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这个蛇……什么玩艺儿?你他妈快说!”

    “……滚开……”

    “哼……什么喜欢我,你就是喜欢跟男人干!”

    “……我……我有艾滋……你别碰我……”

    “艾滋?你到底跟多少人干过?”

    “不关……你的事……”

    “艾滋?……艾滋老子也认了!”

    回来的第二天我去了老爸那边,阿姨的肚子已经大得吓人,临近最后关头。即使如此,那天的饭菜还是她做的,她的身体和气色非常健康,而且从内心里透出即将做母亲的喜悦。我和老爸都劝她多休息,为她的好动担心不已,可她微笑着说:“不会有什么事的,还剩一个多星期呢!”

    老爸倒是有点等不及了,盼着小孩快点出世,他找了熟人“探查内情”,好提早准备婴儿要用的东西,经过证实是儿子,也就是说我马上会有个弟弟了,这个消息颇能满足我卑鄙而自私的愿望。老爸对生男生女倒没有什么偏见,阿姨也一样,我嘛,只能感谢老天待我还不算太薄,赦免了我“断子绝孙”的罪行,不致让我背负更多内疚。如果阿姨这次生的是妹妹,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命运,注定不会结婚生子的命运。

    抓紧时间到单位报了个道,定于下个月上班,接着就得忙李唯森结婚的事情。我和小川尽量把客单上的每个人都通知到,再加三催五请,每天晚上跟李唯森核对代收的礼金、剩下的空闲就陪他买一些没准备好的东西,到婚礼的前一天总算弄得差不多,当晚我们一大群老朋友为他开了个“最后PARTY”。

    当然,不会有艳舞女郎的出现,我们只是聚在一起聊天、喝酒以及唱歌,作为主角的他表现得相当活跃,我和小川坐在他的左右为他挡酒,以免第二天误了正事。

    我们三个人的歌喉都还算不错,但那晚我觉得很疲劳,没什么唱歌的兴趣,他和小川一首接一首兴致高昂,翻出不少高中时代的老歌,他把那首曾经很喜欢的“天生不是情人”连着唱了两遍,我拍拍他的肩:“别唱这个了,不吉利,原唱的人都死了好几年,你明天结婚呢……”

    他意味不明的看了我一眼,干脆站了起来,跑到荧幕前面猛唱,除了小川,谁都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小川悄悄跟我咬耳朵:“怎么了,他好像生你的气,你们还没讲开啊,都这么久了……”

    “……没事,别管他了。”我淡淡回了小川这句话,轻轻闭上眼睛向后靠去,却仍然不能阻止那些熟悉的歌词钻入耳膜——“若是昨天相爱过现在痛心怎么只是我两眼沾湿的我难觅已熄恋火旧日也许相爱过但是角色不小心弄错你我何时何地掠过听不见痴缠如象没有旋律的情歌……”

    我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这个对我没有意义,如果他的感情真有这么纤细,便让他认为我是耍了他一场好了,我不会忘记他明天结婚的事实,更没有破坏这个婚礼的想法,既找不到理由也找不到立场——我们的关系已经定了位,我和他都会做到,我们在重逢的那一天达成了共识。他今晚的表现……应该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已,就算他对我还有不满,也只是一年前自尊受损的残留吧,我和他的那一点点往事,早已是风过了无痕了,明天……就是最后的落幕。

    那天别的人玩到很晚才走,我和小川因为第二天要忙就提早回了家,据朋友们讲李唯森一直唱歌唱到十二点多,还是他们给押回去的。那家伙在路上嘀嘀咕咕,说他们不够意思,最后一晚都不陪他尽兴,惹得朋友们统一阵线挤兑他:“结婚是大喜事,你发个什么牢骚!”

