纵宇深深皱起了两道浓眉,以十分粗鲁的动作为他进行简单的冲洗。

    “……痛……唔……”

    近乎呻吟的黏腻语调从色泽鲜艳的嘴唇中流泻出来,小哲偶尔睁开眼睛瞪视身边这个绷着一张臭脸的家伙,只是带着醉意的眼神无论如何也表现不出怨恨,反而充满雾气腾腾的迷蒙。每当这样的眼神投射在洛纵宇漆黑的瞳孔中,小哲就会感觉到这个家伙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紧贴在一起的皮肤能够传达对方奇怪的反应,意识的漂浮并不影响感官的敏锐。

    “……唔……好奇怪……”

    “闭上你的嘴……还有你的眼睛!不准乱动!”

    低沉到近乎变调的声音似乎带有浓重的焦灼感,同时花洒中的热水也终止了工作,洛纵宇拿起毛巾草草擦干小哲的头发和身体,随后用一件大睡袍把小哲整个裹了起来。

    “唔……干吗……不舒服……”

    “我叫你别动!”

    经过这一番特别运动,洛纵宇不仅头发和身躯都湿透了,腰上的毛巾也早就阵亡,但他实在没有多余的手可以照顾自己……于是一丝不挂的他就那么抱着被睡袍随便包住的小哲走出浴室,然后直奔小哲房间的那张大床。

    陷在他人怀抱的感觉已经非常遥远,小哲纤细的双臂从睡袍中伸出来搭上了男人的脖子,贴紧那温热的皮肤是如此舒适,少年低低的呢喃着把手臂圈得更紧。

    “……宇哥……”

    男人前行的脚步停顿了一秒,稍稍低下头看向那张睡意朦胧的小脸,思维就在此刻被一种柔软又湿润的触觉覆盖——少年用花朵般的红唇轻吻了他的脸颊。

    ……那是很久以前的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做的事情,这个喜欢被他搂在怀里的小家伙,常常挂在他的脖子上亲得他满脸口水。不停叫着“宇哥、宇哥”的孩子总是拼命跟在他后面,他也傻乎乎的宠溺这个什么都还不懂的小鬼。

    这些无聊的记忆让洛纵宇想笑,脸上未曾消失的湿润感引起另一种焦躁,表情有些怪异的男人把怀里的少年扔在了大床上,一只手掌却犹豫着抚上少年敞开的胸襟间。

    灵活的手指从光润亮泽的皮肤渐渐往下滑行,少年微弓起身体作出无意识的响应,小猫般呻吟着贴近那富有魔力的手指,只要稍为敏感的部位被施加爱抚就立刻颤抖个不停。

    “……小鬼。”

    男人终于从坐在床边的位置转移到斜躺在床上,少年的整个身体都被他圈在怀里以便更容易掌控。一切都很顺利的进行,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粗重急促,但当他用手掌裹住那个形状漂亮的小东西轻轻撸动时,耳边又响起迷茫而甜美的声音:“……宇哥……”

    “该死……”

    懊恼的叹息之后,男人粗暴的推开了少年毫无遮掩的身体,离开房间之后几分钟又折回床前,穿上了睡袍的男人嘴里斜叼着一支烟。

    烟抽得很快,男人的表情隐藏在这片缥缈的烟雾中看不真切,床上的少年已经用身体摩擦着那件皱巴巴的睡袍,不住扭动的双腿和颤动的睫毛都像是无声的邀请。

    等到一支烟抽完,男人终于伸出了手,却只在眼前纤瘦平滑的小腹上停留了一下,就越过这个诱惑拿起放在枕边的薄毯。

    照样是粗鲁的把那张薄毯摊开,把少年赤裸的躯体盖个严严实实,男人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随后站起身来大步离开这个房间。甚至在临走时还是紧紧关上了那扇门,也还是留下了语调平板的话:“……小鬼……别再忘记关门。”

    在冰箱里拿了一瓶水,回到自己房里打开电脑,喝了几口水后又点燃一支烟……仍然无法解除焦躁的男人最后拿起了自己的手提电话。

    “……是我,你现在有空吧?过来一下。”

    “你啊,当然没有问题,马上就来。”

    “我给你二十分钟,如果赶不及我找别人。”

    “不要这样嘛,我保证马上到……等我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