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莫非醒来的时候,被一双粗壮又温暖的手臂抱得严严实实,亲昵的感觉就象小时侯粘在父亲怀里一样,好舒服。从开始上学以后,再也没有对父母撒过娇,只有繁重的学习和作业,他天生就是读书的料,家里每个人都这么说,所以他乖乖的听话,直到现在。

    那……抱著他的又是谁?他迷糊的睁开眼,扭动了一下身体,难以启齿的地方传来剧痛。

    “啊……”他疼得叫出声,耳边有个声音说话:“老师,你醒了?感觉好很多了吧?”

    “啊啊啊……”他想起来了,昨天被那个野兽……几乎是本能的尖叫冲出干涩的喉咙,那种惊吓太过分了,超出他可以冷静回想的范围。

    他神经质的反应使穆野莫名其妙——一大早就叫什么床,昨天倒只会哭。

    “老师你怎么了?”

    “啊啊啊……”

    “老师?老师!”

    “啊啊啊啊啊……”

    对于莫非不间断的叫声随之乱动的手脚,穆野只发了很短时间的呆——原来老师有做爱之后会特别亢奋的毛病,无所谓,小小缺陷不算什么,我不会在意的,只要身体美妙就好了。

    于是,穆野迅速做出回应:首先随便拿了点什么堵住他的嘴,然后扯下自己的睡袍带子,把他的手扭到背后绑起,两条腿也分开绑在床架上。

    忙完了这些,穆野的额头微微冒汗,皱眉看着他:“老师的皮肤真好,我已经兴奋了,怎么办呢?”

    什么?!

    “呜呜……呜呜……”尽管全身都疼,莫非还是坚持徒劳的挣扎。

    “唉……真伤脑筋,老师的身体还不行啊,我就委屈一点,看着老师的裸体自慰吧。”

    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表情,穆野把莫非可怜的身体再次扒光,自己也一丝不挂的坐在他两腿中间,握住已经勃起的那个部分上下摩擦,手还不停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嗯……虽然差了点,我将就一下吧……”

    “呜呜……呜呜……”好恶心……好变态的人,莫非的泪水又滴了下来,极力摆过头不看这幅淫靡的画面。

    “呼……嗯……啊……”很快就缴械的穆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莫非白皙单薄的胸部,就起身进去浴室,莫非恐惧的轻颤著,接下来……他会不会放自己走?什么都不重要了,他只想离开。

    从浴室出来的家伙慢慢走到床前,壮硕的身材还是那么可怕,莫非刚平静少许的心脏又紧缩了。

    “呜呜呜……”

    “啊,对不起!我忘了,不过老师不要再叫得那么大声,好吗?”

    点头点头点头。

    被释放的嘴发出微弱的乞求:“我求求你,放了我……”

    “老师怎么说这种话啊?你现在也不能上班吧?来,跟学校里打个电话,请个两天假休养一下。”

    什么?绑……绑……绑架?我被绑架了!老天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又没做什么坏事……莫非的眼里闪出绝望之光。

    “号码……好像我还记得,直接跟校长请假吧。”很体贴的拨到校长室,穆野把听筒拿到他嘴边:“快说吧!”

    如果拒绝的话,他会不会又打我?被打过的地方好疼,现在还在疼。

    不停无声哭泣的莫非跟校长说自己病了,请其他人代课两天,接着眼睁睁看野兽按下了切断键。呜……我为什么这么胆小,应该求救才对。

    穆野满意的摸摸他的头,又起身出去了。

    接下来会被怎么样?痛打、强暴、绑架、之后就是……天啊!莫非想起报纸上经常看到的头条新闻之类——某变态学生疯狂杀人;高校助教遭荒野弃尸。

    变态的头衔后面一般都有“杀人”两个字……我不要啊……我只有二十几岁,我不想死……而且死得那么惨又那么难看!谁……谁来救救我!

    快崩溃的莫非正在心中呐喊著救命,突然看见那个变态推开门进来了,一脸的狞笑,右手拿着一个闪耀寒光的长形物体,那是……一把刀!

    “格格格……格格格……”

    好响的声音,是什么东西?穆野吃惊的看向床上面如土色、牙齿不断打战的人,开口问道:“老师你很冷吗?难道……冷气开得太大了?”

    来了,他过来了!拿着刀的杀人魔,要把我大卸八块!

    “格格格……格格格……”

    妈妈!爸爸!救命啊!我不想死!他越来越近了!莫非吓得连救命都忘了叫,只是把恐惧到极点的眼睛睁得更大,身上的汗毛全部竖了起来,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绿,在那个高大的身影离他只有一步之遥、遮住了所有从窗外透进的阳光时,终于……晕了。

    “老师先吃个苹果吧,我不会做早餐……”

    正微笑著对莫非扬起左手里又红又大的苹果,难得会这么讨好别人的穆野,脸上温和的表情完全僵住了。

    “……老师,老师?莫非?非非?”无论他喊什么,床上紧闭双眼的美人儿都不理他,他大惑不解的摇了摇头,蹲下来仔细探看。

    莫非的呼吸是出多进少,头软软的搭在枕上,看来……好像是睡著了,不,应该是晕了才对。

    “难道是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吗?”穆野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语。

    “不会啊,我这么卖力的讨好,又陪他做爱、又帮他请假、还亲自削苹果给他吃,他可能……从来没遇到这么好的情人,太感动了。”

    对,一定是这样!穆野坐在床边,开始笨拙的削那个大大的苹果。

    会高兴到昏过去也不是没有的事,以前有个床伴就有在高潮时失去意识的表现,没想到莫非还真热情啊,这个苹果好大,等他醒过来就可以吃了。

    一个不小心,穆野切到了自己的手指,血流得即快且急,瞬间便染红了刀刃,正手忙脚乱时,莫非悠悠醒转,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杀人狂手上沾满血的刀。

    我的血?!

    “啊!……”撕心裂肺的再次尖叫了一声,莫非又……晕了。

    吓了好大一跳的穆野,怔怔瘫在床上、五官有些变了形的莫非,连正在流血的手指都忘了管。

    “真难听!难道……老师上学的时间太长,有些学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