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没有再跟洛纵宇抬杠,小哲乖乖去补习班上了课,虽然每个老师和学生都看到他只是坐在最后一排晕晕的睡觉。反正洛纵宇是这样讲的:只要按我的规矩来,你要什么都可以满足,所以,上午的课完毕以后小哲立刻就跟洛纵宇打了电话——我肚子饿了,我要吃很贵、很贵的大餐!

    “你等十分钟,大餐马上来。”

    真的只等了十分钟,站在补习社门口的小哲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车,车上下来的是一个……算得上漂亮、穿套装的年轻女人,还有一叠现钞和一句口信:“你好,我是洛先生的秘书。洛先生在忙,没有时间陪你吃饭,他说随便你去吃什么,吃完了自己叫车回家睡午觉。”

    “……让他去死!”

    小哲转身就走,走过好几步才跑回来拿回那叠钱:“你回去跟他讲,我正在发育期,我很能吃,这点钱不够,最好给我办一张附属卡!”

    “……哦,我会向他转告的。还有别的事吗?”

    “你跟他讲……我还要买衣服、买鞋、买游戏机……买很多很多东西!”

    女人看着他的眼光好像有点异样,小哲理直气壮的瞪过去:“你看什么?”

    “哦……对不起,不过……我想问你今年几岁?”

    “十七……我几岁关你什么事?”

    “噢……我的天,老板可真是太……噢,对不起,没事我先走了。”

    “喂,你……”女人震惊到失魂的表情让小哲莫名其妙,才要搞清楚状况就被那个女人飞快的逃掉了,小哲怔怔看着那辆绝尘而去的车,无力的骂了一句:“……疯女人!”

    随便选了个地方吃了一顿索然无味的午饭,在附近的几条街逛到快要中暑,实在很无聊的小哲跟同学一个挨一个打起了电话。

    “……我在睡觉,待会再打来。”

    “我在乡下玩,你呢?”

    “我跟爸妈一起出去旅行,现在不在家,请在‘哔’一声之后……”

    “小哲小哲!晚上去玩吧,我昨天认识了几个女孩子,有一个身材好正哦!”

    “……好吧,晚上再找你。”

    小哲无精打采的挂掉电话,一看时间已经又要去补习了……真的好无聊,还是去那里睡觉吧,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的他虽然有点想他们却并不想这么快给他们打电话。一定会被笑成离不开父母的小孩子……我才没有那么呢,而且万一被问到今天上课讲了什么,简直连掰都掰不出来……

    搜出变得鼓鼓的钱夹,他站在街上又发起了愣,从生下来开始就没有一次身上带着这么多钱,但很奇怪……他并不是太兴奋。为什么呢……可以买好多东西,平常很想买而爸妈没有给自己买来的东西,才相处第二天而已出手就这么大方,不止是洛纵宇,连他都要以为自己应该很高兴才对。

    正在没头脑的胡思乱想,身边的人好像变多了,他自觉的往旁边让了让,手上却突然一轻。

    “……喂,你站住!”

    回过神来的小哲跟在那个抢了他皮夹的家伙后面开始猛追:“你抢归抢……把夹子……喂!你还跑!”

    一般情况下都是越叫越跑,这个公然抢劫他的家伙也不例外,不过烈日当头,不止小哲很热,那个小贼也渐渐减速了。

    “喂……你把钱拿走……夹子给我……你不热啊?”

    “……我……你怎么……这么能跑……算了……我给你……你别追了……天啊……”

    只隔了几米远的两个少年都在拼命喘气,小贼终于在小哲保证不追的情况下还给他一个拿走了全部现金的钱夹。

    “你这个混蛋……也太狠了……给我留点车钱啊!”

    自以为呐喊着的小哲其实只发出了嘶哑的声音,满身的汗水把他弄的狼狈不堪,看一看现在的时间……已经迟到了,连车钱都不剩的他只好再次拨打另一个混蛋的电话。

    电话彼端传来的声音很奇怪,低沉中带一点沙哑,那个混蛋好像在喘气……难道他也被人抢了?

    “你……又怎么了?我现在……没有空。就这样了……”

    “喂!等等!我没钱了,我要怎么去补习社啊!我现在已经跑到XX街了,好远啊!”

    哇啦直叫的小哲听到那端响起了轻轻的笑声,分辩不出男女,但语调有点怪怪的黏腻和拖曳,随后是洛纵宇不耐烦之中带点压抑感的声音:“别闹了!”

    “喂!我怎么闹了?我的钱被人抢了!”

    “……不是说你……呃……”低呼一声的洛纵宇好像发起了脾气:“滚出去!”

    伴随这句话同时响起的还有“砰”的一声,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被摔了,短暂的嘈杂之后便回复安静,洛纵宇还有些愠怒的声音再次传来:“真的被抢了?没有耍花枪?”

    “你去死!”

