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并没有花费太多心思猜测现在的洛纵宇到底是什么样子,但钟哲见到他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跟那天想的其实也差不了太多,眼前的男人确实西装革履,手里也确实拿着一个皮包,但英俊的面孔和挺拔的身型绝对比街上任何一个同等打扮的大人帅多了。尤其当那双锐利的眼神注视某个人的时候,就像能透过那个人的眼睛看到脑袋里去;而如果只是漫不经心的扫过一眼,又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让被他双眼扫过的那个人不由自主低下头。

    钟哲很不幸运的占全了这两种极端的体验,提着行李走下楼的他一眼就看到了洛纵宇。虽然头发已经剪得很短,那一身成熟的气质也跟从前大不一样,但他还是立刻认出了这个刚从车里出来的男人。洛纵宇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只是淡淡的扫视就移开了目光,直到看见了随后出来的两对夫妻才把眼神转回到他的身上。

    被这个人注视的感觉就像被什么东西穿透了一样,小哲也一动不动的站在当地,背脊上悄悄窜起一阵凉意,洛纵宇保持了好几秒的面无表情才对他露出无害的微笑:“……小哲?”

    “……嗯。”

    钟哲略带窘迫的低下了自己的头,眼前这个男人的笑容应该亲切但又觉得模糊,幸好身后的四个家伙及时解除了他的尴尬,大呼小叫的吩咐两个儿子抓紧时间。

    毫无疑问,他在车里的座位也被安排到驾驶座的旁边。很想表现的像个大人一样镇定,但刚才感受到的冲击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身边这个专心开车的家伙跟记忆中的宇哥实在划不上等号,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偷偷瞄了过去:修剪得很整齐的短短的指甲、抓着方向盘的手看起来异常沉稳有力、衣服上没有一点折痕、脚上的皮鞋也是埕亮埕亮的。

    果然是个大人了啊……小哲又用眼角的余光审视那张正朝前方的面孔,正在把那张脸跟记忆中的宇哥努力重叠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温和的响了起来。

    “小哲今年也有十七岁了吧?”

    “啊?嗯。”有点吓到的小哲赶紧移开目光看向窗外。

    “听他们讲,你成绩好像还不错。”

    “……马马虎虎,都能及格而已。”如果是当初的宇哥,绝对不会问到这种问题……说起学业实在没有高中生会喜欢,小哲不免有点无聊起来。

    “嗯,那加油吧。你今天开始就去我那里。”

    “哦……”

    这些堪称无趣的对话很快就把小哲的好奇心消耗掉了,接下来的时间他再没有瞄向身边,而是努力发掘自己有限的耐性来对付那个大人洛纵宇。一定是记忆留下来的错觉,他的宇哥真的没有了,早就随着九岁那一年铺天盖地的眼泪一起挂掉,而且被时光愈合得毫无痕迹。先前那种感觉也完全是因为陌生,或者只是被那张出色的脸欺骗了吧。

    现在坐在他身边的家伙,其实一点也不醒目,顶多是长得好看一点,其他都跟父母差不多。只会问他喜欢什么、爱吃什么、注意营养、适量运动,还要用心学习、争取升学、将来怎么怎么样……后面的小哲已经没有在听,睡神总算讲义气的降临到他的身上……阿门。

    等他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机场了,陪那四个家伙在众目睽睽下上演了一场生离死别,简直觉得自己的神经都变粗了几倍。洛纵宇也对那种场面蛮配合的,一直保持微笑轻声劝慰,拉开眼泪汪汪的自家父母时,还得不断向小哲的父母拍着胸膛保证……最后的最后,小哲看着那几个依依不舍的背影松了好长的一口气,身边传来简短而疲惫的两个字:“走吧。”

    真的就那么离开了自己的家,车子直接开进一个繁华的街区。两个人一路都没有再开口讲话,洛纵宇的健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还比较好……小哲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学会敷衍虽然是很早以前的事了,运用得太多还是会非常不爽。

    进了门才有一些不得不说的话,小哲主动问了自己的房间在哪,洛纵宇带他坐上客房里的那张大床以后,才进去自己房间拿衣服洗澡。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的响着,十分无聊的小哲只好收拾自己带来的东西,等衣服收完了,他又百无聊赖的拉开床头柜,正想找点事做的他立刻看到了一样东西,那个东西应该叫做……安全套?

    拿在手里仔细研究了一番,虽然没有勇气撕开,也大概知道它的用途……自己什么时候才用得上这种东西呢?十七岁的小哲为此向往困惑,一想到洛纵宇那个家伙……他的女朋友来了也只睡客房吗?

