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朦朦胧胧之中,他意识未泯,竟似看到了阿昭从牢室外飞奔而入,虽不知是幻觉还是现世,他仍是挣扎著努力睁大双眼──流著泪的阿昭扑过来将他牢牢抱在怀里,无论怀抱和眼泪都是那般温暖逼真。

    他似乎听到阿昭在说话:「关哥哥……你先走一步,阿昭随后就来,若是有个女人给你喝汤,千万记得不要喝,记住啊!」

    他对著阿昭笑笑,用尽全身之力摇了摇头:「阿昭……答应我,别随我来,我们下辈子再到一起吧……下辈子你别再生在皇家。」

    立在阿昭身边的,似乎还有几个人,赵家的那位少爷、杜公子、太子殿下……还有一位穿著明黄色衣袍的老人。听到他说了这句话,那几人的面色都极为古怪,有欣慰的、有失望的……还有高兴得笑出声的。

    他的阿昭哭著怒为那个笑出声的杜公子,赵少爷却在旁边唧唧喳喳说著话,但他已经听不清了……他眼前渐渐发黑,终于无力地闭上了眼,什么也不知道了。

    两日之后,京城中发生了一件大事:那被封的关府竟然由朝廷下旨揭了封条,关家的连锁商号也都解封重开了。

    小道消息传言,是因那十二殿下为了相助皇兄彻察关家,不惜隐瞒身份与那关大少私下结识,经过一番里里外外的细查,查明了关家并无私通外敌之事,加之朝中德高望重的赵大人也为关家上折作保,才免了关家这场天大的祸事。皇上还御笔亲提,赐了关家一块「童叟无欺」的牌匾,关家这一遭可算是皇恩浩荡,因祸得福了,以后再做起生意更是路路畅通、人人给面。

    至于那被投进天牢的关大少,倒不知身在何处,关家一众老小问起衙门里,居然人人都说不知。关府的老管家也曾亲自去天牢询问,回府之后只说人家苦著脸什么也不说,把一张嘴闭得紧紧的,问多几次,才伸出手来指指天上,之后再问也没有任何响应,教老管家摸不著半点头脑。有那聪明些的,揣测道莫非是皇上有旨不准开口?

    此事确是上面下了旨封口的,任何人不得妄言关大少的去处。天牢里人人皆见,关大少是被皇上带的人横著抬出去的,抬出去时出气多、入气少,眼见是活不成了的。事关皇家声誉,也怪不得皇上和太子都三令五申的传了口谕下来:若有任何人泄漏关大少的行踪,即刻就地正法!

    只有宫里的奴才们知道,皇上和太子心情诡异得很,自从三日前带了十二殿下回宫开始,他们就是时怒时喜、天威难测,比从前难伺候了许多。

    众人私下揣测,是因为被带回宫里的多了一人,这人此时不但身在皇宫,而且还是在十二殿下的床上。那人抬进皇宫时似是身患重病,却又未见太医前去诊治,唯有十二殿下每日里衣不解带,亲自伺候那人喝药洗澡,过得几日那人便好得活蹦乱跳了。

    那人也著实胆大包天,竟对这等折福的殊荣安然受之,更奇的是皇上和太子居然对此装聋作哑,连著好几日不去十二殿下的宫里,由著十二殿下任性胡为。

    皇上和太子宠著十二殿下是一回事,待奴才们如何又是另一回事,心里头憋著气,铁定是时不时要出在奴才们身上,一众宫女太监这几日都受够了惊吓,不约而同痛恨起那个躺在十二殿下宫里的人。

    此人身份其实也不难猜,除了十二殿下最爱的心上人,还能有哪个让他这般乐滋滋的亲自伺候?躺在他床上的正是他的宝贝亲亲关大少了。

    关大少那日与太子当面对阵,原本也存著赌上一把的心思,直到最后服下那毒药时,才以为他命已休了,却原来只是皇上和太子间打了一个大赌,他服下的虽是剧毒之药,那解药倒也是有的,事后服了解药,躺在床上修养两天便能回复元气。

    他自己赌了那么大一把不说,连他的性命都成了人家的赌注,好在皇上、赵大人、赵少爷、杜公子都很给面子的投了他赢这一把,唯一赌他输的,只不过是太子一人。

    皇帝陛下向来最宠幼子,朱正昭出宫之后他早已开始过问此事。他们四人被太子下令关进天牢当晚,老皇帝便派人找来了赵思齐与杜剑横问清情由,两人自然是死命为关大少求情,赵思齐还不惜说出自身通往之事,添油加醋的描述男男之情如何暴烈难解,老皇帝听得心中大惊,也怪自己太宠幼子才致使其这般离经叛道,接著又召来了赵爱卿密谈一宿。

