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我叫穆野,个性……怎么说呢,是平常人所讲到的那种纨绔子弟,从出生到现在从来不缺什么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只有不想要的。家里人常年在外地,从六、七岁起,我就已经习惯一个人待着。

    小时候睡觉,我喜欢抱着很大的枕头,后来发现这个举动很折损男子气概,所以换了一种方法,开着电视睡觉,声音越大我睡得越熟。

    到了十二、三岁,我找到了更好的办法,让别人陪着我睡。当然了,不只是盖上被子,闭着眼睛,比起睡觉我更中意SEX。我所有科目的成绩都很差,英文里我只喜欢这个词,简单、明了、痛快。所以在我身体的构造刚刚具备某种功能的年纪,我就迫不及待的予以实施。而事实证明,我天生是男女通吃的类型。

    我的第一次性经验,是跟一个远房的表哥,他那年十六、七岁,放了暑假跑到我这边玩,我早就把所谓照顾我生活的保姆赶得一个不剩,那么大的房子里只有我们俩。两个人睡到半夜,就那么糊里糊涂的都有了状况,相互帮忙,帮来帮去自然就做到了那一步,我先是觉得好玩,后来他告诉我两个男人也可以做爱,我兴致勃勃的让他教我,那个本来就没什么节操的家伙很愿意引导我,在进入他身体的那一瞬,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用最合适的词形容,就一个字:“爽”。

    自那天以后,他跟我实践了所有的体位,所有的方式,我挺喜欢那个家伙,因为他的直接了当,我欣赏他说的一句话:性就是性,不会是他XX的什么别的。这小子跟那个我唯一喜欢的英文单词一样。

    他回去的时候,我没去送他,只是在前天晚上跟他猛干。第二天他是两腿发软上的车,回家后给我打的电话里嘿嘿笑着说:“表弟啊,你已经青出于蓝了。”

    之后的我,开始了长时间的淫乱生活。我的身材和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的多,所以太容易找到伙伴了,相比之下,男人要好过女人,他们在SEX上的开放度更高,什么都愿意做,也更知道怎么让我尽兴。当然女人的身体也不错,又软又香、皮肤滑腻,适当的羞涩别有风味。

    我只讨厌一种人:妄想耍我的。女人还好一些,直接甩掉;如果是男人,会让我有恶整他的冲动。

    我喜欢的第二件事,篮球。我不喜欢别的运动,只有篮球,我热爱射篮那一瞬的快感,被我控制着的弧线正中篮框时的感觉,并不亚于一次小小的高潮。

    从初中开始,我就打校队,一直打到现在的学校。差得一塌糊涂的成绩可以用金钱弥补,校长让我自己挑一个系挂名,体育我不去,因为不想成天训练,最后在一堆专业里随便挑了个美术,实际上我根本不上什么课。

    我周游在校园的每个教室,东玩玩西跑跑,几千人的学校最大的好处就是美人不少,在毕业之前,说不定能让我体验得八八九九。

    三天以前,我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看上谁,晚上睡觉都有点失眠了,正在到处瞎转,突然看见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家伙。

    身高大概175公分,穿一身保守的西装,但一点儿也不折损他的美貌,五官都是不大不小的那种,皮肤近看象上好的瓷器,他的腰部线条看起来……很淫荡,微翘的臀部也是,走路的姿势很正经,但一般外表越正经的男人床上就更放纵。

    我当时就口干舌燥,很想直接把他压倒,但起码还是应该先认识一下,所以我问他:“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用了“请”字,这个是一级品的待遇,他好像有点惊讶,但抬头看了我以后立刻做出反应,他用那双不是太大,却媚得要命的眼睛看着我,而且毫不掩饰对我的兴趣——他微勾起那张红艳艳的嘴,给了我一个充满诱惑的笑,说话的嗓音低沉柔软,略带点沙沙的感觉:“我叫莫非。”这个声音也是极品,在床上会更销魂。他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不知喷了什么,我的嗅觉倍受刺激。

    我很直接的摸了一下他的手,他反握住我,纤细的骨节,冰凉的触感,我的身体已经有点发热。

    他这么热情的邀请了我,我很满意,正要跟他约个时间,他却说:“对不起,我要去上课了。”

    上课?他的穿着倒不象学生,临走前他又对我笑:“我教哲学。”

    我望着他的背影,身边仿佛还飘来他那种香水的味道,真是催情效果一流的高档货,我以前从来没闻过。

    第二天,我就把他的事调查清楚了,莫非,二十四岁,哲学博士,因为太年轻而屈居助教,曾经是所谓天才一类的学习机器,一家人全是书呆子。我简直想笑,他应该很苦恼吧,关于自己是同性恋却又为人师表的事,这种环境很难找到性对象,所以才那么饥渴,迫不及待的勾引我,我会好好满足他。

    在他的课堂上,我对他使了无数眼色,他一一回应,对于我的邀约,他也很爽快的答应了,接下来就该享受无上的性爱。

    到了我家,他很积极的跟我到卧室,谁知道要做的时候他又装模做样起来,我有点生气,他难道想耍我?

    看他那副样子象是在拼命抵抗,却没使出什么力气,我才明白原来他是个有被虐倾向的0,需要那种刺激。

    呵呵,不管他想怎么玩,我奉陪到底,对于一切能增加情趣的玩法我都没意见。

    我演得挺投入,他比我还要投入,他装做害怕的模样真是令我欲火焚身,想必他已经练习了很久吧。他可能不太喜欢接吻,吻技生涩得很,但演那场强暴的戏真是象极了,为求逼真,我连多余的爱抚也全省掉,他果然更兴奋,兴奋得过了头,受伤了也不说一声,弄得流了好多血。不过,就算他要我停,我也不一定停得下来,他的体内象是置身于天堂,紧热的黏膜比处女的那里还要舒服,我没能够坚持太长的时间就一泄如注了。

    他什么地方都让我兴致高昂,只有一点不好,太爱哭了。虽然他哭泣的脸也很性感,但长时间的哭就有些烦人,再怎么说也是个男的,他沉浸在那出戏里的热情太过分了,这个毛病得改。

    我斜躺在床上,把他圈在怀里,淡淡的血腥味和他那种香水味混合在一起,对啊,我忘了问这是什么牌子,即使是做爱以后、洗了澡也不会消散,风骚的家伙。

    他被抱在我怀里的角度也很适合,不管正面背面都刚好紧贴,没有什么缝,嗯,太好了,就算只抱着睡觉感觉也很好,训练个一段时间,他会是我最出色的性伙伴。

    我一边闻着他身上的味道,一边开始幻想,在床上、书桌上、浴室里、窗边、阳台……任何我曾经享受过的做爱地点和方式都要跟他试试,他摆腰的样子、呻吟的样子、哀求的样子、高潮的样子……任何羞耻的面孔我都要看,最起码短期内我不会对他厌倦。

    他那种被虐的倾向对他的身体有点吃不消,我会试着让他喜欢普通的做爱,但如果实在没办法,就随着他好了。象他这种美人,任性一下我是可以接受的,只是要多准备一些SM情趣用具来讨好他而已,那些东西我也玩过,不算太陌生,至于他容易受伤的体质,只好多牺牲一点时间来让他适应了。莫非啊莫非,你是第一个我这么费心讨好的人哦。

    在满心的期待与兴奋中,我不知不觉打了个哈欠,抱着怀里的美人儿见周公去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