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

    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加拉太书-第六章

    在晦暗的光线中醒来的迪尔呻吟了一声,脑后的痛感十分清晰,他想抬手去摸,却发觉身体无法动弹。四肢被分开绑缚著,赤裸的胸膛紧贴冰冷而平坦的物体……感觉好像是一张桌面,全身凉嗖嗖的寒意告诉了他身上已经一丝不挂。迪尔充满恐惧的挣扎起来,却一点用都没有,仅仅换来手腕和脚踝被绳索摩擦的疼痛。

    “谁?……是谁?”他的眼睛也被蒙住,只看得见隐隐的烛光,全身唯一自由的地方就是嘴。

    一个经过刻意压低的声音在他耳侧响起:“你应该得到惩罚,为了你卑鄙的情欲。”

    迪尔震惊的停止了挣扎——这个人,听见了多少自己所说的话?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偷听?”

    “有罪的孩子,我是主派来拯救你的人。”

    浑身颤抖的迪尔在愤怒和害怕中继续追问:“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

    “……接受主的试炼吧,孩子。如果不想一个人承担罪责,就说出那个诱惑你的人,他叫什么名字?”

    “不,我不是被他诱惑,是我自己……请你放开我!”迪尔努力转动头部,却什么都看不清。

    “……很抱歉,你必须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如果你不想把自己的罪暴露在众人之前,就沉默的忍受吧……或者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迪尔绝望的闭上了嘴,无论是被其他人知道还是说出奥克斯的名字……他都做不到,所以他不会呼救,只能做好忍耐的准备。

    “还是不说吗?”

    催促的问话没有得到回答,轻轻的脚步声移向他的身后。

    “刷——刷——”什么东西在空气中挥动了两下,声音很小,听起来……象是藤条,而且应该很细,虽然没有被这种东西体罚过,但可想而知,一定不会太好过,迪尔不由自主绷紧了身体。

    随后,他清楚的听到风声,最终落下的地方是他裸露的背,火辣的疼痛感使他颤栗,他咬牙忍住了喉间的痛呼。还没来得及喘息,就迎来了第二下、第三下……这种细藤条所能造成的伤害面很小,但感觉上打得非常疼。强忍了大概二十来下,迪尔又挣扎起来,要一动不动的忍受实在是太难了,挣扎时被绑之处传来的痛感可以缓解背上的痛。为了不发出声音,他的牙齿紧紧咬住下唇,此时嘴里尝到微微的咸腥,血液流出的痛感也成了另一种调节。

    “说出他的名字,就到此为止。”那个人停顿了一下,对迪尔说著这句话。

    “……不,与他无关,是我……”迪尔的声音变得有些发抖,话音未落,那个人又开始第二轮的鞭打。

    “呃……”在已经被造访过的伤口上连著来了好几下,迪尔徒劳的扭动腰部闪躲,嘴里终于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呻吟。

    “……说出来吧,你是什么感觉?你幻想对他做什么?”那个人的动作越来越用力,问的话也越来越趋向于细节:“你的身体是什么反应?说出来……”

    迪尔断断续续地开口:“……你……没有权力……知道……啊……我只能……告诉天主……呃……”

    “……你这里勃起了吗?”残酷的鞭打突然停下来,一只手伸进他的两腿之间,碰触到他自认为最邪恶的地方。

    “啊……别这样!”迪尔在半昏迷的状态下猛然清醒过来,这里被陌生人碰到更加深了他内心的肮脏感。

    “这个地方……是罪恶之源啊……”冰冷的手用力捏住脆弱而柔软的部位,迪尔疼得低叫出声:“啊……不要……”

    “很痛吧?唯有疼痛才能除去情欲……”手再次用力一握,然后松开,迪尔终于疼得流出了眼泪。

    “还是什么都不说吗?好吧……”藤条找到了新的目标,被鞭笞的地方转换到臀部。

    皮肉被击打发出的声音混合著迪尔压抑的呻吟,那个人所鞭打的角度很恶毒,从臀部中央延伸到大腿内侧,藤条的梢部时不时刷过两腿中间的那个部分,造成难以想象的疼痛,迪尔想合拢双腿却又做不到,这种折磨跟开始时完全不能相比,实在熬不下去的迪尔在满面奔涌的泪水中小声乞求:“请停止……我受不了了……求求你……”

