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下

    地下室里燃起炭火,将阴暗的空间笼罩在不正常的光线中,这里不仅处死过异教徒,更是长久以来对他们逼供的刑堂,无数罪状都是在这里得到供认。

    身为院长的弟子,在修道院里拥有权利的少数人,加利他们对这儿非常熟悉,已经熟悉到一置身此处就会感觉到兴奋。

    此时最需要的,就是眼前这个稚嫩的少年所发出的尖叫声,他们经过默契的约定后,开始轮流鞭打那片白壁无瑕的肌肤。

    每一鞭落下,迪尔都止不住高声叫喊,并本能地扭动身体来躲避,却不知道这种痛苦的挣扎姿态更能激起众人的兴趣。

    很快的,胸前和大腿已经遍布伤痕,喊叫的声音也慢慢嘶哑,交叉的伤口在周身形成渔网状的斜纹,从中不断渗出血丝,却没有大面积的流出。

    迪尔已经完全站不住了,仅仅由被吊起的两臂支持整个身体的重量。

    ……手臂疼得好象断了一样,想抬起的头部软软垂在胸前,意识却因剧烈的疼痛而无比清醒。若能昏迷就好了,迪尔的心里只剩这一个念头。

    鞭子刷过空气的响声还在持续,迪尔麻木的接受着每一次残酷的洗礼,听力与视力都渐渐模糊,他分辨不清那些黑色的人影谁是谁。连疼痛感也渐渐麻痹了,只有每一个微小的神经还在颤抖。

    看着不再发出声音、也不再挣动身体的迪尔,他们消失了兴致,沾着血迹的鞭子被丢在一边。

    “这种处罚已经不具有作用了,他需要新的救赎。”

    不知是谁做出了这个结论,其他人纷纷附和,开始寻求别的方法。

    “那么……就给他打上主的印记吧,主会很乐于医治有病的羔羊。”

    停止下来的刑罚使迪尔得到一会儿喘息的时间,但更深的恐惧随后来到。

    感觉到高温向身体袭来,迪尔睁开了无神的眼睛。下一秒,他的喉间挤出惊惧万分的叫声:“你们……不要这样……啊……”

    一个烧得通红的十字架夹在火钳上,正停留在他胸口之前,那本来是修士们全身唯一被允许佩挂的东西。

    “啊……不要……”迪尔绝望地向后闪躲,可背后只有冰冷的墙壁,观众们满意地欣赏着这幅画面,同时有两个人走上前狠狠地按住他,一只有力的手揪住他的头发,强迫他的视线面对那个可怕的刑具,他只剩下流泪和尖叫的权利。

    “啊……不……求求你们……不……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胸口被打上永远的烙印,皮肉烧焦的气味、瞬间响起的几声粗重喘息,都一一见证这个残忍的时刻。

    烙在血肉上的图形除了一个大大的十字,还有凹凸不平的花纹,因为这个十字架本身精致而华美,出于某个修士苦心收藏,上面甚至镶有宝石。

    “啊……很完美,图形保持得真完整啊……”

    “这是一个神圣的印记……孩子,主一定会重新接纳你……”

    “但愿可以拯救你迷失的灵魂……”

    为什么……这样仍然没有昏迷?反而在那燃烧着的伤痛中升起了愤怒的火焰?迪尔听着耳边那些遥远又无耻的话语,终于明白唯有死亡才能结束折磨,竟使出了全部力气断断续续的对他们开口。

    “你们……才是魔鬼……你们……不配作主的门徒……他会惩罚你们……你们……会接受审判……要下地狱的……是你们这些……卑鄙的人……”

    惊异地沉默了几分钟之后,尝到羞恼与狂怒的某个修士冲上去使劲打了迪尔的脸,嘴角破裂的他对这个人展露出勉强可以看出来是笑的表情:“去死吧!”

    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嘴里流出了鲜艳而咸腥的液体,迪尔一边猛咳,一边继续说话。

    “……你们……不配……称作人……都去死吧……下地狱吧……”

    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在彼此的眼里都看到愤恨,扔在地下的鞭子又被捡了起来,他们决定处死这个还能开口辱骂的少年。

    正要下手,他们背后响起了脚步声,众人的首脑——院长的大弟子卡莫从另一端的密道过来了。

    迪尔努力睁大眼睛看向前方,卡莫已经来到他跟前,满是皱纹的手抓起他沾染血迹的下巴。

    “约翰……他怎么了?告诉我……你们把他……”

    “已经死了。事实证明他是魔鬼的信徒,至于尸体嘛……异教徒的身体会被烈焰焚烧。”

    “啊——不……”迪尔发出不象是人类的号叫,用嘴里混合着血液的唾沫吐向卡莫的脸,如果可以,他要杀了这个人,就算要下地狱也心甘情愿。

    被吐了好几口,卡莫都没有躲避,任自己的脸被弄得很脏,只是直直看着迪尔的眼睛:“孩子……你需要更严厉的惩罚,但不是死亡。”

    说完这句话,卡莫压下他的头,让他看自己手上拿着的东西。

    迪尔茫然看着,没有察觉到什么值得害怕的理由——只是一根树枝而已,就算上面都是冰雪,被它打也不会很疼,再怎么也不可能比鞭打和烙印更过分,更何况现在的自己只怕也感觉不到普通的疼痛了。所以,他又对卡莫吐了一口唾沫:“我不会……再怕你了!”

    “那么就接受吧。”

    身体毫无抵抗余地的被翻过去,满是伤口的胸膛抵上石壁,让迪尔轻微地抽搐,接着,两腿从背后被卡莫拉开了。

    刹那间屈辱的记忆回复脑际,迪尔预感到了将要发生的事。

    “不……啊……啊——”惨叫声曳然而止,卡莫手上的东西插进了少年两腿之间那个唯一的入口。在清楚地感觉到身体被撕裂成两半的同时,迪尔终于昏了过去,也终于在昏迷之前意识到了这一点:原来,死亡根本不是最可怕的事。

    更可怕的,是那些嘴里不停念颂着圣经的魔鬼。

    (可怜的孩子,谁叫作者我心情不好,唉,忍受吧,还有更可怕的事等着你……不过,我会给你机会报仇的,记住哦!别怪我啦。看这篇文文的人也别怪我,中世纪的修道院本来就是虐待狂的聚集地,不信去查资料,我没骗你们!特别是信教的朋友,我讲的是中世纪,一个黑暗时代,真的不是针对你们所信仰的宗教,别请杀手来对付我。上述的话呢,实在是因为这篇文虐得太狠了,这里还只是开头,后面的我都不敢说,但我一定会写完它,唉,以后看了就知道了。这篇文里面,我的变态倾向全部暴露,虽然我认为每一个人潜意识里都有虐待或被虐倾向,但这种还是很过分的,不过除了“虐”,这篇文更注重的是“复杂”,将所有复杂的感情[当然也包括爱情]错综交杂,融于一人之身,才是我写它的最终目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