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下

    轻柔的吻落在满是泪痕的脸上,一个暗哑的嗓音说出含糊的低语:“……你也会……痛苦吗……奥克斯……为什么要逃呢……对不起……对不起……他们都该死……竟然敢碰你……我会杀掉他们的……任何伤害过你的人……都不能活著……任何人……”

    衰弱的身体瘫软在一双强健的臂弯中,其实并没有伤得很重……但又是那么的痛,比所有酷刑更痛……有什么东西已经完全碎裂,任身边的人说再多话也听不见。

    现在的奥克斯,就象被撕毁的布偶,在迪尔的细心照料中一直没有睁开眼,无论擦拭、清洗、上药、拥抱……对所有的接触都失去了感知,唯一证明他还活着的证据,就是仍然渗出泪水的眼角。

    嘴里被喂进食物,他也无意识的吞咽下去,根本没有能力分辨它们是什么味道,空白的大脑只知道自己好像在哭,其余的……都忘了。

    不知什么时候,他在哭泣中慢慢睡著,梦里的他突然回到那个遥远的年代,九岁的自己一个人瑟缩在床角不停发抖,好大的房间……没有人……没有任何人……妈妈……你在哪儿……你对我说过……会永远陪著我……不要欺骗我……妈妈……

    然后,他看见了一双狠狠盯着他的眼睛,深浓的颜色比黑夜还要沉郁,不要……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敢要了……求求你……不要看着我……

    听著他在梦中发出的呓语,身边不眠的人始终无声,一滴滴滑入鬓角的液体却是那么苦涩……我终于找到了伤害你的方法……我的天使……如果你没有害死约翰……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哭……即使……被你做任何事……我都可以忘记……只有那件事……不可原谅……绝对不可以原谅……但是……他们竟然敢碰你……不可饶恕……更加不可饶恕……

    天色微微发亮的清晨,迪尔带着昨天那群人中的一个来到这儿,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奥克斯几乎立刻颤抖起来,拼命缩向墙的一角。

    “……真漂亮……”那个家伙惊叹著准备扑上去,却被身后的人用力拉到窗边。

    “……碰了你的人应该去死。”迪尔对奥克斯微笑著说了这句话,随即把那个来不及挣扎的人推出窗外,凄厉的叫声尖锐而短促,奥克斯也毫无预警的尖叫起来:“啊——”

    若无其事完成了简短的谋杀,迪尔快步走过去将奥克斯紧抱到自己怀里,并把他的头部压向窗外:“奥克斯……你看……他死了……不用害怕了……”

    “啊——疯子……疯子……”本来精神就及其衰弱,眼睁睁看着杀人的场面更令他倍受刺激,虽然过去有不少人因他而死,但毕竟没有亲自杀过人……那个人临死前的惨叫像锥子一样刻在脑海,这个抱著他的人好可怕……除了喃喃重复著呆滞的指控,他不会别的。

    “你放心……那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们全都该死。”迪尔一边温柔的亲吻他额际的发丝,一边说出这恐惧的宣言。

    “疯子……疯子……”全身僵硬的奥克斯艰难的举起手臂想推开迪尔,那紧拥着他的怀抱却坚固得不可撼动:“……奥克斯……我会杀光那些亵渎你的人……安格里……卡莫……他们死的时候都不肯悔改……好可恶……对不对?他们都已经下了地狱……你不是魔鬼……他们才是……是那些家伙毁了你……我的天使……他们都该死……每一个都该死……”

    第二天、第三天……每一天都会有人被带到这里来,然后从窗口推下去,迪尔乐此不疲的暴力谋杀使整个修道院染上了恐怖的气氛,被摒弃在真相之外的人们都在传言,这里已经被魔鬼占领,每个死去的人全成了他的食物。

    在这种极度恐慌之下,有很多人都想逃跑——这里接连发生的变故使他们早已心寒,但受命于迪尔的那些少年们手持武器守在院中各个建筑之间,大门更是严禁出入的地方,犹如军团般严密行动的少年们只听一个人的话,那就是迪尔。

