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中

    一夜未眠的迪尔第二天早会后对约翰修士说明了昨晚发生的事,在师尊震惊的眼神中展露了自己被勒出血印的手腕,随后和师尊一起找到了院长。

    奥克斯不在院长身边,这让迪尔好过了很多,他不愿被奥克斯知道修道院中有这种很坏的人。当着院长的面,他将衣袍褪至腰间,裸露出的背部是纵横交错的伤痕,虽然伤口都非常的浅,但已经变得发紫的淤痕看起来十分醒目。迪尔没有说出被虐待的细节,约翰和院长也没有追问,光是眼前所见就足以证明下手人的残忍。

    老约翰被这可怕的事实激起了几十年没有过的愤怒,甚至直呼院长的名字请求他追查这件事,虽然主告诫人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但小迪尔还只是个孩子啊,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都不该受到这种对待。

    院长平静的告诉约翰,自己会私下找出这个人并做出处理,但前提是他们不要宣扬开来,以保护整个修道院的声誉,并且保证这种事是前所未有的。当约翰带着行动蹒跚的迪尔离开时,院长诚恳的对约翰道歉,要求他们耐心的等待几天。

    回到迪尔的房间,约翰问了他是否想离开这里,迪尔微笑着拒绝了——只有在约翰的面前他才能自由的微笑:“不,我相信您,也相信院长的承诺,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的。”而且,我也不想离开那个圣洁的天使啊……他的心里默默说著这句话,曾经想远离的愿望消失得干干净净……我会克服那肮脏的情欲,用纯粹的崇敬与奥克斯相处,只要能跟在他的身边,就已经很幸运。

    过了一个星期,迪尔年轻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那个最隐秘的地方还有轻微的不适,每次上厕所都会带来痛苦,对于这一点他只好尽量少进食,约翰以为他还在为自己的遭遇而难过,也就没多注意。如果知道真实的原因,老约翰一定会立刻带着他离开,在迪尔无知的隐瞒下,善良的老人没有了解到事态更严重的一面。等待是漫长的,院长做出的承诺似乎遥遥无期,约翰终于独自去找院长追问这件事的结果,这次没有带上迪尔。

    在大雪飘飞的这一天中午,迪尔正跟邻近房间的少年一起走进屋檐下,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少年们好奇的走出去察看。

    当视线聚集到人群中的中心点时,迪尔几乎昏了过去——

    年老的约翰修士被粗绳绑在白雪覆盖的大树上,院长的几个弟子对所有的旁观者宣布著什么。

    这无比意外的一幕令迪尔尖叫着冲进人群,妄想解开约翰身上的绳索,却被几个人合力拉开,他狂猛的挣扎和嘶叫很快被制止,抓住他的那些人把他牢牢按在地上绑缚起来,甚至连嘴也毫不留情的用在他身上撕下的布条堵住。

    “约翰修士,你亵渎主的名字,甘愿做魔鬼的信徒,所以必须悔改……”

    “主不会饶恕你们的!你们才是被魔鬼附身的人!我要见安格里!”约翰徒劳的大叫着,不能相信竟会受到这种冤屈。

    “万能的主啊,请拯救这个迷途的羔羊吧!”院长年龄最大的弟子卡莫用眼色驱使亲信上前堵紧了约翰的嘴,然后低沉的念出这句话,其他的修士也纷纷开始虔诚的祈祷。

    “呜呜……呜呜……”

    迪尔惊奇的发现卡莫的声音跟那晚折磨他的人及其相似,他被抑制住的嘴里发出愤怒的控诉,即使被绑得很紧,他还是尽力挣动身体。约翰已经六十几岁了,怎么熬得住被捆在雪地里?迪尔一边挣扎一边哭泣,一定是自己害了师尊……

    “可怜的孩子,你也受了魔鬼的引诱,让我们为你净化灵魂吧!”卡莫对几个同伴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他们便拉起了迪尔往陌生的方向拖去。

    他们要干什么?自己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师尊又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事?深深的恐惧占据了迪尔的心,他更加用力的扭动着,却不能阻止正在发生的厄运,身体被强行在雪地上拖行,慢慢远离众人的视野,来到一个小小的铁门之前。