    次日的婚礼热闹之极,新婚夫妻都算得上俊男美女,神采奕奕穿着礼服迎宾送客,其他杂七杂八的事儿是我和小川包办的。宴席上所有宾客几乎都到我们这一桌敬酒,我们整桌人都喝了不少,到宴终人散时已经倒下了几个,我是纯粹凭着一年来喝高度酒的经验硬挺过来的。

    小川的酒量也进步不少,他工作的职责之一就是要能喝酒,陪领导喝了这么久,他多少有了些道行,而李唯森在我们全体严密保护之下仅喝到半醉,毕竟他新婚,还要留点形象进洞房。

    宴席散了以后,我跟小川陪他上车,再一直把他送到新房门口,他本来应该没什么事,坐了车却有点摇晃起来,上楼时我们很小心的一左一右搀扶他。

    他汗湿的手掌牢牢拽着我的,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体的不适,我正要问他,他就连手指都用上了力,几根指甲深深刺进我的掌心,我借着楼梯口的灯光看了看他的脸,只看到他一脸的汗和皱起的眉头,于是我什么都没说,把那种痛楚强忍下来。等到了新房门口,门上大大的“喜”字闪耀着夺目的红光,同时我的手心感觉到麻木的黏湿。

    我们合力把李唯森推进门,把他交给先回了新房的嫂子,之后我才有时间看向自己的手——已经开始流血了,虽然只是破了点皮可颜色非常鲜艳,小川惊讶的低呼:“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苦笑着轻轻带过:“没什么……开酒瓶的时候刮到了。”

    “你太不小心了吧,开酒瓶也弄成这样!”

    就这样,我和小川总算完成了任务,两个人疲累又轻松的散步回家,顺便让夜风吹散一些先前囤积的酒意,谈笑中我随口问起他的婚期。说到这个,他不同于以前的满脸惊吓,只是用闷闷的音调说了声“不急”。

    礼尚往来,小川也问了我恋爱方面的事,我还是那一句:“碰不到合适的,不如一个人,以后再说吧。”

    小川开我玩笑,是不是还想着那个初中同学,我愣愣之后笑着回答:“……早忘了,连她长什么样也记不清了呢。”

    小川居然很严肃的叹息了一声,眼神直直落在我脸上:“高郁,是不是……真心喜欢的人,做恋人反而比不上做朋友长久?”

    我真是吓了一跳,小川这句话挺成熟的,想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我一边点头一边问他:“小川,你有心事?怎么突然说起这种话?”

    心里一向藏不住事的小川这次什么都没告诉我,只是低低的说了几个字:“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回到家躺在床上,手心里的那一丝痛此时才真切感觉到,迷迷糊糊想了一会儿,我懒得也不愿深究李唯森今天的举动,反倒是小川让我有些担心,他基本上算是一帆风顺,不会有什么大烦恼吧?或者他的人生太顺当,更经不起挫折,我还得多陪他一些,他可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我不想他发生任何不好的事,包括心情低落。

    李唯森的婚礼之后没过上几天,阿姨就进了医院,成功顺产比我小二十几岁的弟弟,那小小的五官就象是老爸的缩小版,为我填补了又一个遗憾——我的脸一点都不象他,完全是老妈留下来刺激他的原装复制品,也是老妈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吧。

    到单位里重新分派工作,我又干上了老本行,专跑那些无聊的新闻,不外乎什么奇闻异事、大会要旨,正面当头、负面少许,紧紧跟随本国政局的大方向。

    那段时间我来回奔波于单位和老爸那边,连吃饭的问题都是在这两处解决,余下的一点空闲就用在小川身上,跟他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可无论我怎么进行正侧面反复刺探,都没能把他的心事给挖出来。

    老爸则开始对我施加某方面的压力,成天关心我的恋爱问题,阿姨坐完月子又变得精神百倍,正好拿了一年产假,除了照顾弟弟还有闲功夫穿针引线,为我介绍女孩子的热情无比高涨。以前最多是嘴上提一下的事情如今变成事实,短短几个月里我头都大了几倍。

    当然,迫于无奈我也见过几个相亲的对象,但从来没有谈恋爱的心思,我这一生不可能给哪个女人一个幸福的家庭,既然如此我宁愿对她们“百般挑剔”,不管是多好的女孩,在我嘴里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老爸和阿姨不止一次问我:“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

    我的回答是以不变应万变:“其实就是没那种感觉,再说我也不大!”