    赵大人也是过来人,尴尴尬尬的承认了爱子果然曾经为了情人做过那般傻事,这男子之间的浓情烈爱,丝毫不比男女间的缠绵悱恻逊色,若一个不好,便要落得双双殉情的下场。皇帝陛下甚为信任这位赵爱卿,听他如此一说,越发的担忧起来,自己这个幼子牵扯上龙阳断袖的情事虽然不甚光彩,比起失了性命总是好些的,只要那关大少并无如太子所言,犯下甚么通敌叛国的罪行,他这个心仁的皇帝、阿昭的亲爹自然可以松口。

    那几日里,皇帝陛下总算像个真正的皇帝般威严处事,召来无数相关人等盘问那关大少的所为。耳中所闻,皆是没查到什么名堂,关家也就是银子多了些、生意大了些、时不时隐著身份做些善举而已,要说罪状,又哪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罪状,若真把那关大少一刀两段,民间定要流传些不好听的话出来。

    太子忧虑之事他也心知,他这个第二代皇帝因御下过仁而废了重典,举国上下贪风日盛,国库极为空虚,那关家如此财力丰厚,只怕比他本朝的国库还富,抄了关家即可先发制人,少个日后的心头大患,亦能大大的充实国库,可不正是一箭双雕吗?因此对这关大少……无非是「杀」或「擒」两条路子。眼下阿昭把那关大少爱进了心坎里,只要任何人对其不利,说不得就像赵卿家所言般闹个一拍两散,要说那个「擒」字,抄罚家产也是擒,那还得爱财不爱命的关大少肯让朝廷去抄,阿昭跟他这般胡天胡地的搅在一起,勉强也算得应了那个「擒」字,若那关大少对阿昭确是真心,朝廷花他关家的银子就是天经地义,还少了那等「朝廷霸占民家家财」的不体面。

    想了再想,他终于与赵大人召来太子一起共商,父子间争辩许久都不得结果,太子主「杀」,他却主「放」,最后只得设了这个赌局,赢的那一方才可决断,赌注便是那姓关的是否对阿昭真心。

    这赌法还是赵大人想的,道是此法定能测出那姓关的对十二殿下真心几何。若不肯与十二殿下分开就赐他一条死路,他选择求饶的话,便是对十二殿下半分真心也无;若是情愿受死也不肯与十二殿下分离,那便是有了九分真心;若是情愿受死,还想保住十二殿下的命,不忍带著情人与自己共赴黄泉,那便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这位关大少想必是十分真心了,无论于十二殿下的私情或者皇上的万里江山都是大大有利,此人非但不会判国,只怕还会顷力相助于皇家。

    这赌法一说出来,皇上欣然允之,太子虽然不甚满意,也只能暗自佩服赵大人的智计很是了得──能说服皇上接受此计,已是赵大人深谙圣意的为官之道,他便算是太子,也毕竟未曾登基,父皇才是那个真正握著决断之权的万万岁。

    这赌局一设,本就身在局中的赵少爷和杜大侠也投了赌注,他们四人都站在关大少那方,直把个太子气得暗地吐血。

    说是心中期盼那姓关的对皇弟并非真心却也不对,他身为人兄,皇弟既然倾心于此人,此人待皇弟也真心自然好过虚情假意。

    总之他这个太子为此事著实劳力伤神,心中把那姓关的贱民恨得是一头的包,在天牢中所说的言语,也有大半都是心底的真话──

    他朱家最小的皇子,他朱正曜的胞弟,那贱民竟敢染指,只取其一倏性命,都已经赚了,何况还不一定取得成。

    自小长到大,太子殿下未曾如此恼怒郁闷,那姓关的也当真不负众望,十分漂亮的赢了那个赌局。

    听得那贱民说出那番「遗言」之时,他便知此人待十二确是真心真意了,再不甘心也只得认了这个「输」字。不甘之余,他还生出几分怅惘:自己身为太子,早早便大婚了,正妃侧妃娶了一堆,有没有一个待自己如此情意深重?若他不是太子,这世间又有没有一个人能对他这般倾心相爱呢?