    “喀”的一声,铁门打开了,长得看不见底的阶梯通向地下,这里是地下室的入口,很久以前是遇敌时的避难所,后来成为关押修道院中犯罪者的地方。在这里,曾经私下处死过罪名为“对上帝不敬”的异教徒,只是普通的修士们并未知晓。

    “呜呜……嗯……嗯……”迪尔筋疲力尽的身体只剩下嘴还可以勉强发声,几双大手把他一直拖下阶梯,磕碰到的部位非常疼痛,但绝对将不止于此。自己会被杀死吗?对生命的渴望使他战栗,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跟师尊永远离开这里,不再回来。

    ……漫长阴暗的通道好像没有尽头,迪尔连声音都不再发出,任自己被无情地拖向地底深处。只要能让约翰和自己活着……就是最大的仁慈了,被殴打肯定免不了,忍受吧……他好后悔没有听从赛思的劝告,自己怎么样没关系,可是害了约翰啊……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给过自己第二次生命,如果……一定要死的话,就让约翰活下去吧,尽管畏惧死亡,却更畏惧自己最亲近的人死去。迪尔无神的睁着双眼,内心开始做最后的祈祷:“仁慈的天父啊,请惩罚我所犯下的罪,将您的圣光照耀在约翰师尊身上……拯救他脱离苦难……阿门……”

    当祈祷重复到第三次的时候,他终于被放下来,嘴里的布条和手上的绳子也被解开,可是紧接著,双臂就被高高拉起,两根细细的手腕套进一付铁制的手镣,手镣上连着很粗的、镶在墙上的铁链。由于身高不够,他必须掂着脚站立。

    整个过程中他没有再挣扎,早已做好了逆来顺受的准备,最多是被杀而已,害怕也是没用的啊。

    可是他无法停止颤抖,不知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恐惧,毕竟他只有十五岁,如果不是被迫保持著站立的姿势,可能早就软倒在地上。

    自由了的嘴沉默了几分钟,终于勉强镇定下来开口乞求:“……求求你们……放了约翰……我……我被怎么打……都没关系……”

    “如果他能通过上帝的试炼,就能换回洁净的灵魂……”有一个人这样回答他。

    “什么……试炼?”不详的预感瞬间升起,迪尔的心揪得更紧了。

    “如果他能支持到晚上,就是被原谅了……”

    “啊!不,你们不能……”在这种天气里约翰怎么能活下去?迪尔哭泣著请求:“他什么都没做啊……他是主最忠诚的奴仆……从来没干过坏事……求求你们……”

    “那么他就不会死,主会在他身上显神迹。”

    “……不……你们不能这样……”

    “你也要接受你的试炼,孩子,驱走内心的魔鬼吧!”

    一个他认识的修士——院长的弟子加利从黑袍下抽出了长鞭,微弱的烛光下眼神却是炽热的,嘴里说著怜悯的话,手上的鞭子同时高高挥起。

    这个声音……也很熟悉,包括这条鞭子,那天晚上迪尔从门缝里看见的就是这对组合,原来……他把鞭子随身带着,迪尔胸口又泛起恶心和害怕的感觉,但更可怕的是鞭子落下的一刻。

    “啪!”很清脆的一响,少年的衣袍上应声裂开一道口子,露出了被刻上印记的柔嫩肌肤。

    “啊——”迪尔忍不住发出惨叫,胸前被打到的地方就象被火烧灼过,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那里变成了刺目的红色。

    “很漂亮……”加利喃喃自语,却立刻住口看了看同伴们的脸色,比之年长的瑞德伸手接过那条长鞭:“我们都有引领他走出迷途的责任。”

    另一个修士干脆上前解掉迪尔腰间的束绳,把袍子整个撩开,甚至里面唯一的一条裤子也拉下,那副尚未发育完全的身体就此彻底暴露在众人之前。

    不停颤抖著的雪白肢体吸引住所有目光,在几双异常专注又无比古怪的眼神下,迪尔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接下来……不过是鞭打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应该可以忍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