    其实早从一年前开始,这些孩子就陆续加入了迪尔的阵营,迪尔给他们的承诺很简单:脱离他人的掌控,取得此地的自治权,并为他们提供大批武器以及免除后顾之忧。不动声色铲除了老院长和卡莫之后,迪尔跟他们共同起事,把卡莫的那些亲信也关进了地下室。这些少年们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些人为这些事出了多少力。迪尔微笑著利用与出卖了卡莫的亲信们,让他们在永世的禁锢中后悔终生。

    那个时候,对此一无所知的奥克斯正在珠宝店里挑选一生中首次购买的礼物。

    把整个修道院都已占为己有的迪尔,每天都会站在山顶看向远方,等待着他最急于见到的人,也早就准备好了关押的地方,最美丽却又最邪恶的奥克斯,才是他所有计划的焦点。

    等了又等,他几乎以为奥克斯不会回来了,在见到奥克斯的那一瞬他真的很高兴,就算接下来会如何残忍的对待,他也无法否认自己确实离不开那个比宝石还要耀眼的人。

    一直都离不开……他曾经的天使,无情毁灭了他一切信仰的奥克斯……也许,这比爱更强烈的感情就是憎恨,深浓到不可能化解的恨。

    而此刻,他的奥克斯像一个真正的天使,瑟缩在他怀里轻轻的颤抖著,失去血色的嘴唇可以让他深深的怜惜与尽情的亲吻。就这样被我照顾吧,失去了翅膀的奥克斯,无论是白色或黑色的羽翼我都会扯断它……你能待的地方,只有这里,这个曾被你伤害到崩溃的人身边。

    刚才……又有一个家伙被迪尔推了下去,奥克斯每天都只会说“疯子”两个字的嘴里突然产生了新的内容:“啊……杀了我……”然后撞撞跌跌的跑到窗边就要往下跳。

    终于……受不了了,每天看着迪尔将那些生命瞬间结束,他所能记得的是各种不同的惨叫声,有的惊愕;有的恐惧;有的悠长;有的短促……如果这是迪尔对他最终的手段,他已经受够了……他已经完完全全不想再活下去……

    一只脚刚抬起来,就被用力的扯回去,脚上的铁链把他拉回迪尔的身边,摔倒在地上的奥克斯挣扎著想要爬起,却落入那熟悉又可怕的怀抱。

    “迪尔……我求求你……让我死……让我死……”卑微的乞求中再也找不到自尊和高贵,绿色的眼眸又已湿润。

    “……你真的……这么痛苦?”只有迪尔,才知道求死的心到底有多痛,很久以前他也曾这样求过眼前的人……迪尔的眼神变得极端混乱,但绝对……没有一丝喜悦。

    “………对不起……对不起……放过我……让我死……就当是……为你的师尊报仇……”奥克斯终于想到了激怒迪尔的理由。

    重重的、惩罚的吻串入口腔,迪尔以炽热的舌头封住了他更多的话,泪流满面的奥克斯狠劲咬住不放,迪尔就那么任他咬着……当血液的咸腥味道充满他们接触的部位,奥克斯软软的松开了牙齿。

    于是,这个吻缓慢的继续,每一次探索、每一次逃避、每一次征服、每一次纠缠……一股奇异的感觉同时俘获了两颗伤痕累累的心。

    不知多久以后,迪尔放开了他,眼光也由纠结而变得疲累又平淡:“……我还是……会达成你的愿望……奥克斯……我……”

    静静的停顿之后,迪尔微笑着轻抚他的脸:“……我恨你……”

    “那么,你愿意杀死我?”没有逃开迪尔的碰触,奥克斯平静的音调反倒回复了几分精神,一切……都要解脱了……这样应该是最适合自己的结局。

    “……是的。”迪尔仍然微笑著,从身上掏出一粒小小的药片:“……这是我为自己准备的,先给你吧……你看起来比我更需要它。”

    毫不犹豫的夺过来一口吞下,奥克斯不再逃避的凝视著迪尔,一会儿以后,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他半闭着翠绿的眼瞳绽放了一生中最美的笑:“……那个戒指……你可能……不记得了……其实……其实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只可惜……可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