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很伤心的莫非以为会迎来他人生中第一次彻夜无眠,也已经彻底做好准备对穆野说再见,他玩不起了,就算穆野只当他们之间是个游戏。

    自期自艾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他不知道,应该不是太晚,外面的灯光还很亮,这一夜为什么如此之长?不在穆野的身边,连时间也仿佛停驻,但从前一个人度过无数晨昏从不觉得寂寞,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就改变了往日二十几年的生活习性,还不止……甚至连他自己都不再是自己,身体和心都打上了名为“穆野”的烙印。那个变态又好色的小孩有什么好?烂到底的个性实在找不出优点,又完全不能沟通,最悲哀的就是这个。可还是喜欢上了啊,为什么?

    也许只是贪恋那个宽阔的怀抱和紧贴肌肤的热热体温,这些会让人不由自主产生被爱的错觉,仅此而已……仅此而已!所以……在生命还没有被这种错觉湮灭之前,转身吧,但愿……还来的及。

    莫非正对自己默念着第一百零一次分手的决心,把它当成解除魔法的咒语,门外突然响起急促的敲击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他此时最怕听到的嗓音。

    “非,你在不在?我知道你肯定在啦,快开门,不得了了,我身体出问题了……”穆野的语气很仓促、很着急,甚至还有点恐惧,莫非吃惊得连刚才想什么都忘了,能让穆野有这种反应,肯定是大件事。他连忙起身拉开门,穆野冲进来抱住他就往床那边去。

    “快点跟我做,看我是不是真出了什么问题!”

    “你、你干什么?”莫非红肿的眼睛怒瞪着穆野,早知道他只有这件事,为什么自己立场这么不坚定呢!

    “哎呀,不是啦,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跟你做了再说!”穆野脸有些发红,但手上倒是没停下,嘴里得到空闲后也加入了战团,急切的吻令莫非气都透不过来,软软的倒在床上……

    穆野大口大口喘息着,亲吻他紧闭的眼睑,却发现莫非没有反应,这一次,是真真正正做到昏迷。

    呵呵……果然,禁欲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让保守的非都变得狂放,肯定是太久没做了……

    穆野把莫非轻轻放在床上,花了些时间把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分别处理干净。非有点小洁僻,自己不得不为他好好的服务,今天真的把他累坏了,明天再一起回去吧。

    把该做的善后工作结束后,穆野躺在熟睡的莫非身边,就着外面透进来的灯光细细看他,睡着的莫非锁着眉头,好像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是什么呢?他可以告诉我啊,我一定会帮他……其实自己的事也很烦,好端端的不知为什么身体出了问题,而且是很难启齿的问题。不过……好像又没事了,也许只是一时异常的小状况,但……如果再那样的话,又或者越来越严重……以至完全不行,我该怎么办?我一定会死掉……真得了那种病我还不如自杀的好。要是真到了那个地步,非……他也不会要我了,呜呜……难不成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才会有报应?可是……我一向都没做什么坏事啊。

    唉,算了……过一天算一天吧,明天再去跟思远试试,恢复了的话就是没事了,千万不要再出问题!这种可怕的事情我不想再有第二次,从小到大,我还没怕过什么,今天是人生中最害怕最丢脸的一天了,思远那个臭小子,把我损得太狠了,就他那个手下败将也这么损我,明天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胡思乱想了好一会,莫非沉稳的呼吸声令穆野的心绪渐渐平静,睡意和疲惫一点点上升,他习惯的拉过莫非的头枕在自己胸前,将长长的手臂伸到莫非背后,以环抱的姿势躺好,才安心的慢慢睡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