    “那你什么时候才叫大?”

    “……起码……三十以后吧……”

    我没想到这句话弄巧反拙,他们的热情更高涨了,生怕我有照一日变成滞销产品,隔三差五把陌生的女孩往家里带,最后……我只能使出终极手段——回我一个人的房子吃饭,一个星期至多去他们那边两、三次。

    为了这个他们耿耿于怀,我唯一的理由就是工作太忙,好在这也不完全是假话。接近年底工作强度确实比较大,经常会有不定时加班的情况。

    好不容易逃出相亲的威胁,我尽量多抽时间跟小川见面,旁敲侧击行不通我只能观察表面,发现小川近来烟酒量增加不少,而且时不时都会叹气,他女朋友出现的机会也是寥寥无几。最奇怪的是他女友给我打过几次电话,问我知不知道他在哪儿,找他老找不着。

    于是,我选了个休息日把小川带回家,长聊之后还留他吃饭,居心叵测的灌了一点高度酒再摆出一脸生气的样子,让他对我说实话。

    在我这种强劲的攻势下,小川终于变了脸色,说出一句我无法理解的话:

    “……我后悔……我一直都后悔……”

    “后悔什么?”

    “后悔那天……没跟你把话讲开。”

    “什么话啊?你到底说什么?”

    “……我不想结婚,不想!”

    我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他的言辞太没有逻辑,让我老化的思维跟不上;我象个傻瓜一样看着他,他的表情似乎很痛苦,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小川。

    我正要换个沉稳的语气开口,他突然抱住了我,用力之大几乎令我窒息,随后……他就吻了我,那种凶猛的动作也是完全陌生的,我一时之间忘了反应,只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和嘴唇里浓烈的烟酒味,我想的居然是:“这小子……怎么抽了这么多,不怕肺穿孔?待会儿要好好骂他……”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电话铃声把我从失神状态拽到了现实,我使劲推开小川的脑袋:“……电话……”

    三步两步跑到床前接起电话,彼端传来的声音又让我失神——小川的女朋友,这个巧合还真是来得及时。

    还是那种焦急的语气,她问我见到小川了吗,我立刻大声叫:“小川!”

    他慢慢走过来,低着头面色犹带潮红的从我手里拿过听筒。那边讲了好长一串,他只是“哦”、“嗯”了几声,最后的结语是:“……我明天找你。”

    等他放下电话,我就象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跟他谈话,他先前的那些古怪冲动又消失了,总是眼神迷蒙欲言又止,我此时也有了一点不妙的预感,老老实实跟他说些不着边的琐事,他勉强应对了几句,便说有很重要的事,得回去好好想想。

    我当然担心,只得让他“冷静的想透”,等想出个结果再告诉我,他挤出一个艰难的微笑:“嗯,我也该长大了……你等着收我的EMAIL吧。”

    此后他连着几天没跟我联系,某天夜晚我的信箱里收到了他的一封长信:

    “郁,我有很重要的事告诉你。

    我是第一次这么叫你,也是最后一次,呵呵,别嫌我肉麻哦。以下的这些话,我也只说一次,看过后就删掉吧。还有,我相信你即使看了这些,也不会看不起我,虽然它们是平常人无法接受的。

    郁,很久以前你说那只是个玩笑,我当时不敢反驳,但在我心里它是认真的。我曾经觉得接吻是天下最恶心的事,可跟你的那一次,很美好,比任何人都好。我曾经想对你说‘我喜欢你’,但怕你骂我变态,今天我还是要跟你说这句话。

    我喜欢你,很喜欢,比所有别的人都喜欢,你是男或者女都不重要,我喜欢的是‘高郁’这个人。我确实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我老想亲你,这种感觉是不是变态呢?而且亲你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很激动,我甚至想……下面的就不说了,免得你恶心。我一直犹豫不敢跟你说,是怕我们的友情会受到损害,因为我们已经很亲密,我已经很满足。

