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猜猜我在哪儿?”

    “呵呵,不会在我家门口吧?”

    “……你他妈真是聪明!”

    “什么?真的?”

    将近寒假,小川的电话越来越勤,每次都说好想快点回来;可李唯森的电话和信越来越少,每次聊起,他都津津乐道于在那些朋友身上接触到的花花世界:“唉,人家来当兵都有花不完的钱,一有假就请我出去玩,钱可真是个好东西……”

    我说你交朋友可不能光占人便宜,他不以为然的顶了回来:“是你我才说,交朋友当然得有用才行,咱们也该长大了……你也学着点,别说我没提醒你!”

    “……是啊,你确实长大了……”我心里凉凉的,他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成熟”?一股强烈的失落感让我口不择言起来:“那我和小川也是这种朋友?”

    “你!”他在那边想必是暴跳如雷,过了好一会儿才再度开口:“……如果当你们是,我会跟你说刚才的话吗?得,换个话题吧,我就快回来探亲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电话中争吵,他没有摔我电话却做出了解释,我觉得自己确实太过分:“……对不起,就当我没说……快点回来哦,小川也快了,我们三个好久没聚过了!”

    “嗯,我知道,他跟我说了,这次我不能留在家过年,但可以陪你们不少天呢!这小子的女朋友还是那个吧?这次是认真的喽?”

    “但愿哪,就怕他贪心不足,你又不是不知道他……”

    “你呢?还是那样?眼界太高了吧?可别说你还是处男,笑死人……”

    “有什么好笑?你还不是在当和尚?”

    “嘿嘿……顶多算半个,我可没你那么‘清纯’。算了,不跟你聊了,再见。”

    我还没来得及细问,他已经切断了电话,我怔怔的想了半天都想不通,他在那种环境下也能有“实践”机会?太扯了吧?

    还没到假期,小川考过试就回来了,第一次找我是一个人来的。

    在我家的大门口,他只说了声“我好想你”就紧紧抱住我,并保持着这个姿势静止了很久才放开,他只有发型和身高变了一点点,别的倒跟从前一样。

    我微笑着捶他一拳:“你好像长高了……女朋友呢?怎么不带来让我见见?”

    “你才长高了呢!见我女朋友多的是机会……喂!我们这么久没见,你难道不想我?尽说别的事儿……”他那副夸张的表情还是没变,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想啊!我想死你了!可也不能老站在门口吧?”

    “呵呵,我都忘了……我跟你说,我今天可不回去了,要跟你聊通宵,顺便亲热亲热……”

    “你个死小子,跟女朋友还没亲热够啊?敢来调戏我……”

    “………………………………………………”

    我们笑笑闹闹任时间流走,一直躺到了床上还在继续长聊,小川突然对着窗口叫了一声:“咦?下雪了?你快看!好漂亮哦!”

    果然,我没注意到的窗外飘起大雪,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小川靠在我身上一起凝望那片飞舞的美景,耳边传来的气息仿佛有些灼热:“……高郁……”

    “嗯?”

    “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我们三个一起在雪地里……”

    “当然记得……”

    “那个时候,如果只有我们两个的话,我一定会……”

    未完的话消失在唇际,一种温暖的触觉覆上我的嘴,小川的脸变得很近、很近——

    他在……吻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太强烈的惊奇取代了一切感知,我唯一能做的是睁大眼睛看着他,他的手臂伸入我的后背,再一次紧紧的抱住了我。

    他的脸非常红,可他的动作似乎很坚定,舌头试探着慢慢进入我的口腔,在其中轻轻搅动。我大脑一片混乱却任由他做着这些,舌尖被吸吮的部分传来了微微的酥麻与粘腻。

    这是太温柔的一个吻,温柔得让我无法推拒,我几乎是很自然的反抱住他回吻起来,无关思维,仅出于身体的直接反应,我们在渐次急促的呼吸中同时闭上了眼睛。

    漫长的拥吻过后,我们都说不出话,视线也各自看向不同的地方。过了不知道多久,我低低的说了声“睡吧”,就转身关上了灯,被窝里我刻意离小川远远的一动也不动。僵持着那个困难的姿势直到半夜我才朦胧睡去,隐约中好像听到了一句话:“……对不起。”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小川已经坐在床头,在我睁开眼睛的一瞬他飞速移开了视线,并“腾”的一声站起来准备离开。

    “赵平川!”我大声叫出他的名字,他僵硬着身体转过头,眼里是满满的惶恐。

    “小川,忘了那事儿吧,只不过……是个玩笑,以后别那样就行。”

    “我不知道……我脑子很乱……”小川怯怯的看着我:“……昨天晚上那会儿……我真的很有感觉……我……我是不是……”

    “你没病,是气氛不对知道吗?你可能……把我当成女的……”我故意笑着骂他:“……你啊……跟女朋友在一块儿腻多了!”

