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爱情……到底是他妈的什么?”

    “……是认真。”

    “呵……那我再也不会认真了,再也不了!”

    整个高二在我们的笑笑闹闹中逐渐流逝,李唯森和女友的感情还算稳定;小川换来换去仍然没什么新意,交往的女生全是一个类型:长发、大眼,象洋娃娃似可爱的小妹妹;我向来对女生冷淡,收到什么奇怪的信或口讯一概只给这个答复:“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实际上,可以称上“朋友”的女孩只有一个,就是我喊“嫂子”的那个,日子长了她跟我们每一个人都很熟,也偶尔单独来找我。我们在一起的话题往往是她和李唯森之间不可能谈到的,比如将来的打算、某个出色的诗人或作家,还有很多关于他的事。

    她说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哪儿,可就是喜欢了;明明跟我谈得投机,可就是不能产生爱情,我笑笑回答她:“喜欢一个人是最说不清的事,任何人都一样。”

    她说我真的太早熟,一般的男孩都比女生发育迟缓,包括大脑,我仍然笑笑回答她:“早熟或者晚熟不看性别,每个人的具体情况都不一样。”

    我们可以谈的东西太多太多,也许因为我们喜欢的人是同一个,这奇异的友情甚至引起了流言,但李唯森从来没有问过什么,不知是信任我还是信任她。

    他不说、我不提,尽管那些流言非常猖狂,甚至小川都私下劝我:“你跟他解释一下吧。”

    我说你想我怎么解释,说有是供认不讳;说没有是此地无银,什么都不讲才可以勉强算作清风明月。

    小川挠着脑袋状甚苦恼:“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这件事似乎是对他友情以及爱情的考验,幸而他终于保全了我们三人的面子,也许他有怀疑过但最后还是没说出来,以他的性格仅仅如此就很不错。看着他跟那个女孩的感情经得住这种磨砺,我曾经以为他们可一生一世,我的幼稚在于只想到了人心却没有想到现实。

    高三上学期接近元旦时,所有同班一起阴谋策划只属于我们的舞会,众志拳拳说服了班主任之后,大家都忙着找舞伴。

    小川当然不缺对象,还很热情要介绍女孩教我跳舞,当然被我一口回绝;李唯森的女友、我的好友则照样忙着学习,只抽得出当天的空闲。

    他既不想找别的女孩,更不愿当天出丑,一来二去居然缠到我的身上,拿着本破书叫我陪他练舞,施的手段是威逼利诱外加乞求,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我最终只能屈服在他的哀兵攻势下。他哭丧着一张脸的样子让我没办法不心软,即使明知是作假也乖乖上当。

    果然,我刚一点头他就乐翻了,当天放学便跟着我回家——他家里对他的管束已经严厉到可怕,根本不能干这种不务正业的事儿。

    运动细胞极为发达的他在舞蹈方面也还有些天赋,反而是我的紧张与笨拙惹得他笑到爽歪,俗气的舞曲中我走来走去也找不到要领,眼睛老是盯着地板。

    “真没想到,你长得这么聪明,跳起舞来这么笨……把头抬起来看着我!”

    近在咫尺的声音那么熟悉,他的气息尽吐在我的耳窝,有点痒……更多的是眩晕和窘迫,我的手上叠着他的,僵硬的腰侧也被他掌握,我搭在他肩上的那条手臂不知该怎么办……所以我没听清他的话。

    “你到底怎么回事!”随着这句不耐烦的话,他放在我腰上的手用力收紧,我们的胸膛碰在了一起产生一点点闷痛的感觉,我猛然抬头叫出了声:“啊……你干嘛?”

    仅隔两寸之遥,他略带凶狠的眼神把我牢牢锁住:“叫你抬头你没听到啊!你这样跳不好的!”

    “……哦……”

    “哦什么哦!看着我!听我数拍子,一、二、三、四……”

    他带着我再次转动,踩过一个个死记硬背的舞步,只是非常简单的慢舞而已,我却浪费了太长的时间……我一直在担心的是,距离这么近,他会不会听到我“怦怦”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

    整整一个星期的中午、黄昏和下晚自习以后,我们反复练习几种最容易学的慢舞,我终于习惯了跟他一起在音乐中旋转,然而这是多么可怕的习惯,因为我开始感受到快乐,温柔、暧昧但又明知不可能持续的快乐。