    那天晚上,我有一刹那差点变成野兽,我想把一切揭开,让你知道我的心情,也满足长久以来的愿望,好在那么巧,我及时醒了过来,如果真的做了,你要么恨我;要么原谅我;之后……你会尴尬、避开我、不再理我,而就算我们象男女之间那样恋爱了,我们也再回不到从前。我不敢想象我们什么时候会吵架,什么时候会紧盯着对方,什么时候连彼此跟别人说话都会妒忌到大闹一场,然后分离、复合、再分手……我想,我们都受不了。那样的话,不如什么都保持现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也许,友情才是最长久的,这几天来我终于彻底想通了。很庆幸我没做出太过分的事,才可以清醒理智的换个方式告诉你这些。

    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歌词是这样的:情愫与相思如最爱的书末了那一章没翻开的勇气故事何样美终极是分离不敢好奇玷污结尾犹如无人敢碰秘密现在被揭晓明日想起我们其实承受不了欢乐今宵虚无缥缈再无余地继续缠绕谈情一世发现愿望极渺小留下一点距离回味犹自心跳欢乐今宵虚无缥缈那样动摇不如罢了

    它也是我想了好几天的结果——留下一点距离,我永远为你心跳,就算我结婚生子,心里永远有你的位置。这一生一世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也是我最喜欢的人,这样才是我要的永恒。

    好了,肉麻的话就说到这儿,顺便告诉你我另一件困扰的事。她怀孕了,所以我们必须马上结婚。我前段时间躲她,因为我害怕,我不敢想到我要做一个孩子的父亲,做一个女人的丈夫,我自己都只有这么大,说实话我是吓破了胆,我根本无法想象手里抱着个孩子的感觉,可她找不到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了。我爸骂我不负责任、幼稚、自私、丢人,我确实是这样吧……但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是个男人,所以还是要负起我的责任——这是我自己做出来的事情,而且她为我付出太多。再说我对她,也不是没有感情,那么……下个月来喝我的喜酒哦,我会努力做个好爸爸的,当然……还有好丈夫,呵呵。

    答应我,再跟我见面不要尴尬,我们是永远的、最好的朋友,一直到老都要这样,你要做我儿子的干爹,不准逃!”

    看完这封信,我静坐良久,往他的邮箱也寄去一封信,上面只有一句话:“小川,你真的长大了。”

    小川新婚前夕,我和李唯森又再见面,风轻云淡的谈笑自若,三个人一起犹如从前般相处,小川的新婚事宜同样是我和李唯森在忙,频繁的出入于各个商城店铺之间。

    李唯森跟婚前的区别就是稍稍胖了一点,看得出嫂子对他很不错,小川的婚宴上他携夫人坐在我们旁边的一张桌上,一对璧人羡煞多少尚未婚嫁的单身男女,我微笑着看见他的未来,美满幸福而且与我无关,这样……也就够了,不管我的立场是以好友还是以曾经爱过他的人,此等结局都算无悔无憾。

    谁会想到,小川结婚还不到两个月,李唯森就出了事,他今年之内挪用了一笔公款投资做自己的生意,这种投机行为在约满结算时便捅出了篓子,差的钱倒是想办法还的七七八八,可整件事性质恶劣,作为国企的员工可能要被告上法庭,人已经直接扣到检察院。

    这件事小川能帮上一点忙,我和他一起找了几个检察院的朋友,再花了点钱到李唯森的单位去疏通,最后的结果是让他自己停薪留职,过一段时间风声小了再说。

    接李唯森回家后,我和小川实在忍不住说了他几句,他对小川的话倒是没什么反应,可对我的态度就不同了。他的原话是:

    “我让你帮忙了吗?是不是要我感激泣零你才高兴?我丢这种人你就可以教训我对吧?下次要再有什么麻烦,不敢劳驾你出马,我不会这么容易玩完!”