    “……是吗?”他好像不大相信的样子,我赶紧加了几句:“别想了!你真想变态啊,你肯我还不肯呢!哈哈……”

    听到“变态”两个字,他明显的瑟缩了一下,从前那副潇洒劲儿全没了,我趁着机会再对他加压:“我们永远是最铁的朋友,对吧?”

    “……嗯。”

    小川他应该只是一时的冲动,这小子对漂亮的景色和人都没什么抵抗力,在昨晚那种该死的气氛下会出格也是可能的,跟我的情况绝对不同。我千万不能把他拉上这条路,更何况他根本不是,他喜欢的是女孩子。就算那个词刺伤了他的自尊,也不失为一个必要的手段,作为朋友的我只能这样。

    用嘻嘻哈哈跳过了最初几天的尴尬,小川跟我很快就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少不了一起聚餐、玩乐,我也认识了他的女友,长相比他说的还要漂亮一点,也确实算得上成熟体贴,小川找到她真是挺有福气的。

    小川回来大概一个星期以后,我到老爸那儿去了一天,听他说现在跟一个女同事开始交往,我是特地去“审查”的。

    跟他们一起吃了两顿饭,我觉得那个女的还不错,年纪比我爸很小几岁,离过婚、没孩子,对我不知道多热情。那天我们父子一起喝酒、抽烟,老爸“呵呵”的笑着说我长大了,想做的事就可以做,我们都挺高兴的。老爸要再婚对他而言是件好事,我绝对赞成。

    我已经很久没那么开心,一直陪老爸聊到深夜才半醉着打的回家,他跑出来说要送我,被我一句话赶回去了:“你不是说我长大了吗?回个家都要你送啊?”

    刚一到家,电话就响了,接起来一听居然是那个臭小子——李唯森,他笑嘻嘻的让我猜他现在在哪儿,听那语调可能也喝了不少酒。

    我想都没想,开口就说出自己此时最渴望的事,他的回答却真让我吃了一惊。

    打开大门,他就拿着手机靠在门框上对我邪笑,脑袋上是一个短短的小平头,嘴里当然酒气熏天:“你这家伙,找你一天都没影,跑哪儿去了?让我看看……你还真高了不少,头发怎么这么长?像个女人!”

    “……你好黑哦,改入非洲籍了?”我也笑得像个笨蛋一样,脚下感觉有点虚浮。

    进了门他直冲我的房间,一见房里那套整齐的音响设备就大呼过瘾,接着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碟片来:“这可是好东西哦!特地拿来跟你一起看的!”

    我随手接过来一看,不自觉的皱起眉头:“A片?你这么晚跑来看这个?”

    “呵,当然是要晚上看,可别说你对这个不感兴趣!”

    我坐在床上冷眼看他一副热烈的表情,酒不知不觉醒了一半。不一会儿荧幕上显现出色情的影像,我更是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让他把声音开小点,免得邻居听见。

    他眼神紧紧盯着屏幕坐到我身边,一边看一边开口:“……这个挺不错的,是不是……呵呵,真够骚的,身材也好……”

    “……那么久不见,你就有这个话题跟我聊?”我极力用平淡的语调问他。

    “当然不是……我想死你了,今天刚回来就找你,还不够哇?”

    听到这样的话,我原谅了他的“不专心”,放松心情跟他聊了起来,内容甚至包括那张荧幕上的种种动作如何如何……

    可是这家伙实在精力旺盛,都看了两张他还兴致勃勃,他那儿想必已经是一触即发了。我往下偷瞄了一眼,脸上不禁有些发烧,赶紧移开目光对他说:“你一个人慢慢看,我去那边睡觉了。”

    “嘿嘿,是不是撑不住了?那儿硬了吧?”他手一伸就抓向我的要害,我一下子没避开,脸“唰”一下红得像血,他得寸进尺的在我身上乱摸起来:“还敢偷看我?今天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哇!你别……我求饶还不行吗?”我不得不挣扎着示弱,因为即使隔着几层裤子我也有了强烈的生理状况。

    他身高跟以前差不多,可力气大了许多,我越挣扎他越来劲,嘴里的话也越发不堪入耳:“求饶也不行……我就要看看你那个东西……非得让你射出来不可……”

    “别闹了!李唯森!你住手……”我不敢大声叫,只能满面愤怒的看着他,我是真的急了:“再闹我就跟你绝交!”