    窥探到他人隐私的感觉还蛮兴奋的,小哲兴致勃勃的继续翻看被褥和枕头。果然……枕头下面也有未开封的同样的东西,跟外面抽屉里的那个还不同牌子……只看一下下就好了,小哲终于撕开了这个包装更加漂亮的小塑料袋。

    “……你在干什么?”

    平板而无温度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小哲下意识的往身后一藏,但马上他就带着一点刺探和挑衅把那个安全套拿到面前,脸上却泛起微微的红晕:“我在看这个。这是你的?”

    “这个不是你玩的,给我。”

    几乎是有些冷酷的表情,换上了睡衣的男人走近了坐在床边的少年,公式化的安抚显得毫无诚意:“乖,快点去洗澡了睡觉,我明天还要带你去补习班。”

    “……我不是小孩子!”

    满心的好奇在男人不耐烦的口吻中飞得一干二净,想要善意“讨教”某些问题的小哲突然生起了气。十七岁少年特有的、对于年龄的敏感更让他竖起了全身的汗毛,这个大人明明就在这张床上跟人嘿咻过,还一本正经用教训的口吻跟他讲话,一种敌意夹杂着愤怒的情绪使他瞪大了眼睛。

    “我很忙,少给我添麻烦。”

    已经触到他双手的男人开始抢夺那个被他认知为“罪状”的东西,语气中又增加了几分不耐,小哲拼命把那个东西藏到身体后面,男人的力气却要比他大得多。

    没有过太久的时间,小哲被牢牢的压在了下面,还在努力扭动的他忍不住张大嘴呼吸稀薄的空气,相对而言只是轻喘了几下的男人皱着眉头注视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得出一个冷淡的结论:“你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放开我!”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点都不愿意听这个男人提到以前的事,更不愿意被这种冷淡又陌生的语气说出来,这个男人……跟他的宇哥没有任何关系,有什么资格评论他的现在?

    “早点洗澡了睡觉,我没有心情陪你耗。”

    保持着该死的冷漠,男人放开了他的手,小哲却用力抓住了他的衣领:“你觉得我是麻烦?那又为什么带我来?我一点都不稀罕到你这里来住!”

    男人沉着脸拉下他的手,用力到让他觉得很痛:“因为……我父母拜托我照顾邻居的小孩子。他们还说这个小孩子在我当年走了以后哭得要死,所以我必须对他好一点。”

    “……我没有!混蛋!我不要跟你住!我现在就回去!”

    似乎有某个遥远的伤口被卑鄙的魔咒捅了一刀,小哲一边强忍眼睛里湿润的感觉一边大叫起来,乱挥的双手极力想推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这个大人讨厌到他没有办法忍受,连过去曾经一心守护的记忆也被拿来取笑,本来还在想即使无聊也可以平静的过完这个暑假,弄了半天是自己没有搞清状况……在老人面前对他的亲切也都是装出来的吧,一想到这种虚伪就呆不下去了,比起被一个烂人讨厌和敷衍,他情愿跟整天想着泡美眉的同学甲乙丙呆在一起。

    “你不能走,我答应过他们照顾你到开学。只要你听话一点就没有问题,我也不会故意虐待你。”还是那么冷漠的表情和语气,就好像对待已经失宠的小狗,小哲怒睁的双眼只换来再次皱眉:“好了,接下来我要告诉你注意事项。”

    “我不……”

    “第一,早睡早起,每天都要去上课,如果不去就扣掉早餐钱。”

    “混蛋!放开我!”

    “第二,我不在家或我在工作的时候不准乱跑,也不准带其他人回来。”

    “我要回去!”

    “第三,不管我带什么人回来,都不准干涉和插嘴,乖乖待在你自己的房间里……暂时就这么多……”

    “王八蛋!洛纵宇!”

    “第四,不准骂人不准顶嘴,就像现在这样。如果你做不到,我就会惩罚你。”

    “你放屁!你敢对我做什么!”

    “我什么别的也不做,打越洋电话告诉你爸妈你不肯上学而已。”

    “卑鄙!你以前……”

    “我以前?呵呵……”洛纵宇轻轻的冷笑起来:“我以前是个笨蛋。”

    就是这个冷笑,让小哲停止了怒骂和挣扎而突然安静下来……这么近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他不得不想起宇哥也这样笑过,每次这样笑的时候,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很不开心的事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