    “那么……说出来……你当时的感觉。”

    “我……我说不出口……”迪尔在羞愧、疼痛和愤怒中坚持著最后的挣扎。

    那个人没有再追问,而是再次站到了他身后。

    “啊…………”火烫的液状物滴在他臀部的伤口上,是……蜡油?迪尔浑身都猛烈震动起来,又烫又疼的烧灼感侵袭他残余的理智。

    “不要这样……不……”泪水把蒙著眼睛的黑布染得湿透,仍然不能阻止残酷的对待,更多的腊油滴上裸露的肌肤,顺着尾椎骨一直往下,最后集中在另一个隐秘而羞耻的地方。

    “这里,也是很怕疼的部位吧。”

    “啊……求求你……我说……我说……”迪尔疯狂的摇动头部,声音已经完全嘶哑,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地方也会被施予虐待,虚弱的神经彻底屈服了。

    “我……我想看他的……裸体……想抚摸……他的身体……”迪尔在哭泣中痛苦的描述。

    “然后呢?你还想怎么做?”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饶了我吧……啊……”声调陡然变高,迪尔遭受到从未有过的屈辱,那个隐秘之地被什么东西粗暴的插入了,凭身体的触感辨认,应该是一只手指。

    “你想对他这样做,是吗?”仍然是毫无起伏的低沉语调,在迪尔听来却仿如恶魔。

    “……我没有……不……住手……”迪尔语无伦次的抗拒著,被刺穿的内部流下温热的液体,他再也不能忍受更多。

    “不必否认,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他是奥克斯,哼……淫荡的魔鬼!”那个声音第一次有了感情,愤恨……或者轻蔑?随着语声,手指更深的进入流出血液的后蕾,仿佛籍此发泄内心的不满。

    震惊又愤怒的迪尔被迫接受身后的疼痛与耻辱,却还是挤出了申辩的话语:“你才是……魔鬼!你胡说……”

    “住嘴!”肆虐的手指撤出迪尔体内,紧跟着……一个冰冷而粗大的硬物捅了进来,少年痉挛著发出不成声的惨叫,终于得到了对他而言最仁慈的解脱。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躺在先前被打昏的地方,眼前还是庄严的圣像,如果不是身上各处的疼痛提醒了他,简直就象做了一场噩梦而已。他慢慢地爬起来,一步一挪的走向自己的房间,并不是太远的距离却花费了很长的时间。

    回到房间时赛思为他打开了门,好像也刚回来,就著烛光,赛思看见了他惨白的脸色。

    “迪尔,你是不是被……”

    迪尔艰难的爬上自己的床,下体严重的创伤使他只能趴躺在床上,赛思看着他这个样子,只问他“是谁”,他强忍住泪水茫然摇头。

    沉默了很久以后,迪尔才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要告诉院长……这种事,太过分了。”

    赛思立即阻止他,并脱下身上的袍子,让他看清自己身上的伤痕,胸前、后背、以及下体,到处都有被施虐过的痕迹。

    “迪尔,这样做的人不止一个,你明白吗?院长宠爱的十几个弟子中,几乎没有不这么做的……所以,你如果被看中了的话,就忍耐吧。”

    “什么?……那奥克斯?”迪尔几乎不敢相信,难道……奥克斯……不!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奥克斯也会做这种事。

    “他我不知道,我没听过,但是……院长其他的弟子都恨他,也没有人敢碰他,他是院长最宠爱的人啊……你懂了吗?”

    单纯的迪尔没听出赛思的暗示,反而松了一口气,就算别的修士都已经被魔鬼附身,奥克斯也是唯一的天使,院长也不知道吧?师尊经常说到安格里院长从前的事迹,他们早在少年时就一起修行过,约翰口中的安格里是世界上最虔诚的信徒。安下心的迪尔不再询问赛思,决定明天就告诉师尊这件事,院长一定会处理的,自己被虐待的伤口就是证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