    小川连忙劝他,可他说完又不开口了,很潇洒的站起来到房里转了一圈,再出来时手上拿了笔还有稿纸:“你花了多少,我给你打张欠条,无论怎样我都会还你。”

    我呆呆的站在那儿几分钟,把刚才听到的通通消化了一遍,这才明白他根本连朋友都不当我是,我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我没花什么钱……钱都是小川花的,我还有工作要忙,先走了。”我慢慢的、还算通顺的说完这些话,转身走出了他的家门。

    我走下两层楼梯,在他大院门口叫车,小川跟在我后面跑了出来:“高郁!别生气……你听我说……”

    站在车门口小川拼命的为他解释,我一一微笑作答,显示我的全不在意,随后保持着微笑一路回家,躺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我才卸下了那个僵硬的表情,黯淡的天色从窗中透进,今天……是个好阴暗的天。

    我在意的是什么呢?作为一个朋友他不该这样?还是——曾经最深切的拥抱过,彼此最隐秘的地方全都透明过,彼此最肮脏的部位也相互进入过,到头来仍不过如此?连好友关系都欠奉?就象小川说的,就象我从前认为的,一旦走过那一步就再不是朋友?从前是我不能;如今是他不能……他恨我,我终于肯定了这个事实,是因为……我放弃过他?如果说再见的那个是他,想必他今日不会如此,男人的自尊就是这样啊,我的、他的,对自己而言也许都比爱情本身更重要,我们竟然连表面的融洽也不能再维持……而这些全是我应得的。

    过往的疼痛结束太久,今天的那一刻几乎疯涌而上,我没有分析它的精力,只是觉得没意思、太没意思……我的这几年到底干了些什么?所谓最耀眼的青春岁月,全部扔在一个名为“爱”的泥堆里,而此时此刻想起那些很久以前自以为浪漫的瞬间,只剩得疲倦和嘲讽,包括那个路灯下的夜晚、包括那个拥舞的黄昏、甚至包括他跟我每一次作爱的细节……什么境界什么美丽,高郁和李唯森的过去只是某个人自以为是的想象,其实他们什么都没有,除了几次同性间乏善可陈的、被这个道貌岸然的世界所不齿的身体接触,这种关系渺小卑微薄弱而且只具有即时性,过了那拥抱的一秒就可以陌路,跟平常的419有什么不同?

    小川的心里,我还是那个最初的高郁,几近完美的高郁……但我早已不是,真实的我是一个滥透了的GAY,跟陌生人都可以随便上床,我的人生再也不会有爱情那种东西,我已经穷得只剩一个健康的身体和一张尚算好看的脸,呵……或许这个也不一定,我没做过检查的,血液里有没有什么病毒都不知道。这就是二十三岁的我,一个自暴自弃的混蛋,我曾经为林东他们的青春而慨叹,我的青春又是个什么东西呢?就连我这种自暴自弃也让自己憎恶到极点,我从那一刻起就不能停止不断的讨厌自己……

    李唯森两天后拨了我的电话:

    “……对不起,我那天太过分了。”

    “没什么,我也确实不该管你。”

    “这么说……你还在怪我?”

    “……不是,我想通了,我只是你朋友,本来就应该有个限度。”

    “……原谅我,好吗?”

    “……我们不存在原不原谅,还是朋友啊。”

    “……你……你现在…………算了,我还有事,先挂了哦。”

    “嗯,再见。”

    他的道歉我真的不需要,我不恨他、从来没有过,我唯一恨过的人就是我自己,从前有过、现在也是:我恨我为什么不是小川心里的那个高郁。

    自从李唯森没上班,他大多数时间都跟朋友们混一块儿玩,这些朋友里当然有小川和我。嫂子忙着工作也没怎么管他,可能怕他心里烦,反而让我们多找他,他家一度变成了老同学俱乐部,整天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我去得不多,往往是小川拉我才过去坐一会,陪他们打打扑克什么的,玩得差不多了就走,从不逗留太长时间。

    跟李唯森,基本上没什么别的话说,就是平常的问候和聊天,与别的朋友没有任何不同。如果小川加入我们,气氛会更轻松一些,偶尔开一点玩笑、有几个拍拍打打的小动作,就象高中时一起穷乐时的光景。但我们都不是当初那么坦荡了,小川和我有点过份的相互宠溺;李唯森和我有点过分的相互客气。别人眼里我们和从前一般亲密,我们也还是算得上亲密,只不过彼此间有了刻意把持的那个界限。

