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二天一大早,睡得不怎么好的小哲就在被窝里生起闷气——洛纵宇心情好不好关他什么事?那个家伙居然嘲笑自己曾经为他哭过,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打入十八层地狱。自己真是头壳坏掉了,还傻呆呆的发起楞来,然后乖乖洗澡上床也没有再跟他吵。

    ……好,不跟他吵,吵架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要讲策略的让他放自己回家……最好把爸妈留下的钱和钥匙也都还来。

    小哲,快点起床。我送你去补习社。”

    “……”

    故意装睡而拒绝起床其实算不上什么好点子……小哲正在这么想的时候,身上盖着的薄毯就被很一只手臂很果断的拉掉了:“快点,我没有时间,我送完你还要去公司。”

    “……”即使不是好点子,小哲也硬着头皮稍稍坚持,但不过几分钟就缴械投降。从床上一而起的他怒视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你干吗关掉冷气……还打开窗子,好热!”

    小哲的张牙舞爪只换来男人的一瞥:“零花钱……”

    “……”

    不跟他吵……不跟他吵……说真的也没有多热,但小哲感觉头上想要冒烟。三下两下处理完自己的清洁问题,飞奔回自己房间的他边换衣服边翻着小小的白眼。

    “……你干吗?”察觉到身边那道视线蛮有点诡异,小哲扭过头瞪向双眼微眯的男人。

    “以后换衣服记住关门。”语调平板的说完这句话,洛纵宇就转身走掉了,临走时还不忘记顺手带紧了房间的大门。

    “……神经病!”摸不着头脑的小哲更卖力的翻着白眼,过了两秒才恍然大悟:“王八蛋!热死了!奸险小人洛纵宇!”

    经过昨晚到今早的经历,他不用再求证就可以很清楚的确定——所谓的大人洛纵宇就是传说中那种集虚伪、冷血、狡诈于一身的变态西装男。一想到还要跟这种东西相处整整两个月,他就禁不住全身恶寒,反正那个混蛋也只把自己当一个麻烦,应该用不了太多功夫就可以甩掉,或者直接说清楚一起说谎骗老爸老妈他们好了……对,就这么办。

    “洛纵宇,我很认真的有事跟你说……”

    “哦?说。”

    “把我的钥匙和钱拿来,我不用你管。我们跟爸妈他们讲我们住在一起就好了……”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你!”深呼吸一口空气以后继续开口:“你也省掉麻烦嘛,虚伪的大人!其实你很讨厌我吧?你也想赶我走吧?那我们合作,我保证不会在洛叔他们面前讲你的坏话。”

    “免谈。你还没有成年,出事了怎么办?”

    “那个……我已经十七岁了,我是个男人!……如果在古代的话,我都已经做爸爸了!”

    停顿住脚步转头看向小哲,那张线条鲜明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个比较灵活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眼神像是嘲讽又像是忍俊不禁,半弯的嘴角吐出低低的两个字:“……小鬼。”

    “你!我哪里比你小了!”

    又听到这种极具“侮辱”性的评价,小哲怒视着对方昂首挺胸,这样用力的动作却只换来对方居高临下的俯视。气势无言中弱了一大截的他立刻闭嘴,甩开身后的家伙快步走出电梯,抓住书包的手指都捏紧得格格作响了,只想赶快离开这栋该死的大厦。

    悠然的语声从后面接近:“小鬼,小心……”

    “哼!”

    还是忍不住回头表示蔑视的小哲完全忽视那句话的内容,紧接在“哼”声之后是同时响起的“哇!”和“砰!”……于是在这个美好的夏日清晨,十七岁的美少年沈哲经历了人生的一次小小挫折。

    “……没事吧?”