    我害怕我们眼神中传递的默契,仿佛我们已经有了某种密不可分的联系;我害怕他微笑着用口型暗示我应该踏出那一步;我害怕他随时都会伸出手挠我的痒,然后大笑着把我压在床上动弹不得……这一切让我再度进入无数不洁的想象,只能靠身上厚实的衣服来掩饰身体的反应。

    唯一无法遮盖的是脸,可我越是脸红他就越爱捉弄我,某次玩得精疲力尽后他笑我:“你还真他妈纯情,被我逗一下就成这样了,那会一起看片子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已经干过那事儿呢……”

    我一边喘气一边开口:“……这可……说不准……”

    “什么?你还装?”他猛兽般扑到我身上做势要脱我裤子,我吓得对着他凑近的脸就是一拳,正在他发出惨叫的时候,比洪钟还响亮的声音自门外传来:“你们干什么呢?这么吵!”——

    我老爸?我使劲捂住那家伙的嘴,忍着笑大声回答他:“没事,闹着玩!”

    直到老爸的脚步声远离房门,我才放开李唯森,这小子的眼眶上现出一个大大的紫色圆圈,小声呻吟着骂我:“……啊……你妈的,下手这么重……”

    “……呵呵……你抵抗力强嘛!”

    “你让我打一拳试试看……唔……好疼……”

    装模作样的哀号了几声,他又生龙活虎缠着我继续练习,我说:“你不疼了?”

    “疼也要练……只剩三天了,到时候我可不能在她面前出丑!哼,要是脸上的伤好不了……我跟你没完!”

    “……哦……”听到这句话,我的快乐瞬间消逝,同时我觉得自己是那么丑陋,为什么失望呢?本来……就是为着那一天他才会努力啊,你想要什么?

    “你又‘哦’?我开玩笑的,你以为我真会打你啊?蠢蛋!”

    “没有……我们接着练。”

    十二月三十一号下午六点,我的房间里,我们跳了最后一支舞,缓慢的节奏中我看着他认真的脸,心里觉得很幸福、很幸福,终此一生,我想我永远都会记得这一刻。

    他跟着音乐轻哼那烂熟的旋律,我放肆的把头贴近他的脸,我们都爱抽的、三五的味道,还有淡淡的肥皂香,混合在一起就是我喜欢的人,李唯森。

    他的下巴越来越低,直到完全抵靠在我的肩头,手臂放了下去,从后面环抱住我的腰部,我们已经不是在跳舞,而是极慢的移动,我们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亲密得如同一个。

    “待会儿,我就要这么跳,反正没有老师……”

    他模糊的语音传入耳中,我突然清醒过来明白了他的意思。高郁,你在想什么?你这个笨蛋!

    我轻微的挣动引发他的不满:“……别动嘛……让我靠一下……”

    仿佛是任性的、撒娇的语气,轻而易举阻止了我,我又平静下来跟着他的脚步,即使明知自己有多笨……这一辈子,我都赢不了他——他无意中揭破的真理,我一早就注定的命运。

    七点,舞会开始,大多数同学都是一双一对,我坐在墙角悠然点了一支最爱抽的烟,经过粗略布置的会场闪烁着漂亮的灯光,衬托得每个人看来都醒目很多。

    他和她,果然那样紧搂着跳舞,还亲热的小声说着些什么,小川的舞伴换了一个又一个,全场长相尚可的女生在他身边整个循环,大家都是很开心的样子。

    一支、接一支,烟雾中的世界渐渐看不真切,眼睛有点涩涩的,一种温热的液体滑落下来。

    一个声音在耳边说话,我慢慢转过了头——不知什么时候小川站在了我后面,看着我的表情就象看到了世界末日,他问我是不是在哭。

    哭?

    我根本无知无觉,怎么可能在哭?是烟熏的吧?

    如果在哭,我如何能笑着跟小川聊下去,然后笑着跟他和她打招呼;再然后,笑着离开这个舞会,独自去看一场搞笑的电影,笑到肚痛笑到流泪?