    不久以后李唯森厌倦了这种无所事事的日子,他说自己天生就没办法清闲的待着,正好他挪用的那笔投资有所回收,再多借了一些钱,便在本地开起了一个不大的酒吧。

    不用说,那儿成了同学朋友的聚集地,我们都不须约定的为他带去一些客人,他的这间酒吧渐渐上了轨道,生意还算红火。我有空闲时经常去坐一会,大多是一个人或是跟小川一起,喝点酒或者咖啡什么的,间中看着他忙碌不停的身影、跟来往客人的得体应对,发觉他就在这段时间变了很多,再不是从前那个充满野性和痞气的男孩。经过一个不大不小的挫折再重新起步的他,已经是个成功的生意人,从此都会活得不错吧。当然,他离我曾经喜欢过的那个人也越来越远,这更是一件好事——逝者已矣,至多在心内还残存一点泛黄的回忆,就象过往的旧照片,偶尔翻出来看一看却再不用伤心黯然,只剩下微小的失落感,因为……爱过的人和陷入过爱的自己都已不在。对自己的恨也逐渐平息,深埋到无人可触及的心底,陪伴孤独的宿命一起淡然生存,应该是再无涟漪。

    九九年有很多大事,五十周年国庆晚会上的焰火让我分外想念异地的那些人,特别是小毕和林东。他们的事,对小川都只稍稍提过一点,可在我心里他们是永远的朋友。跟小川不同,他们跟我有某种程度的相似,我想起他们就是想起了自己的那段经历,虽然只有短短一年,却是我真实的、生命的另一半面貌。彼此的记忆中,我们都停留在那一年,是一群颓废然而激越的年轻人,固执的活在自己的天空。比起我将要渡过的平庸余生或者他们可能遭遇的悲惨落魄,只有那个状态才值得定格珍藏。所以我们连电话号码都没有留,就此断绝消息,这些没有人说出来但彼此有默契的共识——再见就是再也不见,直到一生尽头我们依然灿烂清脆,生老病死皆可跨过。

    日子慢慢流逝,我的情况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工作、家里都平稳安逸,李唯森和小川于本年的十月一前一后喜事临门,分别得了儿子、女儿,我们都开着玩笑让他们订下儿女亲家得了。

    李唯森的儿子长得虎头虎脑,挺逗乐的;小川的女儿则象个小公主,粉嫩可爱,他们俩连带夫人都争着抢我这个干爹,我是照单全收,安心的等着两个小家伙可以开口叫我的那一天。

    老爸和阿姨还是那样,对我的终身大事着急得很,最常说的无非是:“小郁啊,你看看唯森和小川,都做爸爸了,你也该动一动了!”

    我说弟弟不是还小吗,才刚开始学说话,你们还是多注意他吧,我的事自己有分寸,不到三十岁不考虑个人问题。

    “分寸?我想当爷爷了……结婚早有好处,太迟的话……我跟你阿姨老了,带不动孙子了……”

    老爸的嘀嘀咕咕让我心里很难受,现在我还不算大,当然没什么,可到了三十怎么办?COMEOUT?我不能那样做,我真怕老爸爆血管,这两年他血压越来越高。想来想去我都没什么完美的解决办法,但我不婚的决心绝对不会变,以后的事……只有以后再说了。

    千禧年的到来也是一大盛事,那个圣诞我们一群朋友包下李唯森的酒吧狂欢庆祝,说是狂欢,也没什么别的,就是话当年、一块儿唱唱歌、喝点好酒。

    大伙儿口沫横飞聊足球聊电影聊女人,小川和李唯森当然也不例外,结了婚无所谓,只要嫂子不在,说起黄色笑话比以前更放肆。但他们俩说着说着就开始咬耳朵,离整体的大话题越来越偏,不经意冒出来的词全是“奶粉”、“尿布”之类,大家都挤眉弄眼的笑他们俩:“不是奶粉……是奶爸!”