    整个瘫掉的身体被一股大力从地上揪起来,脑袋还在打转的小哲过了好半天才勉强回过神:“呜……小人……你……陷害我……”

    “我说了‘小心’。”

    “……我好晕……我可不可以……不去……补习社……”

    “免谈。”

    仍然严肃的声音让小哲更加感到挫败,拼命睁大眼睛的他恨恨看向近在咫尺的面孔,奇怪……冷血怪物好像在笑,还笑的有一点奸诈,虽然这种奸诈的笑容确实很有点那个……帅。

    “你……是不是……在笑?混蛋……又笑我……”

    眼前的笑容渐渐清晰,小哲恨不得伸出拳头打爆这张自以为很帅的脸,但刚刚才动一下手指,一阵好听的铃声就响了起来,被扶起的身体顷刻间又被甩在地上。

    “干爹,什么事……下棋?呵呵……我待会就来……嗯,还好,您有空就来看看,呵呵,好……”

    打着电话的洛纵宇也在笑,只是笑的很恶心……小哲沉默的看着把他扔在了地上的男人,自己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大门。

    只走了一小段路,洛纵宇就架着那辆拉风的新车追上来,摇下车窗的他有点不耐的叫:“小哲……上车!”

    “……你滚开。我不上什么补习班,也不到你那里住,等他们回来我再跟你一起去接机就行了!”

    “小哲……”

    “你讨厌我我也讨厌你,我干吗要上你的车?”

    “喂……”

    “你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为什么还要回来……我一点都不稀罕,我的朋友多的是……我到他们那里去住……”

    “……站住!”

    喃喃自语的小哲被一个高大的身型挡住去路,用一只手就能抓住他的洛纵宇腾出另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巴,不止额头红了一大块、鼻子有点肿、连眼睛也有点发红的少年的确很狼狈,却还是用凶恶的目光回敬对方,并充满敌意的打掉自己下巴上的那只手:“你干吗?”

    “别闹了,上车。”

    “不!”

    “……你到底在闹什么?就像你说的,你已经长大了,懂事点。”

    “我还要怎么跟你说?我不愿意住在你家里!我根本就不想看到你!”

    “……”

    干脆选择缄默的男人只花了几秒就把小哲拖进车子里,那股蛮力大得让小哲痛叫了一声,只是一个起身的时间,车门和车窗都被紧紧的关上,男人用极端逼近的距离瞪视住震惊中的少年。

    “……你……你想干什么?开门放我下去!”

    “……小鬼,你还想我像以前那样来哄你?省省你的撒娇,我不吃这一套。”

    “……你胡说!王八蛋!”

    有些尖锐的嗓音被另一个冷酷的声音盖住,舞动的四肢也被压制到动弹不得:“听着,我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我父母回来之前,你最好不要惹烦我,否则别怪我不念在两家的交情……我最讨厌在我面前唧唧歪歪的小麻雀。”

    “……你说什么?你说我是……是小……”

    “你不承认自己是小孩子,OK,我们用大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你需要一个哥哥,我给你,只要你不惹我生气。我父母那么喜欢你,就算我叫你弟弟也没有关系,你把他们哄得更开心,我还可以对你更好,但是别想跟我撒娇,这种把戏我已经腻透了。”

    “……”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小哲只是直直瞪视着身边的男人。

    “这样吧,你想要什么东西?我知道你很在意我以前没有做到的事情,现在我什么都可以补给你,只要你乖乖的别烦我,甚至以后我也可以对你不错。”

    “原来……你一直都记得……”

    冷冷说出这句话的小哲只是用很小的声音自言自语,身边的男人却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你还是可以叫我‘宇哥’,我记得你叫的很甜。那个时候你好哄的很,只要给你买一盒冰淇淋就高兴得鬼叫个不停……现在怎么变得这么难搞了,嗯?”

    “我已经十七岁了……”

    “哦……叛逆期?”

    “……”

    车子在街道上从容的行驶,小哲的心里面却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又像被冰水浇了一头……那个混蛋,一直都记得,只是故意不理自己,现在还说了那么大一堆难听的话。

    明明已经不在意的事,又不争气的想哭,

    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这样的被人踩低过。鬼才想叫那个混蛋‘宇哥’,过去跟在他屁股后面叫着‘宇哥’的自己原来一直被他当作笑话。

    想起童年的自己曾经流过的那些眼泪,还有望长脖子等待信件的丑态,就会再一次发现自己到底有多么可笑,那时的混蛋洛纵宇一定在哪里风流快活或者吃着大餐;更可恨的是自己居然向星星许过那么多愿望,也许他的回来应该怪自己……童年的快乐就埋在沙滩里好了,回忆起来虽然有点遗憾也还算美好,为什么到了今天……还要被身边的这个坏蛋全部都破坏掉。

    “洛纵宇……”

    “嗯?”

    “有什么办法能够再也不见到你?”

    “……好像没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