    这个快乐的夜晚,我别的部位都没有感觉,除了一双疲累的眼。

    高中三年级的最后几个月,对所有人都是莫大的考验,升学的压力让我们刻苦奋战,把一切玩乐暂时抛到脑后。

    李唯森和女友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我跟她见面的机会就更少,可短短的几次交谈中我察觉了横在他们之间的隐忧。

    以她的成绩,上大学当然不成问题,但李唯森连“努力”两个字都没说过,我看得出她在抱怨,所做的也只能是劝解,我说的每句话她都静静地听着却不发表什么意见,这种过于平淡的反应更让我担心。

    转过身我就和小川一起劝了李唯森——多花点精力到学习上,为了她就算不能考上也得尽力。

    他当着我的面是哧之以鼻,背过我们却拿起了从未翻过的课本,可凭他薄弱的基础想一步登天完全是不可能的,在独自与“外星语言”战斗了几天以后,他不得不主动找我们帮忙补习。

    为了喜欢的女孩,他可以做到这个地步,我们都知道他的个性有多强,所以我们没有说出任何玩笑话,而是立刻为他定下了学习计划。小川一三五,我二四六加周日,把他的每一天都排得满满的。

    然而李唯森在学习方面实在基础太差,尤其对数理化还停留在字面的印象上,无论怎么用功也补不回蹉跎了几年的时光,我们所能做的非常有限,他也吃力得几度都想放弃。但每次我们一提到他的女友,他便咬着牙支撑下来,把那些搞不懂的习题做上一遍又一遍。

    他说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就这种水平肯定没戏,到时候一定会豁出去,作弊、求家里找关系……一切没品的事都愿意干,只要能跟她到一个城市上学。以前他没想这么多,仅仅是喜欢恋爱的感觉,现在他已经想到了将来,他说他想过几年可以的话就跟她结婚。

    结婚?多么遥远的字眼,他说起的时候却很自然:“我是她第一个男朋友,也想是最后一个,我应该对她负责。”

    听着这样的话,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他们之间已经不止于纯粹的感情。我知道不该问可忍不住,他也很大方的回答我:“是啊,上个学期她就是我的人了。这个我只告诉你,可别让小川他们知道,免得那些坏嘴到处乱说。”

    怪不得,他妥协了许多、成熟了许多,恋人之间经过了那个关口,会有承诺是理所当然的。我应该高兴我喜欢的人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孩,所以我只能压住那个因丑陋的情绪而悲伤的自己,笑着对他说“加油”。

    在初夏的某个雨夜,我写下这样的句子:

    窗外正下着细细的雨

    淅淅沥沥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夏日

    初次见你

    而今

    已越过了一切波谷波峰

    炎热和寒冷喧哗和无语

    每一段曾经挣扎的

    轮徊的四季

    ………………

    写着它们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已经超脱,没有痛澈心扉,甚至没有任何激荡的情绪,平静得不需香烟和酒精来麻痹神经,他的未来必会是幸福吧,和自己所爱的人做一对长久夫妻,象一个完美而简单的童话,王子公主从此快乐到白头。

    我的未来,就是看着他们美满如斯,做他们共同的、永远的好友,陪他们闲话家常、打打麻将,在某些时刻知情识趣的借故离开,偶尔坏笑着调侃他们的过分亲热……这些全都很好,我几乎已经排练好他们一起去上大学时我应该说的话,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会分开。

    有这么一句老话——人定胜天,可对于高考过后的李唯森,这句话成了莫大的讽刺,他所有的分数加在一起不足四百,任家里花再多力气也于事无补,而他的女友以惊人的高分考上外省重点,是她那个学校高考总分的前三名。我的分数跟小川差不多,区别只是我留在本地而小川考到了别处,是他爸妈为他找的学校,让他到外面多历练一些。

    李唯森对自己的考分很失望但并不沮丧,他宁愿回头再复读一年报考那个著名的大学,只要那个女孩等他。我们也都觉得没什么问题,那个女孩一定会很感动很高兴,谁知道自从李唯森跟她长谈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找过她,整天只顾拉着我们疯狂的玩乐。

    忍了好几天,我很想找她去问清楚,可李唯森把我们的时间占得满满的,我一说有事他便骂我不够朋友,我看着他装疯卖傻的样子实在心疼,终于当面要挟他:“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否则我立刻去问她!”

    李唯森瞪着我看了半天,眼神相当凶恶,几次深呼吸之后别开头挤出了一句话:“……我们分了。”

    果然……我的头部嗡然作响,所有不好的猜想都得到了证实,显然也大吃一惊的小川又想开始他独特的安慰:“……唯森啊……”

    “小川,什么都别说,我们陪他去喝酒。”我截断了小川可能会起反效果的劝诫,拉着他们俩去了我们熟悉的那家小酒馆,也许让他喝醉再发泄一下会是比较好的办法,现在问他等于向他的伤口撒盐——如果想说他早就说了,何必等到被我逼着说出来?他超强的自尊在失恋之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于是我们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神色自在的跟他吃饭喝酒,他也就给面子的没发脾气。心情不好特别容易喝醉的他不过几瓶啤酒就话多了起来,不断低声的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

    我们把他一直搀扶到我家,一路上他在清醒和醉意中徘徊,倒也没做什么失常的举动,只是嘴里的低语持续了很久,大多数都听不清楚。

    一进门我就让小川先回去,小川看看我,再看看他,很严肃的交待我:“好好劝劝他,让他千万别想不开!”

