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三个多月以前莫非也曾经站在这里,心态和即将面对的事情却完全不同。

    同样做了一个深呼吸,莫非为自己鼓劲:告诉他,你爱他,千万不要胆怯,就算是输也要得到一个真正的答案,不要输得不清不楚,认真的告诉他,只问他到底爱还是不爱,很简单的答案,是或者非,然后……可以让自己选择继续或结束。

    对自己说了那么多,手却不能停止颤抖,在衣兜里翻出那串才熟悉了没多久的钥匙,轻轻打开大门,等着他的会是什么呢?一段真正的开始或者一个告别的仪式?

    楼下没有人,穆野肯定在卧室,莫非慢慢走上楼梯,心跳得好快,他会怎么说?是大笑还是接纳?最坏的可能是毫不留情的嘲讽,毕竟被一个大过自己五、六岁的同性表白实在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无论怎样,莫非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不在一起,那就分开,免得象小女孩一般患得患失,那更让人受不了。

    但是,饶他设想过好多见面的情形,就是没有想到目前这种,他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卧室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他浑身发凉的推开了那扇并没有关死的房门。

    那张熟悉的大床上,一个背对着他的女人趴在穆野的身上,手口并用的爱抚穆野身上那个最中心的男性部分,穆野满头都是汗,嘴里还在小声咒骂:“该死……”

    这一刹那穆野看见了他,脸上的表情不是愧疚,竟然是高兴,莫非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什么都不用说了,穆野……完完全全不在乎他!

    喉头咕咙了一声,却说不出任何话语,莫非忍着眼泪转身就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看到这种事,什么都清楚了吧,省省你的表白吧,你还想干什么?还能干什么?除了逃走,什么都不能做了,也不用做了……

    莫非的脚步凌乱而急促,下楼转弯时差点跌倒,可他还是没停下,一直跑出去,这个地方,他但愿从未来过、以后也不会再来。

    还在房里的穆野又咒骂了一声,给了那个花钱召来的“高手”正常的费用把她打发走,穿好裤子就跟着追了出去,非的脸色好难看,让人心里发怵,甚至隐隐有这样的预感:如果这次追不到,非就再也不会理自己了。

    飞快追逐的穆野在大门外几十米的地方抓住了莫非,周围都是独门独户的小别墅,倒也没人看见,穆野任由莫非拼命的挣扎:“放开我!你放手!”

    “我不放!”穆野说着任性的话,把莫非扛起来放在肩上就往回走,莫非一边叫,一边哭,可是没有人会施以援手。所以,穆野很顺利的一直把他扛回楼上,而且放在那张刚被别人躺过的床上。

    感情洁僻非常严重的莫非伤心得快休克了,穆野他还想干什么?我玩不起,不玩了也不行?他到底想怎么样?躺在这里让自己做呕,这张床以前被多少人躺过?以后还会有多少人来躺?

    可就连伤感的机会也被很快剥夺,穆野故伎重施的开始爱抚他的身体,那可恶的、淫荡的身体居然在这种心情下也有反应,莫非从来没觉得这么凄惨过。随着穆野行动的加温,他痛哭着呻吟,每一处敏感的知觉混合着极端厌恨的心态,反而引起更强烈的刺激,穆野的动作如同情绪焦躁的小兽,早已谈不上温柔体贴,莫非比平常更激烈的反应使他情欲勃发,试过几个人、用了各种方法都不行的部位几乎立刻有了状态,他迫不及待的分开那双纤长的腿,向享受过无数次的天堂侵入,一个意念清晰的浮上脑际:“原来,我不是有病,只是非他不可。”

    凶猛的碰撞中两人都不断低声呻吟,不知是赞美还是哭泣;短暂分开、随即紧紧镶嵌在一起的肉体之间也演奏着特有的旋律,交织出的整体气氛即暴力、又充满激情,莫非已经失去了理智,嘴里发出的音节毫无意义,他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仿佛整个生命在狭小的空间中将要燃烧殆尽,太可怕了……

    这一天的欢爱好漫长,穆野也跟平常不同,要了一次又一次,好像永远不够,他在害怕,却不知怕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比往日更任性的把莫非牢牢禁锢在自己的怀抱里,一刻也不愿放开。

    直到深夜,穆野才抱着全身都象散了架的莫非洗了澡,之后又回到床上。

    莫非嘶哑着嗓子有气无力的骂他:“野兽……”

    穆野其实也已经累得快瘫痪,但说话的力气还是大大的有:“野兽就野兽,做野兽有什么不好?人就是喜欢多愁善感,烦死了。”

    “你从来……都不管别人怎么想……”

    “……你是说我不管你的想法吗?……非,我怎么能知道你的想法?就算你对我说了,也不一定是真的……你嘴上老说不要,可还是很想要我……”

    “我不是……说这个……”

    穆野轻笑:“抱在怀里才最真实吧?我一直都这么想,小的时候……爸妈老说多爱我,可从来都不陪我,所以……只有抱着的东西才是真的啊。”

    “你……寂寞?”

    “不,我总是能找到抱着的东西和……抱着的人,这样就好了。”

    莫非沉默了很久,才又对穆野说话:“……我……很痛苦……”

    穆野紧抱住他:“为什么?我不懂,刚才非也很有感觉啊。”

    滚烫的眼泪又慢慢滑落:“我……再这么下去,会疯的,你知不知道?”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头枕着宽阔而熟悉的胸膛,这幅胸膛的主人却只是个怕黑的、还不懂爱情的小孩,这才是我的悲哀,莫非平静的想着,说出了心底的话:“我喜欢上你了,爱上你了,就是这样。”

    “这样很好啊,就是你也要我的意思,非为什么发愁呢?”

    莫非无声的嘲笑自己,以诱哄的口气对穆野提出要求:“野,可不可以对我说一句‘我爱你’?”

    穆野看着莫非闪亮的眼睛,嘴巴动了动:“我……我……我……”脸上一阵发热,穆野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好丢脸!“我”了半天,他一个翻身,头朝床里闷闷的发声:“我要睡觉了。”

    莫非睁大疲倦的双眼看着天花板,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心里只剩下一个决定,一个虽然痛苦,却不得不做的决定。泪,再次缓缓流淌,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他不爱我,他从来没爱过任何人,他是无邪的天使,不懂凡俗人世的挣扎与情伤,可是我不行。他对我的诱惑全属无意,有罪的原来是我,原来是我……再没有比我更可笑的人了,也罢,我本来就是个没用的人,读了那么多书,却什么都不会,还被一个小男孩迷得晕头转向,我怎么去教别人?我能教别人什么?

    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奥古斯汀?笛卡尔?洛克?马克思?萨特?所有复杂的争论都不能拯救我,我学那么多干什么?人生最基本的问题都搞不清楚的我,有什么资格为学生指点人生?

    哈哈……不如……都算了吧,上帝早就在笑我,这不是哲学最荒谬的地方吗?穆野才是上帝宠爱的孩子,什么深度、爱情、付出都不需要,要的只是一个拥抱。直接、简单,就象那个词:SEX,可惜我这辈子不能了,我注定是又保守又老土的莫非,所以……我只能走开,走得痛快一点,也算潇洒了一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