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夜,还很长,熄了灯的房间有人在说话:“我一定……要跟你断掉……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翻身的声音:“……吵死人了,快睡吧……”

    隔天一大早,他们就回到莫非的宿舍,穆野以昨天没有尽兴为理由又缠着他做了一次,他一反平常的拘束,表现得很放浪,穆野还以为老师终于开了窍,真是高兴,缠绵过后就呼呼的睡着了,昨晚睡得不够,今天又起得太早,需要好好的补眠。

    等穆野同学睡饱了醒来,已经是中午,窗外的阳光好亮,老师坐在他的小书桌前不知在写什么东西,很认真的样子,一边写还一边小声的叹气。

    穆野跑到他身后一看,稿纸的第一排好大四个字:“辞职申请”。哇,他搞什么!穆野一把就给他抢过来,撕了个粉碎,顺便摸了摸老师的额头:“没发烧啊!”

    莫非打掉他的手,苦著一张脸骂他:“你干什么!随随便便撕我的东西!”

    “是老师干什么才对吧,莫名其妙写什么辞职信!”

    莫非又叹气了:“算了,你撕你的,我写我的。”说完就背过身,拿起笔铺好纸张,好像不再打算理他。

    穆野想啊想,就是想不通,老师教的好好的干嘛要辞职呢?如此一来岂不是见不着老师了?不行,这么可爱的身体,真的舍不得啊……所以他理直气壮的把莫非拉起来,以帝王般的姿态开口:“我不准!”

    莫非别开了脑袋,还是不理他——快了,噩梦就要结束了,即使找不到好的工作,也比现在这种淫乱的生活好一百倍。

    “老师……到底怎么了?”穆野好委屈的问。

    “住口!不要再叫我老师了,跟自己学校的学生这么乱七八糟,我根本不配称老师,你故意讽刺我对不对?”莫非忍不住用力推开他,这个混蛋!居然还问他,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他何必这么做!

    “什么?……哦……我懂了!”穆野终于弄明白了,原来是因为无聊的道德观嘛,那种东西有什么好在意的?看不出老师还真老土,跟他的服装品味一样。不过这样的老师也蛮惹人怜爱的,一张小脸布满痛苦的表情,为了这种小问题伤脑筋,真是不值得。

    “嗯……老师……不,非非啊,你还真无聊,想那些东西干什么?不如……我们来做吧!”穆野拉住他抗拒的手往自己怀里拖。

    “住手!你……你这个野兽,你到底是不是人?我受不了了!”莫非气得快疯了……不!是已经疯了,居然抬起手打了那个野兽一巴掌,而且打得有点重,“啪”的一声很响,随后震惊的睁大眼,身体往后瑟缩:“我……对不起……对不起……”

    穆野也睁大眼看着他,为了那种无聊的事就发了这么大的脾气,说起来……老师是第一次这么倔哦!所以……他用总是直线思考的脑子想了半天,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老师真的很在意身份的事。

    那么……穆野微笑著再次抱起身躯僵硬的老师,扔到那张小小的床上:“既然那么在意的话,我会帮你解决的了,现在你不用再想,好好的陪我做一次再说。才刚刚起床,我那里状态好好哦!别浪费嘛!”

    “你……你……”莫非实在不能理解这个单细胞生物的脑部构造,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抓着他狠狠暴打一顿吧!可是……只能说那句老话:变态就是变态。

    浓烈又急躁的吻纷纷落在疲倦的身体上,尽管已经很累了,还是自然的回应著,本就凌乱不堪的床经过再次肆虐,越发呈现出色情的气氛,穆野的精神永远都那么好,他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吻著莫非,全然不顾身下人儿萎靡的眼神,带着倦怠感觉的老师别有一番与平常不同的风韵,入浴后的清香十分刺激他迅猛的欲望,湿湿的头发也很性感,他最喜欢这样的老师了。

    他轻巧的翻过身,让莫非趴伏在自己身上:“坐起来,好吗?”

    “……不要……你想做就快点,我才不做那么丢人的姿势……”

    “来嘛,我想好好看你的脸。”穆野分开老师的腿放在自己腰侧,随后坐起,一手扶着莫非无力的腰让他保持跨坐的姿态:“抱住我。”

    “……不,你放开……”莫非很讨厌这样的体位,他从来不会主动抱住那个混蛋,本来就够丢脸了,虽然明知没有什么太大区别,还是坚持骗自己:“我是被强迫的,从来都是。”

    但身下那个淫荡的地方一被碰触,他就叫出了声,早晨的余韵让那里还留著被侵入的感觉,穆野热热的手掌在他臀部摩娑,手指已经很狡猾的在入口处游移,这种姿势令整个臀部无处可避,他的腰不自觉的轻轻摆动,手臂伸了出去,搂住了最近也最方便的、混蛋的脖子。

    “很好啊……反应这么快。”穆野笑着把整根手指伸进去,欣赏莫非陡然间蹙眉呻吟的媚态。

    “啊……那里不要……不舒服……”嘴上说著拒绝的话,那个地方却拥有自己的主见,牢牢吸住体内略带粗糙的手指。

    “真不老实啊……看来,连润滑都可以省掉,还有点湿呢……”穆野微微缩腰,将自己坚硬的分身直接送入,随后低叫出声:“唔……好紧……”抓著莫非腰部的手臂猛然下沉,他们就立刻紧紧的结合在一起。

    “啊……好疼……你这浑蛋……”莫非半闭的双眼渗出眼泪,身体里的灼热和疼痛太强烈,他全身都发著抖,却无力挣扎,高扬的分身也随之失去了状态。这么粗暴,还是在报复他吧,但无论怎样,一定要离开,明天就辞职,再也不会见到这个野兽了,今天……是最后一次。

    “自己动,快点!”穆野痛苦的忍耐著催促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老师主动求欢的淫荡表情,都已经期待好久了。

    在令人窒息的静止之后,身体内部燃起熟悉的火焰,莫非难耐的伸出手去碰触自己的分身,却被穆野紧抓在身侧:“……不准碰,除非……”

    “啊……不……我不要……”屈辱的泪水成串流下,被一张暖暖的嘴唇不停舔吻:“很想……要吧?动啊!”

    “啊啊……求你……我……我没力气……”莫非痛哭失声,腰部根本软得用不上一点力,只是扭动都很难,这样的自己,太可怕了,他要逃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无论身体和精神,都快崩溃了。

    “别哭了……对不起……”老师的哭得太伤心了,虽然那些眼泪掉落的样子也很性感,但自己确实太过分,明明知道老师很容易害羞啊,穆野平生首次觉得真的内疚,抱住莫非的腰开始慢慢上下移动,同时在他耳边又说了声:“对不起,我今天很粗暴,请你……原谅我。”

    “呜呜……”听到难得温柔的话语,莫非哭得更大声了,这浑蛋!现在还装什么好人,我马上就会跑掉,让你再也找不到……

    在眼泪和高潮中彻底虚脱的莫非,听到穆野说了一句他有点不明白的话:“我会……帮你解决的,所以,你不准辞职。”但他还没来得及细问,就在温暖的臂弯中不由自主的睡著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