    糊里胡涂做了这么个便宜的「大舅子」,他口中自然是永不会承认的,心中则无可奈何,只能暗自狠狠咬牙──

    那姓关的爱财如命,他就以此整治那吝啬贪财的贱民,三天一小敲、五天一大敲,敲得那贱民呜呼哀哉、肉痛万分,除了可充实日益空虚的国库之外,也算是出了一口心底的恶气。

    父皇说得好,「天经地义」,姓关的一无是处,唯有银子多多,真不知十二迷著他哪处了,既然非要与他一起,哼哼,十二这个皇子也得为国出力,拿情人的银子来充实自家国库,可不正是分内之事……天经地义!

    太子在这厢为日后筹谋划策,那厢的关大少身在熟气腾腾的浴桶内与情人软语斯磨。

    阿昭服侍得甚为周到,拿那双白白嫩嫩的小手为他在肩上按摩,一张小嘴在他耳边轻声取笑道:「关哥哥,你这次可是大大肉痛了吧?你这般小气的人……却做了这么大一笔赔本生意,日后要花这么多的银子,我都要为你心疼呢!」

    关大少闭著眼微笑以对:「傻阿昭,我可没赔本啊……银子虽好,哪里妙得过两情相悦?有道是『只羡鸳鸯不羡仙』,我现下比神仙还快活呢!我关家收藏宝物虽多,唯有阿昭是活生生的无价之宝,我赢了你,散尽家财也是甘愿,关家的列祖列宗也不会怪我……呵呵,我关天富可算是做了皇上的女婿,本朝的国舅爷,足以光宗耀祖了……」

    阿昭羞红一张脸打他:「闭嘴!什么『女婿』、『国舅』的,你何时变得这么不正经?哼……你根本就是个假正经,那日起我便知道了……每次吃亏受苦的都是我!你这个不正经、假老实,什么时候让我也……」

    关大少脸色一变,赶紧回过身来以热情的一吻堵住他唧唧喳喳的小嘴,直把怀里的阿昭亲得昏天暗地、神思不属,那满腹的委屈也不知飞到了何处。

    ****

    论起纸上谈兵,自然是阿昭厉害,论起真刀真枪,关大少却是天赋异秉的,此前他未曾发觉,自己竟是浪费了如许大好年华,近日才知身为一个年轻男子,最最要紧便是与情人共度房中之乐,呵呵,果然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哪!再要他如从前般日日夜夜独守著账本过日子,他可是想都不愿去想了。

    哦,这个月十五,他会记得准时给祖宗上香,向关家列祖列宗禀明下一任当家已经前去接任的事情,也顺便提一提他已经找到了祖训中所示之「真心挚爱、不拘一格」、值得相守一世的情人。

    嘿嘿,他关家第一代先祖就是个为了情人离经叛道、破出佛门的和尚,对后世儿孙自然不会横加约束,反倒鼓励他们「不拘一格」,唯求能找到真心挚爱而已。

    关家世世代代都出了些「不拘一格」的情事,他关天富自己的母亲,便是个出身街头的乞女,因此与父规成婚之后,对那相助弱者的善行善举比任何人都尽心尽力,这才落得心力交瘁、早早而亡,父貌与她情深意重,母亲去了几月,父亲也随著母亲郁郁而终,他虽少年时便接了一身重担,却从来没有怪过父母。

    情之所钟,正是不拘一格,可生死相随亦可江湖相忘。他待阿昭,是选了后者;阿昭待他,却是选了前者,阿昭比他年轻甚多,自然追寻那生死追随的浓情蜜意,他年纪也不算顶大,只是早经沧桑,看得开些也属平常。

    若真要分谁爱得深些、谁又爱得浅些,原是十分无谓之事,真能分得出盈亏的,只有实实在在的每笔生意,关家自他接掌而来,还是没做一笔赔本生意……想到太子殿下那张怒气冲天的面孔,他脸上慢慢浮现神秘的微笑。

    「爹、娘,你们在那边也为天富高兴吧?天富自接了祖业,事事依照家规而为,日后行事也必再接再厉,誓不忤逆先祖遗训──每逢天灾大难之时,关家必不吝于散财赈灾救助百姓,若有外敌侵扰边关,关家也必将为国出力,承担抵抗外敌之军备粮草……你们放心吧,天富的算盘从不会打错一个子儿,身为关家的当家人,即使与皇上做生意也不会亏本!呵呵……」

    《全书完》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