    听到这么严重的话,他才放松了钳制的力量,但整个人仍然压在我的上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用腰部向下施力,这隐晦的刺激差点令我几乎叫出声来。

    “……这么生气干什么?不过……你生气的样子还挺漂亮……”他的音调变得很低,浓郁的酒气全喷在我的脸上,眼神也带着些兽性的味道:“不如……陪我玩玩吧……很舒服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让我“陪他玩玩”?玩什么?

    电视上还在不停传来女人的呻吟声,李唯森的手却已探入我的裤腰,这种局面让我觉得难堪又屈辱。我使劲掰开他纠缠的手想要起身,他反而顺势将我的手臂扭到背后,由此产生的疼痛使我闷哼了一声,冷汗都流了下来,力气也完全用不上了。

    “……你跑什么?害怕啊?”他的嘴唇紧紧贴着我的耳后,甚至故意伸舌舔了一下,我本能的颤栗之后听到了他的喘息:“……高郁,你还没做过吧?让我教你……我很行的……”

    “我不想……我是男的你知不知道,李唯森!”我从齿缝中狠狠挤出这句话,他肯定是酒喝得太多昏了头,就算我再喜欢他也不能接受这种情况。

    “……我知道……是你不懂,跟男人也很爽的……我今天……就教教你……”

    随着他的话,我整个人被他拽到床上,两只手臂也被分别钳制在头部上方,他喘着粗气看了我一会儿,突然把嘴重重的压了下来,这不像是一个吻,只像一种纯粹的侵占。

    我的嘴唇被他弄得又痛又麻,一股强烈的欲念直冲脑门,先前消失的醉意也从他传递的气息中再次涌上,趁我软弱下来的瞬间他撬开了我的嘴,用舌头狠狠吸吮起来。在几乎窒息的感觉里我想到了“咬他”,可我真的下不了口。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退让,终于松开了强硬的手和嘴,用柔软的音调诱惑我:“……我真的很想要,让我做嘛……”

    在他专注而充满情欲的目光下,我竟然忘了问他所有的事,只是把头转到一边说了声:“……关掉那个。”

    “什么……哦,我马上去关。”他迅速跳下床关掉电视,然后迅速的回到床上,之后……更迅速的开始脱衣服,那种“悉悉嗦嗦”的声音让我体温陡升,尤其是脸上烫得像要起火。

    “哇……好冷,快过来!”他一把拉起我抱在双臂之间,我不得不面对他的脸和身体,脱得只剩一条内裤的他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一边拉扯我的衣服一边说着挑逗的话:“……脱啊,我等不及了……让我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

    他拽下我牛仔裤的时候动作相当粗暴,差点把内裤也一起拽下来,我尽管正在脸红可还是生气了,骂他:“王八蛋……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凑近脸对我淫笑,声音也刻意压得很低:“我想干你!”

    我直觉的一巴掌煽过去,但他早有防备的抓住了我的手:“……呵呵,别生气,小小情趣嘛……你的皮肤真好,先亲一下再说……”

    他的爱抚动作非常拙劣,用力之大使人只觉得痛楚而决非快乐,我兴奋的原因可能仅仅出于心理和视觉——他热烈的表情、健壮的体格,还有我曾经在幻想中抚摸过无数次的肌肤。我真的很想比他更放肆,但我没有做任何事,而是温顺的躺着任由他摆布。

    只经过一点少到可怜的前戏,他就试图向我身体里插入,我说这样不行他也不理,痛苦的尝试了好几次以后我疼得满头大汗,欲望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情况当然也好不了多少,同样的一身汗,没得到释放的性欲却越发高昂。

    他让我背对着他再试一次,我想拒绝可还是忍住了,照他的话摆出了那个我连做梦都不愿想的姿势。在所有的性幻想中,我从没被人压在下面过,就算我幻想的对象是他,但真到了这一天我却是这么的贱。除了贱,我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此时的自己,竟可以容忍他到这种地步。

    正在想着这些的我,被他粗鲁的动作又一次弄得难受之极,后面好像被他的手指撑开了,而且还在接受更深的戳刺,手指上那一点点湿润的感觉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我只能努力闭紧自己的嘴不发出声音,同时尽量放松出于本能而紧绷的身体。

