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

    不要再犯罪,主是世界的光——

    约翰福音-第八章

    八年前的安格里,房中的摆设简陋得跟其他修士没有什么区别;八年后的现在,这个房间华丽得如同皇庭,安格里本人也再不是以前的那个圣徒……对奥克斯美貌的迷恋越来越深,几乎变得疯狂,为了他,安格里可以做出任何事。

    已经不再有性能力的安格里,只能用别的方法取悦奥克斯愈加娇艳的身体:美食、华服、珠宝……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器具,老人完全抛弃了过往的正直与善良——越接近死亡,心就越焦躁,害怕突然在某一天离去,再也不能拥抱那绝世的美。所以,老人的行为渐渐变得怪异而邪恶,一方面对奥克斯更加温柔与宠爱;另一方面却经常在床第间过分的探索那副身躯,甚至某些举动已近乎折磨。每次过后,安格里都会抱住脸色苍白、全身瘫软的奥克斯后悔自责,可这种行为一直延续着。

    奥克斯从来没有抗拒过这种对待,反而在满身疲倦中微微露出嘲讽的笑容,看着安格里如此痛苦的表情真是一种享受,卑微又虚伪的人类啊,你扭曲的心堕落到这里算是极限了吧……

    这几年来,他树立的敌人已经很多,卡莫、和安格里所有的门徒都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因为他不但夺去了安格里的一切宠信,还恣意戏弄他们。没有能逃过他诱惑的人,他妖媚的挑逗之后却往往是羞辱与离开,将那些人道貌岸然的面孔彻底毁灭,才是他的真正意图。

    更可笑的是他们谁都不敢报复,他知道那是惧怕安格里的威望,再怎么狠毒也不至于杀害他们的师尊,呵呵,这就是他们最虚伪的地方,想想他从前的家人,多么坦率啊。

    他的另一个娱乐,就是诱惑一些尚未被污染的少年,结局总是千篇一律——沦为他忠心的奴仆,然后被他随手扔掉。凡是他身边出现过的少年都会换来卡莫他们的蹂躏摧残,对此他不闻不问,任由那些惨剧一再继续,每年都有少年无法忍受这一切而从高高的了望塔上跳下。

    在修道院里,这些是公开的秘密,只有他看不上眼的少年和极少数年迈的修士茫然不知,庄严的大教堂里其实暗涛汹涌,只不过被所有人共同营造的圣洁表象掩盖着,外貌如天使的奥克斯是最能欺骗人的存在,院长安格里则是他背后的那双黑色羽翼,懵懂的给予奥克斯颠覆一切的权力。

    迪尔刚到这里的时候,他只以为又多了一个闲暇的娱乐,那么纯净的眼眸正好作为新的美食,当少年微热柔软的嘴唇在他脸上亲吻时,他就决定摧毁这个眼神中充满仰慕和梦幻色泽的小家伙。

    于是他刻意的接近迪尔,安抚少年被尸体惊吓到的心情,其实……那个自杀的孩子前一天曾跪在他脚下祈求爱情,他温柔的笑着拥抱了那个孩子:“从明天开始,我不想再见到你。”

    第二次去见迪尔,他身上涂了一种非常好的香料,它的唯一作用是能够撩起正常男子的性欲,看着少年满面羞愧的表情,他更故意显露自己的裸体,让单纯的男孩瞬间便有了反应,他知道……这个男孩已经落入了他的掌心。

    可没有料到的是,年仅十五岁的迪尔居然敢于在安格里那儿控诉修道院里的黑幕,当安格里对他说起这件事,他真的有些吃惊,从来没有人做过这种愚蠢的行为,这个迪尔……很有趣,比起从前那些纯真但胆小的孩子更能引发他残虐的欲望。所以他说:“这件事就让我替您解决好了……不会遗留什么问题的。”

    他所谓的解决,就是召集安格里所有的弟子,让老约翰在这个“正义的集体”中说出自己的要求,反正……一定是他们中间的某个人做的,就让他们自己“解决”。果然,可怜的老约翰刚一开口,卡莫就故计重施:“他用谎言诋毁这个神圣的地方……他是魔鬼的门徒!”

    大雪飘飞的大教堂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奥克斯都从教堂里远远地看着,他很想知道,那个小家伙崩溃的底限在哪里,对于厄运到底可以忍受到何种程度。

    当他慢慢走进从前也曾去过的地下室,仿佛已经死去的少年竟然还有气息,如此倔强的生命力再次令他惊奇……他要让这个家伙活下去承受痛苦,而不是轻易地死去,这么坚强的家伙……应该做我真正的奴仆,陪我一起在地狱中活下去,就算魔鬼……也偶尔会寂寞啊,就把这个小家伙的心彻底毁灭,然后将他的灵魂打上我专属的标记,一直到死都要陪着我,就象……撒旦也会桊养一只心爱的魔物。

    迪尔为了他而杀人……又是一件意外的事,凝视着即使为他犯下了重罪,眼神中却依然充满崇敬仰慕的少年,他不知为何有点恼怒……不要把“天使”这个称呼用在我的身上,我马上就让你明白真相……乖乖的堕落到底吧,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天使存在!

    奥克斯毫不费力压住迪尔胡乱挣扎的手脚,仔细审视那张满是眼泪的脸,少年虽然痛哭着喊叫:“杀了我……”但这种程度仍然不够,迪尔好象用自我欺骗的方法拒绝着他呢……还在做梦吗?那么,他需要多做一件事。

    把迪尔严严实实的捆绑起来,嘴里也堵得几乎发不出声音,奥克斯抱着那副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身躯来到院长室,一路上迪尔不停的啜泣,以至于差点窒息,奥克斯不轻不重的打下一巴掌:“不准哭!也不准死掉!”

    思维一片空白的迪尔反射性遵从耳中所听到的话,乖乖的停止了哭泣,只睁着呆滞的双眼不知看着什么方向。

    奥克斯点燃了房里所有的灯火,接着把迪尔塞进衣柜,在他耳边低语:“待会儿要好好的看,不准发出声音……”

    只等了几分钟,吃完午餐的安格里就回来了,奥克斯对着衣柜做了个手势,随即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衣柜里的迪尔被这一幕惊呆了,往昔曾经在梦中总看不清楚的身体暴露在眼前,每个地方都纤毫必现,他想闭上眼睛,但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奥克斯的手竟然开始在自己身上滑动,就象迪尔那次在梦中所做的。不止如此,那张美丽的嘴唇也泄漏出充满诱惑的呻吟,脸上的表情更是妖媚入骨,微微皱起的眉心都仿佛是另一种挑逗。

    不……不可能……他的天使怎么会这样……即使经过了先前的打击,他仍然用求死的心来逃离真相,他真的不能再承受别的……不要……奥克斯,不要这样……本已枯竭的泪水又顺着脸颊滴落,迪尔用整颗心对自己的天使无声祈求。

    “……嗯……安格里……快来……”奥克斯两腿分开着弯下腰,让臀瓣间的花蕾吸引住身後人的目光:“用那个东西……满足我……无论怎么做……都可以……”

    绿色的双眼因情欲和某种期待而染上迷雾,直直对着迪尔盈满泪水的脸,奥克斯伸出艳红的舌在唇边舔舐,对迪尔做出欲吻的口型……

    就算内心再痛苦,迪尔也忍不住身体忠诚的反应,那个被太多人玩弄过的地方一下子就变得坚挺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