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那个……”莫非很小心、很小心的又接了一句:“我可不可以……不去?”

    “你不饿吗?那么……我送你回去好了。”穆野心情非常的好,居然想当一次护花使者,老师的样子看起来有点虚弱,他不介意表现得更好一些。

    “不用了……谢谢!”莫非“礼貌”的回绝,只是身体还有点抖。

    “这样啊……好,我先走了,肚子好饿呢。”穆野临去时还不忘回头多给他一个飞吻:“下次再来哦!”

    走了?

    真的走了,莫非终于……松了一口气,紧张到快蹦断的神经稍稍缓解。为什么这次会放过我呢?那个变态!也许……是心血来潮?不错,变态之所以是变态,因为他的想法不可以常理度之,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再被怎么样?啊……他说了“下次”,就是还要缠我,我……我要保护自己才行!

    一天、两天……已经有整整三天没遇到穆野,莫非虽然还是惊弓之鸟,听到个风吹草动就会吓著,但症状已有所减轻,再加上课余时间他问过几个学生,知不知道一个叫穆野的,得到的回答居然大出他意料之外。原来……那个变态很有名,家里有钱的纨绔子弟,学习很差,篮球打校队,可最出名的是……好色!身为一个大一的学生,却乱搞男女关系,看到漂亮的人就会粘上去,甚至……不管人家是男是女,可是没人招惹他,因为穆野全身上下就只有这个毛病,平时人缘倒挺好的,朋友也不少。

    这么说来,那个变态不会杀人喽?之前的威胁只是吓唬他而已,不过……他被又打又xx是千真万确的啊,所以归根结底,那个穆野还是变态,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好色吗?只不过,是个会伪装成好人的变态,他在心里这样为穆野定了义。

    在价格稍微贵一点的小餐厅吃了晚饭,天色已经有点暗,莫非快步回家,同时两只眼睛不停左右察看。

    要到了,转个弯就是他的房间,他不禁放慢了脚步——看来又过了安全的一天。可……就在他走到转角处,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时,一双手从斜后方伸出来、猛然捂住他的嘴。

    “呜呜……呜呜……”是谁?连校园里也有抢匪?!我难道真那么倒霉?

    身体被拖到楼梯后面,他无力的挣扎一点用都没有,正在为自己前无古人的霉运哀悼时,一个有点熟悉、却是他最不愿听到的嗓音紧贴耳后响起:“是我。”

    “呜呜……”是你更糟!劫财就算了,我不想被劫色啊!下一秒,身体被放开了,他一回头就看见那可恶的家伙笑着说:“很惊喜吧,老师。你动作很灵便,看来已经没事了,我们……今天再来做吧!”

    “做”?莫非退后两步,从裤兜里拿出一样东西,使力一摁,一把闪著寒光的刀挡在身前。

    “你别过来!否则……我、我对你不客气!”这把平时使用的水果刀已经在身上揣了三天,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我是男人……我要保护自己!两只手抖得厉害,莫非却仍然这么想。

    “呵呵……老师又要玩新花样了,情绪真高昂啊,可是我不想浪费时间……”穆野微微一愣之后,还是可恶的笑着向他逼近。

    “你走开!”眼看穆野越来越近,莫非害怕得闭上眼睛,拿着刀的手臂胡乱挥舞。

    “啊……”轻叫声从穆野口中逸出,左手紧按住右臂:“你怎么玩真的?”

    “啊……流血了!”莫非手中握著刀子,面如土色的往后跳开,穆野那只被他刺伤的手臂向下垂着,鲜血嘀嘀嗒塔的落在地面,发出的声音好清晰。

    “不要怪我……是你……是你逼我的……对不起……”莫非看见这么多血,已经吓得语无伦次,刀也快点丢到地上。

    “你到底在搞什么!耍我啊!”穆野好生气,连伤口都不管了,扑上去揪住莫非的衣领,用整个身体把他重重的压在墙上。

    “不要打我!我……我……我不会告你的、也不会告诉别人,求求你放过我吧!”眼泪又涌出来,莫非好后悔扔了那把刀,这个野兽根本就是杀不死的怪物,好像没怎么受伤。

    “闭嘴!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告我……我们不就是SEX的关系吗?你居然还想杀我?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叫他“闭嘴”,又叫他“快说”,到底要怎么样?莫非好怕,这家伙是不是疯掉了,不!本来……就是疯子加变态,我该怎么办啊?快窒息的压迫感让他呼吸困难,鼻子里闻到的血腥味又恐怖得要命,他被我刺伤,一定会杀了我报仇……

    “别、别、别碰、碰、我……”出口的话连他自己都听不清,牙齿似乎又在打战,血滴在地上的声音令他想呕吐。

    “你很怕?”穆野这次总算问到点子上。

    “是、是、是的……”莫非动弹不得的头勉强向下移动,还是不敢睁开眼。

    穆野若有所思的放开了钳制住他的手:“带我到你房里去,我们要好好谈谈。”

    眼睛终于睁大,里面闪烁的却是绝望:“我……房里?”

    “快点!不就在那边吗?”

    原来,早就……被盯上了,我完了!冰冷的感觉开始蔓延,莫非认命的转过了身。接下来……会是威胁、折磨……如果呼救的话,刺伤了人的是我……我真的完了……被“胁迫”著打开了自己房门的莫非,听见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几乎倒了下去。

    “妈的,伤口有点深,好疼……你呆站著什么,拿消炎药水啊!”

    “哦,我……我去找。”莫非吃惊的看着穆野,这个坏蛋好像……没干什么有杀伤力的事。不,也许是待会儿再收拾我。

    很粗略的处理了那条看起来吓人的伤口,穆野让他坐下。

    “你……不去缝针吗?”

    “废话!这点小伤死不了人。你给我好好待著,说!到底怎么回事?”

    正襟危坐的莫非吓得又抖了一下:“什么……怎么回事?就是……你那天……把我……我今天……把你……的事。”

    “你说什么啊!跟我仔细的说!”

    不要哭!不过就是再被侮辱一次而已,自己做过的暴行,还要听被害人复述,这也是变态的乐趣之一吧,莫非一边极力强忍耻辱的泪水,一边开口。

    “那天,在你家……你……强奸我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

    “你说……那天晚上?我强奸你?那不是你要求的吗?”穆野非常好笑的问道,明明是他自己非要玩那个的嘛。

    “不是……不是……呜……你这么侮辱我很高兴吗?”莫非再也受不了了,双手掩面痛哭起来,就算会再被打,也不能被这么玩弄啊。

    “喂!不准哭!说清楚再说。”穆野觉得有点不对劲,看老师这个样子,怎么……这么伤心?要说演戏的话,未免太像了吧?而且今天他扎扎实实的刺了自己一刀,也绝不是闹著玩,难道,真有什么误会?我的天,不会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