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咳……”清了清嗓子,穆野小心翼翼的问他:“老师啊,你……除了我之外,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做过?”

    “你这浑蛋……呜……”莫非哭得更狠,全身都在抖动,精神上的折磨比肉体的侵犯还要过分。

    “难道……老师不是同性恋?那你干吗诱惑我?”

    “你!”莫非站了起来,脸色苍白中混著愤怒的嫣红,令穆野又加上一句:“喏,就象现在这样!你的样子好媚哦!”

    “我没有!……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求求你不要再缠著我了,我……已经够惨了,你饶了我吧……我可以当所有的事都没发生过……”气势又软下来的莫非,只能没骨气的央求,神啊,让他摆脱恶梦吧!

    “这么说来……我误会了?老师真的不是?也就是说,我真的伤害了老师?”穆野再也找不到什么理由,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小小失误,因为老师他看起来……确实很惨,而且很害怕,如果都是真的……自己岂不是很对不起老师?所以……

    “对不起,老师!”穆野为自己的罪行道歉,让这么漂亮的美人儿受伤,是太过分了。

    “啊?那么,你肯放过我了?我不要你的道歉,你快走!”道歉有什么用,只要不来缠我就谢天谢地。

    “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怎么能算了呢?一定要弥补才行啊!”穆野心里好难受,对了,想想怎么补救吧:“我该怎么做呢?”

    “你走好不好?我……我不恨你、也不怪你好不……”莫非坚决不想跟他牵扯,再怎么也是个变态,不会有什么好事的,果然,他都还没说完,那家伙就高兴的打断了他。

    “啊,我想到了!老师对男人也很有感觉嘛,我就用身体来补偿你吧!你害怕是因为那天太痛了对不对?放着不管的话,说不定会变成性冷感,我要把老师改造过来,让你享受到真正的性爱,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啊!”穆野激动的抱住老师,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充满使命感,他满脸洋溢着救赎之光,头上仿佛有小圈圈在旋转,好伟大、好满足哦!

    “什……什么?不要……不要啊……”莫非目瞪口呆之后终于反应过来——变态就是变态,根本不能指望有一天会突然正常,他被牢牢抱紧的身体大敲警钟,却不敢大声叫喊。

    “老师不用推辞,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会慢慢的发掘你,让你充分体验到SEX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先来接吻吧……哦,床在那边……”

    莫非轻飘飘的身体很容易被抱到床上,他欲哭无泪的挣扎着,下一秒那该死的浑蛋变态就摁住他不听话的手脚,很自然凑上自己的脸,像哄小孩一样轻声诱导:“来,张开嘴。”

    不不不、我死也不张开,莫非闭着眼睛,嘴也闭得紧紧的,穆野觉得他真的太可爱了,好吧,转移阵地喽……

    狡猾的舌头移向白皙纤长的脖子,吮吸舔弄,并不是太用力,麻麻痒痒的感觉令莫非快要止不住笑意,他向来都很怕痒的,一边强忍着面部肌肉的变化、一边去推埋在他颈项间的头:“不……呃……走开……”

    “真是的,老师安分一点嘛……”穆野扯下身下人儿已被拉松的领带,将他推拒的两手轻绑在床头:“接下来好好的品味吧!”

    衣服被非常慢的一件件往下脱,灯光下的肌肤闪耀着奶油般的光泽。莫非不敢睁开眼睛,可还是感受到逼人的灼热视线,因为强烈的羞耻感作祟,很多部位都泛起粉红。穆野发出了色情的叹息:“怎么看,老师都是个天生的尤物啊……”

    “不要再看着我……你走开……”

    “我怎么舍得……还有最后一件,我用嘴来帮你脱掉吧。”

    这些话……好淫亵,莫非不能停止颤抖,知觉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敏锐,特别是下半身被濡湿的软体碰触时,更令他呻吟出声:“别……别这样……”

    终于完全赤裸的身体暴露在明亮的房间里,莫非小声的啜泣着,拼命收拢双腿,其实自己也知道是徒劳的,这种反应仅仅出于本能而已,穆野看他羞怯得如此厉害,才真的相信他未经人事,但这也真离谱,老师已经二十几岁了吧,居然还没有被人染指,一股从未有过的古怪感觉浮上来,是什么呢?

    眼前别想那种无聊的事了,穆野甩一下头,继续未完的工作。他很快的把自己脱个精光,覆上莫非颤抖不已的身体,开始漫长的爱抚,舌头、手指、甚至每个部位都尽情展开挑逗……

    被那个曾经撕裂过自己的东西侵入时,仍然有点痛,但更可怕的不是疼痛,而是那种奇怪的快感,从身体深处往外蔓延,随着每一次碰撞不断加强,他那个地方像有自己的意志一般、甚至开始迎合的吸附,嘴里的呻吟声就算再怎么忍耐也关不住,混合著不停奔涌的泪水。

    在自己的房间里,跟学生做这种不要脸的事,还发出这种不知羞耻的声音,莫非因快感和自责痛苦的蹙著两道秀眉,高潮再次来临的那一刻,他终于撑到了极限,就著交欢的姿势昏睡过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