    听了这种话小川有点脸红,李唯森却若无其事:“你们也得学学,将来再求我就要收学费了!”

    这样的李唯森,真象个好丈夫、好父亲,我做梦都没想到他的生活还会有什么变化,可不过是几天以后,他就做出了我没想到的事。

    那是新年到来的第五天,我记的非常清楚,二零零年元月五号,好一个寒冷又阴郁的天。我和小川约了到他的酒吧去坐一会,但小川临时有事没来,那时候已经很晚了。

    我喝了一杯咖啡就要走,他从另一个桌上跑过来挽住我的肩:“怎么每次一来就走,不多坐一会儿?”

    我用有礼的微笑回答他:“我还有点事。”

    “是要跟女朋友约会?”

    确实……老爸今天跟我介绍了一个女孩,想起先前的别扭我心有余悸,不禁尴尬一笑,因为他说中了我的痛处。

    他眼神在我脸上转了好几圈,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真的啊?你的喜事也快近了?”

    我真没法说,只好继续尴尬的微笑,他也跟着怪笑,随后凑近了嘴在我耳边低声说话:“先别急着走,我待会儿要你帮忙,那边的一桌客人非要拉我喝,我都快扛不住了!”

    我犹豫了几秒,他又在我耳边说了声“拜托”,看来真是迫不得已,可能对方阵容太强大,我知道他一向不在喝酒这件事上认输的。

    所以我充分发挥了我所有的“能量”,跟他一起过去陪那桌客人猛干白兰地,后来又混着喝了一些别的酒,总之到最后我是彻底完蛋,连眼前的东西都看不清,只觉得昏暗的灯光不停转来转去。

    那晚我起码吐了三次,把一整天吃的东西全还给大自然了,甚至还加了不少胃液什么的,他一直扶着我说“不好意思”,那声音听起来也是无比遥远。

    等我吐得告一段落,他把我慢慢扶到酒吧里的一个小包房,让我躺在沙发上休息,我含混不清的说:“……我得……回去……”

    “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家?现在已经打烊了,我们在这儿睡一晚吧。”他贴在我耳朵上讲话,我此时都还没想到什么,只是本能的怕痒而往旁边让了一点。

    “……高郁,你还醒着吗?”

    我混了好半天,才低低的“嗯”了一声,他这时候好像在帮我脱鞋。

    我觉得又有点不舒服,正要睁开眼,他的体重便压了上来,双手也钻入我的裤子向下探索,我震惊得头脑发木,可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无用的挣扎着勉强开口:“……你……干什么……别……”

    他很快的除去我下半身的遮蔽,嘴里也没闲着:“你不想我?我可想死你了!”

    “……你……王八蛋……你都是……做父亲的人了……”

    “做父亲又怎么?你不是喜欢我吗?证明给我看啊!”

    他说的话让我浑身冰冷,用不知哪儿来的潜能给了他一耳光,他不痛不痒的笑声无比刺耳:“呵呵,打得这么轻?舍不得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我身体被翻过去的同时,他发出惊讶混合着愤怒的逼问,可能是看见了那条小蛇,我只想让他别碰我,干脆用艾滋来吓唬他,但他的反应可说是匪夷所思,而他接下来的举动不是我想象中的暴力,反倒是不遗余力的挑逗。

    也许是结婚让他的性爱经验丰富了很多,他的动作不再象以前那样粗野毛糙,他让我反坐在他身上,用嘴唇和手指细细触抚我每个敏感的部位,从耳后到乳尖、从腰身到下体……我这副曾经放浪过的躯体不可自制有了强烈的反应,尽管我从来没有象此时般痛恨自己——他用的不过是很久之前的老招数,我却还是上了恶当。一个有妻有子的男人,还对同性的朋友做出这种事,最可笑的是我竟然也有欲望。

    那个晚上,我真的想死,他进入我之前说的话是:“你不是也很想,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不就是个同性恋吗?跟我干或跟别人干有什么区别?”

    是啊……没有区别,就从那一天开始,他跟我曾经的那些露水情人再无区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