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次日清晨七点四十五分,两个人同时睁开了眼睛,由于受到莫非每天“按时起床”的调教,穆野已经养成了一到时间就自动苏醒的生理习惯。

    两人很自然的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之后意识才慢慢回到脑际。莫非移动了一下身体,腰部和大腿都酸疼虚软,想起昨夜的自己展现了前所未有的放浪,但现在他居然没有脸红,只是感到疲累与悲哀,还是……完全无法抗拒,这个没骨气的身体,它的主人好像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他无奈的看着身畔的穆野,这家伙一脸甜蜜的冲着他傻笑,用那把清朗磁性的声音对他撒娇:

    “非,你昨天晚上真好,迷死我了。”

    莫非不知道该说什么,还能说得出什么,这样的自己还离得开吗?

    “非,我们一起回去啦,你这张床好小,睡得我腰酸背痛。”穆野黏在莫非的身上,闻著那种一直都不散的体香,嘴里继续说著对从前的他而言算是很恶心的话。

    莫非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勉强平静的说出一句:“我不去,你走吧。”

    “不要生气了嘛,非,你也想要我的,为什么不跟我回去呢?”

    莫非又沉默了好久,方说出第二句话:“你……到底懂不懂,世界上有比SEX更重要的事?”

    穆野想了想,笑着回答:“我知道了,当然有啊……”

    莫非看着那双坦荡的眼睛,心底波涛起伏,如果……可以真正的沟通一次,让穆野真正的懂他,就算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也可以容许自己多留恋一些日子。只要……从那张嘴里听到他想要的话。

    “比SEX更重要,那就是吃饭嘛,不吃饭哪有力气做啊,那个‘民以食为天’,也是差不多的意思吧?”穆野很高兴的卖弄所知不多的基本常识。

    “你……你……我无话可说了,你走吧。”莫非从希望的高峰堕入失望的地底,简直悲从中来,转过头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埋进枕间。还在……奢望什么?穆野一夕之间突然爱上他?对他说:“我不能没有你、我喜欢你、我爱你、除了你我谁都不要、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怎么了嘛?非?你是不是又在哭?”穆野焦急的声音听起来好遥远,他心中发出无声的哀鸣:不要用这种语气叫我,让我有被关心的错觉,你的无知太残忍,总是什么都不知道却任性的索取你想要的东西,我受不了了!

    于是,莫非说出了平生最过分的话:“你滚!”这个字,他从来没有在口语中使用过,就算是再生气,也会压制自己的情绪,但现在他只想用这个字。

    穆野呆了一下,开始很快的穿衣服,莫非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是的,快走!最好永远都不要再出现了,我讨厌你所有的事,包括你的名字,我会用最短的时间忘记这个噩梦。

    穆野把自己收拾整齐、穿好了鞋,坐在床边又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就轻轻的朝门口走了过去。

    走吧,走吧,就这么结束,什么都不留,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不管从前、现在或以后,我们只是两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充其量共同呼吸过一段缠绵的空气,就算日后回忆起也不过是生命里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清醒著想到这些的莫非胸口却感觉窒息,另一个被压抑的声音在拼命地乞求:“别走……别走……”被分裂成两个人的思维拉扯著紧绷的神经,这样会不会疯掉?

    正在痛苦的与自己交战,出去了好半天的人影又跑回房间:“非,你现在不高兴,我待会再来!等我哦!”

    还是那种无知的、撒娇的口气,将莫非累积的悲伤全变成新一轮的笑料,忍无可忍的莫非狂吼一声:“滚!”,随即顺手抓起床边的拖鞋用力扔向那张可恶的脸。

    “哇!好大的脾气!不过我喜欢!哈哈……”穆野大笑著扬长而去,留下气得浑身发抖的莫非无力的喘息。

    等等……刚才的话是什么?“喜欢”?枯死的心泛起一圈涟漪,这是那个小混蛋第一次对他说“喜欢”呢,虽然可能只是一句无心的话,也算是一线希望,他可不可以……再留恋一次?

    一个人回家的穆野心情好极了,不管怎么说,非气得骂人了,这可比不说话要好得多,肯骂我=还理我,什么都不说才是真出了大问题,虽然不知道非到底为什么生气,但只要能哄过来就行。

    进了屋,他直接跑到楼上的卧室,王思远刚从浴室出来,一见他就笑得很古怪:“怎么?好了吗?这么早就跑回来?想较量较量?”

    穆野根本不多说话,拉过王思远就往床上压,嘴也不偏不倚落在那张微张的唇上,立刻开始热烈的法式深吻。身下的人很配合,不仅唇舌与他积极的交缠,手也主动移向他的下半身,熟练的解开拉链伸了进去,极力挑逗。

    可是……过了好一会,王思远不耐烦地推开穆野:“你到底怎么了?还是不行啊!”说着脸上就绽开阴险的微笑:“该不是莫非赶你回来的吧?也是……你这个样子怎么给他幸福?还不如我去找他。”

    穆野不停地流着冷汗:“是他赶我回来的没错……”

    “哈哈……”

    “不过,不是因为这个,我……我昨天晚上状态不知有多好,非都做到昏迷了,可是……可是为什么现在不行……不可能!”

    王思远看他怕得要死的样子,于是问他:“你跟莫非做的时候,从来都没问题?”

    “是啊,我、我该不会是禁欲太久了才会时好时坏吧!”

    “等等,还有——你跟莫非在一起以后有没有跟别人做过?”

    “……没有……试了一下,好像没什么感觉。”

    王思远愣愣的看着他好一会,突然摇头笑了起来:“有意思……我知道了……呵呵……太有意思了……”

    “你知道?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哈哈……你这个小混蛋也会有这么一天!哈哈……太过瘾了!”王思远一边笑,一边换衣服,然后直接下楼、提包、出门。

    “思远,你要走也得先告诉我啊!”穆野做出了小孩子的举动,拉者表哥的衣袖不放。

    “穆野啊……”很严肃的语气:“我郑重的通知你,你完了!没救了!”

    啊?什么?穆野登时五雷轰顶,面色如土,手也不知不觉松了,直到表哥走得没影了都没反应过来。

    完了?难道我真的完了?身为一个喜欢做爱胜过所有一切的雄性生物,从此以后一蹶不振?不会的!不要啊!不行!绝对不行!臭思远肯定是吓我!我不相信!我不接受!我……该做点什么呢?对,快点上街,或者到学校去也行,我要试验、大量的试验!天啊,神啊,保佑我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