    当他的那儿终于整个进入我体内的时候,我已经因为强烈的不适而神智模糊,他刚试着轻轻动了一下就一泄如注了。那股热流的到来使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则开始沮丧的埋怨起来:“妈的……你那儿太紧了……第一次怎么这么难啊……”

    我趴在床上好半天都没动,听着他的话从遥远变得清晰:“……这样也好,待会儿就顺利多了……”

    “……能不能……算了……”我用很小的声音说出这句话,不知是精液还是血把那个地方弄得又湿又黏,更别说还残留着被挤塞的压迫感,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是呕吐。

    “……你很难受?没事的,一会儿就习惯了,刚才那次不算,我一向不是那么差的……”

    “我不是说你差……”

    “那不就好了!……咦,一看着你我又有感觉了,接着来吧……”

    他兴奋得很快,话一说完就抱住了我,抵在我腹部的那个东西果然又硬了,我看着他那张高兴的脸实在说不出别的,只能说:“好吧。”

    赤裸裸交缠在一起的我们,第二次做确实很顺利,他进入时已经没有太大阻力,可随之而来的疼痛却更厉害,接下来那狂猛的撞击令我几乎失去意识,不得不用力搂紧他的脖子。他汗湿的头发扎在脸上的感觉比作爱舒服得多,我亲了他的脸无数次,从紧闭的眼睛到光滑的下巴、从挺直的鼻梁到丰润的耳朵,每亲一次,我都更明白自己有多喜欢他。在他高潮来临的前一刻,因剧烈的冲撞而压抑着哼出声的我,对他汗涔涔的脸露出了微笑。

    我不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做了几次,只记得他疲倦的亲我时所说的话:“……从前倒不觉得,这下我可发现你太性感了,我要是迷上你了怎么办?”

    我软绵绵的躺在他怀里傻笑:“……你说真的还是假的?我又不是美女……”

    “……呵呵,你那儿比美女还厉害……”

    “……你他妈给我闭嘴,说得这么难听……”

    “又害羞了?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你刚才没看见?”

    “……我看是看了,可没看见你射啊……对不起,是我的错,下次我一定好好服侍你!”

    “都叫你别说了……我根本不在乎那个……”

    “………………………………………………”

    我以为,这是甜蜜与获得,就算只能躲躲藏藏,就算他不会让我对他干同样的事,可他应该是喜欢我的,否则他怎么会主动跟一个男人做爱呢?而且还那么投入那么疯狂。

    我没有料到的是,这种愚蠢又自恋的想法在第二天就破碎得彻彻底底了,连多一天都不可以。

    第二天的清晨,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吃惊:“……昨天晚上真是刺激,我跟男人从来没玩得这么爽过……”

    我只觉得一股寒气透心的往上钻,但表情没有丝毫波动:“……你原来都跟谁玩了?”

    “……跟一个战友学的,不过你比他漂亮多了,他那副长相真是……”

    “……还有吗?”

    “……一共两个,再没有了……高郁啊,玩这个可得保密,连小川都不能说,否则传出去了可不得了……”

    “行了!”我头皮发炸的看着他,深深的呼吸之后再次开口:“这些……我当然知道。”

    “……你没事儿吧,怎么这样看着我?是不是……那儿很疼?”

    多么可笑的事——他的眼神居然很无辜,我沉默了好久才问他:“……小川回来了你知道吗?”

    “……知道,我昨天找到你之前跟他们在一块儿喝酒,那小子的女朋友还挺标致的……”

    他说话时都没看我,好像发现我有点不对劲,絮絮叨叨说了些闲话就站起了身。

    我拉上被子把自己牢牢裹住:“……我还没睡够呢,你先走吧。”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径直往外面走,在门口转过身留了句话:“……改天……我们三个好好聚一次,等我电话。”

    “……嗯。”

    他走了以后,我看着空空的天花板,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奇怪的是我没哭。也许,我并不是那么喜欢他吧,我只觉得冷,可能昨天晚上感冒了。

    在无边无际的寒冷中,我盖着厚厚的被子也停不了发抖,床边的电话“铃铃”响起,来的可真是时候,我希望是我爸;或者小川。

    果然,小川热情的声音把耳膜震得发疼,我紧紧抓住电话筒就像抓住了一根火柴,可他告诉我的事带来了更多寒意:

    “高郁,你昨天跑哪儿了,李唯森回来了!”