    我无奈的骂了小川一句:“乌鸦嘴,他才不会呢!”

    小川走了以后,我正准备回头照顾他,他的声音就低低传来:“小川走了?”

    我仔细看他说话的样子,问他:“到底醉了没有?”

    “呵,有点醉,还不太醉,想跟你聊聊……我其实早就想告诉你了,可心里太难受反而开不了口……呵呵,不就是分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真没用。”

    “……别这么说,要聊就好好的聊……她是怎么跟你说的?”

    “怎么说?‘我们不合适……’、‘我还要读很多年书,不想跟你谈了’、‘我会留学出去,你别等了’……呵,心可真高啊,早没觉得不合适,到现在说不合适……我……”

    他的头转向沙发里侧,声音变得有些模糊:“……我想跟她结婚的……”

    我的心好酸,可还是用冷静的语调问他:“……真的没有余地了?”

    “没了……都没了……她说她想了好几个月,已经决定了……她根本不管我怎么想的……”

    “你跟她说了想跟她结婚的事儿吗?”

    “上学期就讲了……她那时候不知多高兴,可那天她说我们太小了,根本没资格想以后的事……我真的搞不懂……真的不懂……高郁,你懂不懂?为什么?为什么?”

    “……我也不是太懂……”我的思绪一片混乱,她想到的是什么?柴米油盐?每个月的工资是不是够用?失业?穷困?……离婚?

    眼前的李唯森是多么单纯,他想不到这些啊,他只会一遍又一遍追问我:“为什么?”

    问了那么多我不想也不愿回答的“为什么”,他换了一个问题,问我爱情到底是他妈的什么,我想了一会儿,回答说“是认真”,在他冷笑着说完接下来的话以后,我无言以对,我无法拿出高尚而虚伪的那一套来劝他,只能祈祷他这是一时的气话。

    心绪疲累的他闹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在酒意中沉沉睡去,我帮他用热毛巾擦了脸和手、再把他扶到我房间的小床上。

    睡眠中的他皱着眉头翻来覆去,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窗外透进的月光下他看起来还象个没长大的小孩,可他浓浓的眉、挺直的鼻子、坚毅的唇角和颀长的身躯都说明他是个男人了。

    我心里还是很酸,但又有点卑鄙的甜,因为他的疲倦他的脆弱都一一释放在我的眼前,就象我们之间拥有了某种不可对他人述说的秘密。

    我出神的看着他熟睡的脸,慢慢俯下了身……如果只是偷偷的亲一下,他应该不会醒来。可就在距离他的嘴唇只剩下一指之隔时,我终究还是没有吻下去。

    犹豫了很久、很久……我以手指悬空在他的轮廓上轻轻滑过,反复勾勒他脸部的线条却不敢真正碰触。

    窗外有微风闯进,他露出了一脸睡得很舒服的样子,我傻笑着带上耳机,里面流泻的声音温柔平缓……

    回看那半醉的你

    沉沉睡了

    遗留下是我的

    半首歌谣

    情怀乱

    夜已深

    期望在世界没破晓

    跟你一世同在这宵

    无法说最爱的你

    如何重要

    茫茫路

    在半生

    其实象有你没缺少

    珍惜

    仍然共你的——

    分分秒秒

    小川走的时候,我和李唯森一起送他。跟家人一一告别之后,他对我们说了很多很多,没有离愁别绪,仍然象平常那样痛快的聊着,火车即将开动的一刹那他向我们大叫:“我一到地方就跟你们打电话!快去家里等!”

    我们乐呵呵的离开车站,一起到了我家,果然几个小时以后他的声音就兴奋的传来:“我到了!在车站门口的电话亭!还有同学来接我呢!”

    在电话里跟我们又说了一大堆闲话,他才丢下“我会常找你们”的结束语,跟着同学踏上了他的新路程,电话这头的我们终于松了口气,同时开口笑骂那个多话的家伙:“真罗嗦!”

