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随便把流血的手指包扎起来之后,穆野花了很长时间在老师身上,又亲、又摸、又捏,甚至用上了人工呼吸,当然了,因地施宜的穆野不忘把舌头也伸进去遨游一番,老师真是可口,连唾液都带着香香的味道,虽然脑子有点轻微的失常,却不会影响他的性感。

    莫非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变得很呆滞,一动都不动,对于穆野的恣意轻薄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连意识都是飘浮状态。

    我的尸体在哪儿?被消灭了吗?

    我好惨,那个变态连我的魂魄都不放过,不,我是无神论者,现在的思维应该只是精神碎片的残留,过一会儿就会彻底消失,然后什么都没有。因为我刚刚死,所以大脑里才会有残存的影像,而且是恐惧的记忆错觉……莫非的学识终于派上了用场,在他以为自己死掉的时候。

    那么,产生这种错觉的实体是……我的头?!

    呜呜哇哇……好恐怖!

    “呜呜……呜呜……”他终于有了反应,想找回自己的身体,可是嘴里被用力的吸吮,舌头也不自由,被绑的时间有点久,手脚麻木,失去了知觉,他更相信自己已经被分了尸,而且……杀人狂的脸好清晰,自己也感觉到有温度,这个变态他他他……在亲一个死人的头?

    以前看过什么书,……是《红与黑》,上面说那个女人把于连的头放在匣子里,永远收藏,他当时就觉得好变态,现在……他也要被这么对待了吗?

    会吧!那个超级变态杀人狂有什么做不出来?我不要啊!死了都没有全尸,我我我……于连好可怜,我不要跟他一样惨!我又没勾引别人的老婆、女儿……上帝,佛祖,安拉……什么都好,如果这是我不信你们的惩罚,饶了我吧!求求你们,不,您们——降显神迹,赐慈爱的光华于我,阿门!让我安息吧!

    疯狂的祈祷了几乎一世纪之久,神迹真的降临了。

    嘴被放开,手和脚慢慢回来了(其实是杀人狂解开他了),还看见了一丝极亮的光线(透过窗帘的阳光),……神终于听见我的祷告……那是天堂之光啊……我的灵魂要上天堂了……他傻傻露出解脱的笑容……“老师,你一个人笑什么这么开心?告诉我好不好?”

    先是看着老师发了一会呆,接着是害怕的不得了的样子,现在居然笑得这么……弱智,从来不大惊小怪的穆野都有些好奇了,老师的表情真丰富,短期内不会觉得无聊喽。

    什么声音?听起来绝对不象是迎接他的天使,好像是那个……变态!

    莫非一下子由睡姿弹了起来,真的是“弹”哦,下一刻则发现了天下最高兴的事:他死而复生了!脸、捏捏;手、捏捏;脚、捏捏,身上还是很痛,哈哈,痛吧!……我活着!这比什么都好!世上怎么会有人笨到去自杀呢?

    “哈哈……我没死!”莫非忘形的手舞足蹈,看得穆野是口水直流——可爱可爱,太可爱了!好像他小时候抱着睡觉的大娃娃。

    “老师,非非,我要抱你!”

    “哈哈……抱吧抱吧……”莫非很顺利的接话,然后……

    “什么?……不!你走开!变态杀人魔!”高兴了不到两分钟的莫非又从云端上跌下来,还是……没有逃脱魔掌,神的眷顾毕竟是有限的,呜呜呜……

    不管他说什么,反正老师的脑子有点毛病,这不——想象力旺盛得又想演戏了,穆野干脆不把他任何话当真,直接抱住他。

    发抖、发抖……莫非,你一定要镇静,否则惹火了他,真会被杀的……那把刀还放在床头柜上呢……

    “那个……野……小野同学,求求你放……放了我好不好?”

    “咦?老师不玩了?……也好,你肚子饿吗?我削了个苹果。”

    穆野合作的放开他,把害自己英勇负伤的祸害拿到他面前。

    “……什么?这个是……”

    “苹果啊!非非,你别说没见过这个东西,那真要笑死我。”

    “不是……我……我什么都不想吃……我、我想穿衣服。”莫非可怜兮兮的抱着被子,那模样就象刚失身的清纯少女,有点害羞又有点哀怨,穆野的好色本性几乎再次膨胀。

    难得考虑到莫非神经质的表现,怕他动不动又晕倒,虽然喜欢做爱,但跟一个没有意识的人做却很没劲,所以,穆野平生第一次压抑了性欲,他自己都觉得佩服自己。

    从衣柜里拿了一套睡衣出来,穆野好意的问他:“老师能自己穿吗?要不要我帮你?”

    “不!……不用了,谢谢。”否定的大叫一声后转为委婉的语气,别惹他、别惹他……

    “……那好吧。”

    “请……请你出去。”

    “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每个地方我都看透了,就这么穿吧。”

    忍住欲哭的恐惧和羞耻,莫非开始埋着头慢慢的穿衣服,不敢再说“不”字,只要不看那个变态的眼神就好了。那个被狠狠摧残的地方疼得厉害,比起疼痛更难熬的是被侵犯的屈辱感,但眼下他什么感觉都不敢表露,他从来没这么怕过和恨过一个人。

    穿着过大睡衣的莫非看在穆野眼里又是另一种性感,我还真是捡到宝了,老师不管怎么看都能让我起性啊,下半身蠢蠢欲动的地方最老实,它才不会说谎,它真的很中意莫非老师。

    莫非强迫自己抬起视线,用最温柔的声音央求:“小野同学,求求你放了我,我……我会感激你的。”

    “你说什么啊?现在就想回去吗?”

    很努力、很努力的提起勇气:“……是的。”

    “你能站起来吗?要不我送你吧……唉,反正只能看着而已,过两天等你好了,我们再大战几百回合……”

    什么?不是骗他吧?他可以走?又惊又喜的莫非如蒙大赦,穆野后面说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耳朵,站起来就往门口冲,身上各处的疼痛在发挥身体潜能的时刻通通省略,跑跑跑……一直跑到楼下,拉开大门,好灿烂的阳光……有车子经过啊……太好了……救命!

    仍然莫名其妙的穆野在家里待了个几分钟,跟在后面追上来的时候,只看见一辆绝尘而去的计程车,开的速度好快,就象是逃命一样,他眼前简直尘烟滚滚……

    “老师……”穆野手里提着莫非的鞋子、皮夹,站在门口呆住了。

    “怎么回事啊?鞋都忘了穿,又没带钱,待会儿还要给车钱呢……老师果然有点傻傻的……真是……明天再去还给他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