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两个人的共同生活,虽有些小的磕磕碰碰,大体上倒也能相安无事。每天早晨莫非都会把穆野拉著一快儿起床和出门,不管有课没课,当然也会被穆野送去学校,回家的时间则各管各的。莫非经常问起穆野的学业怎样,却从来得不到一个明确的回答。甚至直到现在,他还搞不清楚穆野到底是哪个专业,因为……无论问什么都只有一句话:“不知道啦,烦!”久而久之,只得接受穆野是个学习白痴的事实,反正无论如何,只要把穆野赶到学校就好了,也算是他尽了一点人事。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也蛮开心的,他们的精神都不错,总是一闭眼就能睡著,彼此的身体越来越熟悉,渐渐形成一种奇怪的默契,做那种事时的反应几乎可以跟对方完全同步,但是……最大的矛盾也还是这件事。穆野不分地点、场合、时间的发情令莫非无可奈何,他真正能接受的只有第二天休息的晚上、在床上或浴室里,而实际上……已经不知破了多少回例,每次过后他都会后悔自责,骂得穆野狗血淋头,得到的只是毫无诚意的道歉。莫非的不满越积越多……所以,都快要爆发了……这天下午,莫非好端端的趴在床上看书——上学的时候没能好好细阅的《资治通鉴》,恰巧看到“汉纪二十七、孝哀皇帝下”,董贤的境遇看得他心惊肉跳,两个男人在一起果然不会有好下场,官拜大司马还不是照样早死,正在酝酿害怕和悲伤的感觉,穆野就回来了。

    一跑进房里,穆野好兴奋的抱住莫非,他在家真好,昨天没做呢,却听见莫非幽幽的说了一句:“穆野,我们还是分开好了。”

    哇!又怎么了?穆野满腔的热情被当头浇了冷水:“非,你又是什么毛病?”

    “男人跟男人,没有好下场的!你看,汉代的时候……”莫非好意的拿起书给他过目。

    “真是搞不懂你!”穆野心头起火,汉代的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这个书呆子!就是看书看糊涂了才那么烦!一伸手,穆野把那本厚厚的硬壳书抢过来就扔在地上:“不准再看这种无聊的书!”

    是《资治通鉴》耶!死穆野,他特地从家里带来的!莫非也好生气的要去捡起来。

    “不准捡!……陪我做爱!”穆野拉着莫非直接往床上摁,身体也随之压上去。莫非刚才的话让他非常不爽,所以……他要用最原始的方法确认一下。

    “不!你这野兽!放开!”莫非简直不敢相信:我在生气你不知道吗!而且还是大白天的,窗帘都没拉……

    莫非少见的激烈挣扎更令穆野火冒三丈——就为了本破书?还是真的想离开?他的动作变的粗暴起来,“嘶”的一声就扯破了莫非的衬衫。

    “啊!你!”莫非扬手给他一巴掌,起身向门口跑,可惜只跑了两步,就被拖了回去。穆野干脆把莫非翻过来绑住,接着毫不留情的扯烂那条薄薄的长裤。

    “你干什么?不要!”莫非浑身都瑟缩了,手腕被绑得很疼,这混蛋又想……没有思考的时间,穆野拉下了莫非的白色内裤——他一直笑着调侃的保守衣着。没有任何前戏,他分开莫非的双腿,从背后深深贯穿了那副一向都很珍惜的身体。

    “啊……”久违的疼痛和屈辱穿透脑门,莫非尖叫着拼命挣扎,这种举动完完全全就是强奸,一下子回到了很久以前的那个晚上,虽然没有那么痛,但更难过更伤心。

    “停下来!混蛋!啊……好疼!”莫非一声接一声的嘶喊不能够制止穆野的施暴,他自己也并不是很舒服,只得到身体的机械快感,然而……随着不断的撞击,他发现莫非有了反应,习惯了性爱的紧热内壁开始放松,前面的另一个敏感部位已经变的坚挺起来,在床单上不住摩擦,抗拒的话渐渐消失,变成销魂的低吟:“啊……啊……嗯……”

    穆野放慢了节奏,一手伸到前面握住那个开始渗出密液的东西,他的身体也进入了真正投入的状态,叫出了熟悉的呼唤:“非……非……好舒服……”

    在一阵猛然到来的急速抽搐中,他们一起到达欲望的彼岸,莫非紧闭的眼里流出绝望的泪水——即使被强暴,也会有这种反应,自己已经完了,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奴隶。

    穆野慢慢的平静下来,退出莫非瘫软在床上的身体,结合的地方流出混合着乳白的红色丝线,莫非还是受了伤,只不过伤得很轻,他轻轻解开绑缚在莫非手上的领带,手腕上是两道渗血的红痕,这儿经过激烈的挣扎,已经破皮了。

    “非,对不起。”穆野把那无力的身子紧抱入怀。

    “……我讨厌你!我要搬出去!我……”安静了几分钟,莫非哭着大叫起来。未完的话被穆野以吻封缄,他很不安的象以往那样探索着莫非温热湿润的口腔,但无论他的舌头怎么卖力挑逗,都听不到往昔忘情而甜腻的鼻音,舌头突然一痛——他被狠狠咬了一口。

    他吃痛的移开嘴:“好痛!你好狠心!”

    “比你对我做的事痛吗!混蛋!你从来都没尊重过我……”嘴角还带着穆野的血,莫非又痛哭出声,自己……就象个东西一样,根本没有自主的权利,连身体的反应都是,太离谱了!

    “尊重?”穆野不是太理解话里面的意思。情人之间互相亲吻、拥抱就好了,尊重……对他而言是朋友之间才会用到的。

    穆野揉揉脑袋,想了半天才对莫非说:“‘尊重’那种东西好无聊哦,我们刚刚不是都很快乐吗?那样……应该就好了啊!”

    “好?你有没有脑子?你是野生动物就算了……可我是人!”莫非又提高了语调。

    “好了,别生气,我再也不这样了!”穆野没什么诚意的哄着莫非,心里当然是不以为然。

    “你每次都这么说,没有一次是认真的!”莫非听着他的那句陈词滥调,更是悲从中来。

    “非,我不对!……我先帮你涂点药吧?”

    “咦?啊……好疼!混蛋……呜……”不说还好,一说身上到处都疼,手腕疼,还有那个见不了人的地方,又被同一个人、在同样的地点、做了同样的事,为什么自己学不乖,会相信这个变态……一怒之下老词儿也出来了。

    “变态同性恋!强奸犯!色情狂!我要搬出去!……刚才窗帘都没拉,肯定被人看见了……呜……我马上就搬走……”莫非想起了不得的事,哭得更伤心,身上狼狈的情形赶紧拿被子遮住:“死混蛋……陪我的衣服……”

    莫非丰富的表现把穆野彻底看呆了,满心的内疚渐渐消散,还是那个别扭的莫非嘛,就算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可爱,不会装死人冷冰冰。

    专程跑出去买到以前跟别人一起时惯用的药膏,穆野很快的赶回来,帮刚洗过澡的莫非涂在手腕上。

    “非,那里也要涂一点吧?”

    “不要!”莫非脸都吓白了,把这种东西往那里面……塞进去?天啊,看起来象浆糊一样,好恶心!

    “很好的!特别是对那种伤……”穆野耐心的劝他。

    “你怎么知道?你还不止对我做过这种坏事?对别人也做过?啊……强奸魔!我要搬……”

    “非!我求你别叫了!最多……我任你处置。”

    “真的?……那好,我要你……从此以后都不做那件事!”

    从来没怕过什么的穆野,一瞬间脸色发青,差点晕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