    没过上几天,我也进入了新的学校生活,所在的新闻系功课挺简单,比起几个月前那种紧张的复习轻松多了,也就空出了不少时间留给整天都在喊无聊的李唯森。

    老爸的工作从苦哈哈的国企跳到了一个由港商投资的公司,由于地点在郊区,工作又很忙,他跟我和议过之后就住到了公司的宿舍,而我家离学校不算太远,根本没有什么住校的理由,这个家顺理成章归我一个人住了,这种便利条件使李唯森时常窝在我家整夜不回。

    我喜欢这样的日子,每每把该上的课料理完就立刻往家里飞奔。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可只要他待在那儿就是我最开心的事,尽管每个有他的夜晚我都必须忍耐亲近他身体的欲望。

    我从来不跟他睡在一张床上,也从来不跟他一起洗澡,因为“我睡相很差”、“浴室太小挤得慌”……他只是偶尔骂我一句“你怎么尽是毛病”也就没多注意了。

    可惜这段时光很快就到了头,他无所事事混了一个多月后就打定主意去兵营,他家里是一派积极响应——这么大个儿子老是瞎玩也不是办法。

    确实,那个地方很适合现在的他,我以他最好朋友的立场鼓励了他的决定,小川在电话里也是举双手赞成。至于我的心情还算坦荡,早已认定自己这辈子都会无争无求,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那一点不舍、一点惆怅,都是自然到根本不用掩饰。

    他走的那一天,我很高兴我送他到最后,穿着一身崭新军装的他其实很帅,可我取笑他“象个傻瓜”,这次他没回嘴,连自己都是一脸鄙夷:“真的丑死了,从来没穿过这么土的衣服!”

    当然,这种貌似沮丧的话在他身上不可能维持太久,他一看见别的新兵就咧嘴笑开了:“原来我是傻瓜里最帅的一个嘛!”

    当车子开始慢慢向前驶动,他离别前的留言是:“小子,可别趁我不在就忘了我!”

    “……我知道。”

    “你就不能热情一点?说舍不得我、会想我什么的……”

    “……我……我会想你,还有……多注意身体。”

    “呵呵,这还差不多!”

    仍旧带着玩笑的语气,我却不知为何羞于应答,他坏笑着再次调侃,我才鼓足勇气说出了那句再认真不过的话——我会想他。

    凭借友谊的光环说出自己心底深藏的秘密,尽管他永远都听不到字面之下汹涌的暗潮。他微笑着离去、我微笑着目送,从这一刻我已经开始无止无尽的想念,记忆里关于他的每分每秒。

    这天之后,家里真的只剩我一个人,学校里的新朋友都停留在关系尚可的阶段,可我并不觉得寂寞,因为小川和他常常打来电话,也有不定期的信件。我们所聊的话题天南地北,无所不及,比从前反而更开阔。只是小川每次都会说些肉麻兮兮的话,什么“想死你们了”、“亲一下再挂”……而且其肉麻程度随着时日的推移有越来越过分的趋势;李唯森嘴里的肉麻话起初蛮多的,后来则越来越少,却老把话题往“女人”那方面引,这小子在军营里见不着半个女孩子,可能闷得都快欲火焚身了。

    我笑他耐力太差,他还委屈得很:“你来待一下就知道了!以前没经过那事儿还好,想得不算太狠,那会儿刚失恋,也没心思想那个……可现在真他妈的度日如年,你们倒好了,学校里美女成群,我一个人在这儿苦守寒窑……”

    “有那么难受吗?你不能……那个啊?”

    “切!自己解决最没意思,我要的是女人!女人!”他几乎是咆哮出野兽的宣言。

    “你也太直接了吧……”我忍住笑安慰他:“忍耐一下,两年而已嘛……”

    “天啊……不提还好!我……我要杀了你!你跟我老实交待,做了没有?”

    “……没有,我连女朋友都没交呢。”

    “哼,是不是真的?你个笨蛋……那么好的机会都放过,有病啊?”

    听到这句话,我心中突然一凉,万一他知道我真的“有病”,还会不会拿我当朋友?虽然我有掩饰自己的信心,也一直都做得很好,可随着年纪的增长还是会暴露出一些异常吧?不交女朋友、对性事不感兴趣,这绝不是一个“正常”男人应该有的情况,所以我还要多做些什么吗?用善良的外表去欺骗某个女孩?心里想着同性的身体跟她做爱?