    “……哦。”

    “我跟你说,他在追一个原来的高中同学,那个女孩昨天还跟他坐一块儿呢!看样子快得手了!”

    “……他喜欢就好。”

    “这家伙还真厉害,光靠写信和电话就能追到人家,我甘拜下风!”

    “……我还有事,下次再聊吧……”

    原来……李唯森,这个昨天晚上跟我在床上纠缠不休的人,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

    放下电话的同时,我忍不住轻声笑起来,太有趣了,人生真真如戏剧般充满不可思议,我笑得越来越大声,甚至带动了身体深处的伤口,那裂痛的感觉到底是为了什么?

    高郁,再也没有比你更傻的人了,我大笑对自己说出这句话,重重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连下来的两整天,我没跨出家门一步,那一夜给我留下了可耻的后遗症:发烧、头晕、拉肚子,还有持续的少量出血,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浴室里料理自己。床单洗不干净,我只能把它扔了,连同不知什么时候也弄脏了的被套。

    冰箱里的菜我没力气也懒得去做,肚子饿了就打电话叫盒饭,吃饱了继续睡觉,这样可以什么都不想。到第三天身体和精神都恢复得差不多了,一帮朋友的邀约也到了,我穿上崭新的衣服,在镜前训练好微笑,出门后还特地剪了个头发。

    当我整齐光鲜的出现在约好的地方,他们已经点好了菜,看见我不约而同喝了声彩:“呵,有喜事啊,打扮得这么帅!”

    他们多数是双双对对,象我这样的孤家寡人所剩无几,小川给我留的位子在他旁边,而另一边就是李唯森,当然,他们的身边都坐着女友。李唯森的那个是高中时我们班的班花,有名的清秀佳人,现在也没什么变化,还是那副安静纯真的淑女样,据说她从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工作。

    我开着玩笑说“一颗灯泡照两边”,他们俩同时给我一拳,别的朋友也都笑了起来,颇有点回到高中时代的感觉,想想这算是我们这群人自毕业以后聚集得最齐的一次。

    席上吃菜喝酒我样样踊跃,烟也是一根接一根的抽,依然是过去最爱的三五。李唯森的口味却已经变了,上次我怎么没注意到呢?

    我问他你现在都爱抽什么牌子,他努努嘴一脸苦笑:“……没钱嘛,有什么抽什么。”

    小川的烟瘾一向不大,对这个话题一点兴趣都没有,只顾拉着我划“两只小蜜蜂”,玩了几次我实在划不过他,让他找女朋友玩,那女孩大摇其头:“……饶了我吧!动作难看死了!”

    李唯森杀出来抵了我的缺,跟小川两个人丑态百出的逗乐,惹得在场的人一快儿哈哈大笑,唯一能忍住不笑的可能就是我了。他们乐完以后我讲了好几个特级笑话,将桌上的气氛再次掀到高潮,小川捂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我:“你怎么……忍得住……自己不笑?”

    “……什么都不想,就忍得住。”

    “厉害!我要学,回到学校我去逗他们!”

    酒喝到一半已经是晚上了,李唯森得送他女朋友回家,我们都让他先走,留下的人继续喝。小川非要坚持到最后,他女朋友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悄悄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不动声色的帮小川挡了一些,照他这个高兴样放任自流是不行的。

    到了散的时候,好在小川还没过量,跟女友一起快快乐乐的打车回家。我喝得不少但不知怎么就是醉不了,跟那些朋友一一道别后还能意识清醒的叫车。除了头疼,那些酒精没起任何作用,我半躺在车内的座椅上兀自觉得讽刺,现实可真幽默,还有想醉而不能醉的时刻。

    回到大院,我家门前是一片漆黑,那个死灯泡又坏了,我在门口摸了半天也没摸着本该在裤袋里的打火机,不知是不是扔在吃饭的地方了。

    没办法,我只得接着摸钥匙,手刚触到钥匙圈时突然有个人从背后抱住了我,紧接着嘴也被捂住了,我用尽力气的挣扎因为姿势不对而失效。

    “……别动,是我。”

    这个熟悉的声音令我停止了挣动,他的手也放了下来,我定下神后恼怒的骂他:“你搞什么?我还以为是抢劫的!”