    恨恨骂了这一句,小哲就关掉电话,走了一会儿以后才非常无奈的再次开机。那个混蛋果然在拨他的号码,他等电话响了很久才按下接听键。

    “洛纵宇,我告诉你,我最讨厌别人冤枉我。”

    “……行了,知道了。乖乖站在原地别动,我马上来。”

    没有等待太久,小哲又看到了那张车窗内的英俊面孔,看他汗水流了太多而不太适应车内的冷气,洛纵宇只好继续敞着车窗陪他一起耐热。

    戴着墨镜沉着脸色的洛纵宇看起来跟早上很不一样……有点像三流娱乐片上的黑帮大哥。小哲虽然憋了一肚子的气,也忍不住偷笑起来,洛纵宇偏过头冷冷问他:“小鬼……被抢了还这么高兴?”

    “……”翻个白眼没有搭腔,眼神却继续偷瞄姓洛的家伙——头发是乱乱的、衣领是敞开的,上面的两颗扣子都没有扣,真的是越看越像了……咦,有个东西吸引了小哲的注意力,他猛然伸手扒向洛纵宇的胸口。

    “呃——”打方向盘的手也突然乱了分寸,可怜的车子在经历一番惊险表演后堪堪停在路边。

    “呼……吓死我了……果然还在!”

    被吓到的小哲只是拍拍胸口就忘记了刚才在生死边缘,兴趣立刻回到指尖下光滑健美的胸部:“这条龙还在哦,你没有弄掉它?我昨晚怎么没有发现……哦,你穿那种好密实的睡衣,怪家伙……”

    一个人说了好多,小哲的兴奋根本没有传达给被他骚扰的人,洛纵宇面色发青的瞪着正在自己胸口乱摸一通的少年,用很低沉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开口:“放、开、你、的、手!”

    “哦……不是,洛纵宇,我是说你为什么留着这个?它真的好漂亮,好久没有看到它了哦……”

    “该死的小鬼!给我安分一点!”

    这次几乎是在咆哮了,一双有力的大手狠狠抓住另一双指节纤细的手,小哲吃痛的叫了一声,才发现洛纵宇靠得很近的双眼里好像在喷火,连脸上的汗水也滴到他脖子上,惹得他很不舒服的扭动起来。

    “唔……你干吗压住我……热死了……还这么重……”

    “……”没有说话的洛纵宇好像发出了喘息的声音,禁锢住他双手的力道也大到痛得彻骨,几乎痛出眼泪的小哲努力往车窗外面钻,钻了好几下才发现车子旁边居然有了不少的人,大家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直直盯着他们两个,几个年纪稍稍大一点的老伯和婆婆还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他们干吗?”

    看看窗外的众人再看看压住自己的洛纵宇,疑惑不解的小哲睁大了无邪的眼睛,洛纵宇呻吟了一声,还是只有放开他的手,然后火速逃离街头风化案的第一现场。

    “呜……我的手好痛,我的额头也还是肿的……我的鼻子也痛……洛纵宇,我不去补习社了!我要看医生!”

    “住嘴!”

    洛纵宇找了个人不是太多的路口停车,紧皱着眉头从皮夹里拿出现钞扔在了他身上:“自己去上课,我会打电话去问老师你有没有去。待会也自己回家……还有,没事不准给我打电话!”

    “……你干吗?”

    “这里是钥匙,拿好了,不准弄丢。”

    看着那把漂亮的钥匙被粗鲁的塞进自己手心,小哲的整个身体都气得发抖,把钥匙用力甩回洛纵宇的身上,他连声音也发起抖来:“我不要!你把我自己家的给我!神经病!谁想跟你打电话……我只想回家!”

    “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吼完这一句,洛纵宇深深呼吸了一口炎热的空气,换上了一种比较温和的声音跟他讲话:“小哲,我真的有事,你乖一点,拿着钱去买点喜欢的东西……如果你真的不想上课,不上也可以,只要你每天晚上都在家睡觉,跟我一起准时十点钟给他们打个电话,行了吧?”

    “……”努力消化这些不大能听懂的语言,小哲低头想了一会儿才看向洛纵宇:“我要是不回你家睡觉呢?”

    “……也可以。只要你和我一起用我家的那个电话,每晚十点钟打给他们,从今天晚上开始。”

    还是那么的不耐烦,语气中的淡漠与敷衍也更加明显,小哲茫然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无意识的再次开口:“……只要跟你一起打这个电话?我随便干什么都可以?到哪里睡哪里玩都可以?跟什么人一起……都可以?”

    “是的。随便你。”

    “……你之所以要我跟你一起住,就是为了这个电话?”

    “也可以这么说。你已经长大了,也许实话更适合你,其实我一点都不想管你,麻烦得要死。怎么样,自由了,你高兴了吧?”

    “……当然,你早说嘛!万岁!我自由了!我现在就要去找同学玩,先走了!”

    以飞快的速度下车并跑向街的另一边,没有回头的小哲听到洛纵宇在身后交待:“记住早点回来打电话!”

    “嗯!知道了!”

    尽管嘴里正在轻快的回答,眼睛里却有什么东西被地心引力吸落下来,就让这奇怪的液体被夏日炎热的空气赶快挥发掉吧,无论怎样也不能让已经十七岁的自己又一次成为笑话。烈日下紧咬住嘴唇的少年如此想着,用力加快了自己奔跑的步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