    我想我做不到,也不可以那样做,非关真正的道德,只关乎对自己的忠诚,我已经背叛这个世界,不能再背叛自己了,我的心没有足够强硬的力量来承受如此压力。

    我所能做的至多是陪着他聊聊“性”的话题,缓解一下他的苦闷与寂寞,所以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我对他说:“这样吧,我寄一些好东西给你,你想要什么?”

    “嘿嘿,这才是好兄弟!我想要美女裸照……色情小说也勉勉强强了,最好是那种长篇的、现代的、强奸的、群体的……哇,说着就让人受不了……”

    “好了!看你色得,口水都流下来了!”

    “……唉,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我要挂了,等着收信吧!”

    我“砰”一声挂上电话,呆呆的静坐了很久,心里空荡荡犹如一个残破的废墟,找不到自己的思路,也什么都不想干。

    但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精神百倍的满街乱串,在几个隐秘的小书店和小摊点中找了一堆他感兴趣的“好东西”,整成一个大包裹给他寄去,为求保险,我在那些东西外面包上厚厚的杂志封面和报纸,使它们看起来就象一般的书籍。

    收到我的馈赠后他高兴极了,在电话里把我夸得天上有地下无,还说他的几个战友也一块儿感激我,我问他你把东西给别人看了,不怕被上级知道?他说没问题,大家都心照不宣,小事儿一件。

    后来我又给他寄了几次这种东西,他的热烈态度慢慢平复,可能是看得多就见怪不怪了,不过是一种作为代替品的视觉刺激而已,应该有个饱和期。

    整个大一在平静的生活里度过,李唯森一直待在军营等探亲假,连过年都只打了个电话,那段日子他的电话变少了很多,说是交了一些新朋友,放假时经常一起出去找乐子,玩得累了也就懒得找我们。也是,难得他找到了排遣寂寞的方法,这样比看色情书健康得多。

    寒假时小川是一个人回来,跟我和原来的一群朋友大玩特玩,暑假时他便带着新女友去别处玩了。这个女孩跟我们是一个地方的人,小川在学校碰到她就感觉亲切,一来二去谈成了一对儿。小川说她比以前的女友都成熟,挺能照顾他平时的生活,我在电话这头长叹:“这是最适合你的女孩,认真点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他难得没有油腔滑调,而是乖乖接上我的话茬:“嗯,我也这么觉得,她确实不错……”可他下面的话让我咋舌不已:“……如果我碰不到更喜欢的,就是她了……”

    暑假过后的新学期,我又大了一岁,升到二年级的我某天不经意量了一下身高,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长高不少。李唯森走的时候,我还比他矮一点,现在可能跟他差不多了,从高二开始,这小子的外表就一直没怎么变。还有小川,也有大半年没见了,上次没见他有什么变化,现在的他变了吗?真的很想他们,就算经常通电话,但声音是不可能代替本人的——无论再怎么频繁的联系,彼此间毕竟隔着遥远而真实的距离。

    这一年的十月,我见到了久无音讯的老妈,四年里她只给我寄过四张生日卡,我曾经暗地猜想她变成了什么样子,但她站在我面前时,我仍然差点认不出来。

    她看起来过得很好,比以前还要年轻,看见我的第一句话是:“小郁,你长这么高了?”

    我不知该跟她说什么,只好沉默的看着她,她伸出来想摸我头发的手被我避开了,她留在半空中的手保养得很好,皮肤细致白嫩,跟以前做惯家务的那只手完全不同。

    站在一旁犹豫几分钟以后,我跟老爸打了电话,我想这也是她的意愿,这次回来她应该只有一件事要办,老爸也应该愿意了结这件事。

    打电话的时候她一直看着我,表情仿佛要哭的样子,我只能把头压得很低,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我讨厌这种我难以操控的场面。明明是她做出的选择,为什么要露出这副表情呢?如果对着她的眼睛,我说不定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举动,比如哀求她留下来不要离开之类。

    她回来一共待了三天,跟老爸平平淡淡的签了离婚书,也留了一笔钱给我,从法律上来说这个叫“赡养费”,不过别人是一月一月的给,而她是一次付清。她走的时候老爸还硬拉着我去送她了,可我仍然一句话都没讲。目送她哭泣着的脸慢慢远去,老爸这样说我:“你太不懂事了,她是你妈啊……以后……可能再也见不着了,你这孩子真是……”

    我没有回嘴,只是默默的跟着老爸离开。我说不说话能改变什么吗?她不会因此而撕掉那张车票吧?既然是这样,我何必表演一场只有在电影上或小说上才能改变结局的煽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