    “呵呵,逗你玩玩,别生气嘛。”

    一听到这个“玩”字,我就不可自制的想起了一切。当着大家的面我不可以失态,可现在我再不想跟他有任何牵扯,这个人有女朋友……甚至也有男朋友。

    “你走吧,我酒喝多了不想理人。”

    说着话的同时我再次把手伸入口袋,可他的手也跟着进去了:“酒喝多了?我帮你拿钥匙开门……”

    黑暗中他的手越过了我的,在接近大腿根的部位肆意爬行摩擦,若是从前我一定脸红心跳,可此时我只觉嘲弄悲哀——身体仿佛已经坏死,没有一点生理上的兴奋,我真的不正常,他明明是自己喜欢的人吧?

    “把手拿开,李唯森。”

    “……你怎么回事?我还特地等你呢,真是……”我冷静的音调使他意味索然,乖乖拿出了那只魔爪,我自顾自掏出钥匙凑上锁孔,终于打开了那扇该死的门。

    我真没想到我前脚刚一进门,他后脚就跟着挤进来,关门、开灯、脱大衣、坐上沙发……手脚快得让我眼花缭乱。不仅如此……他趁我发愣的空档把我拉到沙发上,两只手立刻直奔主题。

    “你……你住手!滚蛋!”我反应过来以后劈面给了他一巴掌,虽然没多用力,可还是很清脆,他的脸上浮现出清晰的掌印。

    他捂着脸狠狠盯住我看了好几分钟,我觉得我好像应该跟他说“对不起”,可正准备开口的功夫他就抓住了我的衣领:“行啊,你打我?我今天不让你睡觉了!”

    接下来,是极其粗野的脏话和动作,我宁愿被他打一顿也好过被他那么整治,头痛加上混乱的心情使我的挣扎变得有些敷衍,他并没费多大力气就得逞了。

    当他一次次在我耳边说着“你真性感”的同时,我的身体被他恣意摆弄,后来我干脆放弃了抵抗,我的想法非常奇怪:让他做完这一次,就算留恋过去的几年时光,我曾经真心真意爱过他的时光。

    所以,我一直都睁着眼睛看他,无论他正在做出怎样令我难受的事,我那个还没有彻底痊愈的地方完全敞开着接受了他的侵入,他这次做了很好的润滑可我却疼得掉泪,我的脑子里不停闪现着“最后”这两个字,我知道不应该做出这样女性化的事,但实在忍不住。

    他看见我哭的时候还真吓着了,问我:“是不是很疼?”

    “……很疼,太疼了……你可不可以……抱着我做?”

    “……当然可以……”

    他俯下身紧贴我的胸膛,我伸出双臂牢牢抱住了他。泪水慢慢滑到唇角,是咸的,我第一次知道它的味道。

    “……你哭的样子,真的……很性感,简直让人受不了,如果你是女的我就完了……”

    他一边舔舐我的眼泪,一边粗声说着这些话,律动的频率变得异常激烈,那深深的抽痛让我不自觉抓紧了他的背部。

    也许眼泪和痛感都是性欲的催化剂,他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失去了节奏的几下凶猛撞击之后,他呻吟着瘫倒在我身上,汗透的肌肤泛出微微的红色,而且一直延续到全身,我们连接的部位过了十几秒还在持续的震颤——这一次他完全达到了高潮。据他说,这是他有生以来前所未及的高潮。

    可能是刚才的快感过于强烈,他累得一动不动躺了很久,当我能够起身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我用笨拙的姿势拿了被子帮他盖上,还蹲在沙发旁边看了他一会儿,心里突然有个疯狂的念头:杀了他。

    杀了他,就不用再痛苦,什么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吃一颗子弹,然后彻底了结这辈子,应该比活着快乐。

    可是这个念头只不过一闪既逝,下一秒我就苦笑着骂自己“你疯了”,然后继续用笨拙难看的姿势去浴室洗澡。

    第二天他在沙发上醒来,我很冷静的对他开口:

    “……算我求你,以后别再碰我了。”

    “……你后悔了?不想玩这个了?”

    “……是的。”

    “……哼……好,我答应你,以后咱们只做朋友。”

    “……谢谢。”

    听着我决绝的口气他冷笑着答应了我,没有一点昨晚的无赖样,我想他的自尊也该起些作用了。

    就这么结束最好不过,我们的自尊都能够保全。

    我的喜欢完全是场闹剧,可笑又可悲,再纠缠下去我无法再当他是朋友。我和他之间毕竟还应该留点余地,尤其在小川面前。

    至于那些空寂的深夜,我只留给自己,跟任何人都没关系。我本绝情,就算对生下我的人;就算对自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